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零四章噩耗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见了夫子,神情怏怏,叫人看着好似又病重了三分似的。

    夫子大概心里也明白,嘴角动了动,就提出告辞,绘之虽然没有整日跟韩铭一起上学,可对于他学业的渣属性,那是比谁都清楚明白的,越是明白,越是说不出委婉的话来,只是沉默的送夫子出门。

    谁知,她不说话,夫子反倒是有话说。临到门口夫子脚步一顿,开口道:“三奶奶可知,韩铭他,数十次小考,都是倒数。”

    绘之的额头一下子冒出冷汗,她嗫嚅了一下刚要开口,谁知夫子接着道:“他并不是不聪明,而是心思全然不在学业上,当然,”夫子眼神望向院门外的影壁,苦笑着摇了一下头:“或许是我这个夫子才疏学浅,乃至于在教学上力有未逮,是我的过失。韩铭的学业的事情,我会写信亲自跟将军说,我也知道三奶奶对他多有期盼,只是我还是觉得,时人立世,不一定非要求得功名,有一技之长,心之所向……,罢了,是我说多了,三奶奶留步吧。”

    绘之不知道夫子打哪里看出她对韩铭期盼甚深来,可真实的情况,是她嫌弃韩铭黏她太紧,她又不愿意亲自教他,这才叫他去学堂,好给自己留出更多的私人空间来。

    她当然同意夫子的意思,人不一定非要学习好才有出路,天下百姓,三十六行,若都是整天拿着书本读书的人,那天下人估计都给饿死。

    只是,除开私人空间,韩铭留在东埔村读书,这才是他们能够不去麟县的主要理由,否则,夫子这边一放手,韩铭恐怕只能去麟县,到时候,难道她就能独自留下了?

    一想到去麟县面对江氏,面对苏家夫妇,绘之顿时心中生出烦躁,还有因与她的愿望背驰而滋生的紧张跟恐慌。

    “先生!”她大步往前追了过去。

    夫子停下脚步,诧异的转头,就见绘之满头汗水一脸惶恐的紧赶了过来。

    “先生,请听我一言。”

    “三奶奶请讲。”

    绘之心里慌张,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她知道,自己应该阻止夫子写信给韩南天说韩铭不适合念书。

    她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觉得自己已经逼近“厚颜无耻”的临界点:“先生,便是韩铭不做这个倒数第一了,那倒数第一就没有了吗?恕我直言,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韩铭才启蒙不久,先生便放弃他,若是韩铭走了,先生课堂上,便都是好学生,再考试,就能都考头名了吗?”

    夫子被她的歪理一下子噎住。半晌道:“三奶奶说的也有道理,在下受教了。”说着还给绘之行了个礼。

    绘之只求韩铭跟着念书,又不是为了教训先生,见状连忙避开到了一旁:“先生慢走,我就不送了。”

    这之后,陈力也请了大夫过来,望闻问切之后,果然说道:“郁结在肝,心火难泄……”总之就是心里有火,自己把自己烤干了。

    又是一番开药方,拿药熬药。绘之刚心虚的反驳了夫子,这会儿对韩铭也添了几分愧疚,便亲力亲为,熬药喂药安抚病人都不假手他人。

    终于,五日之后,韩铭好了。

    也算十分好哄。

    石榴诚心诚意的念了声菩萨:“从来一生病没有十天半个月好不了的。”又顺嘴拍了绘之一记马屁:“都是三奶奶照料的好。”

    韩铭病中只能吃清淡的,此时捧着一小碗粥,掀开眼帘悄咪咪的瞅了一眼绘之,而后嘀咕:“我再歇一日,明日就能上学了。”

    他知道绘之的辛苦,也知道绘之希望他好好进学。因此违背自己心意,说这话其实还是在讨好绘之。

    石榴跟陈力也都清楚,闻言当然都在心里默默的为学渣三爷掬一把同情之泪。

    反倒是绘之略有不忍,摇头道:“你休息好了再去学堂也不迟。”反正不管怎样,都是倒数第一没跑了。

    韩铭听到她这样说十分高兴,但也只高兴了一下——他是很清楚绘之的意愿的,所以坚持道:“我去。”

    绘之遂不再勉强,只告诉陈力,“若是三爷还有不舒服,一定回来休息,切不可逞强。”

    等到韩铭重新返回学堂,绘之才发现李牡丹那边已经准备好了,要动身,而他们这里,竟然意外的没有人来催促。

    当然,没有来人催更好。她只诧异了一下,就着手写信,顺便把自己前些日子纳的鞋底子包起来,打算找人给范公范婆捎过去。距离上次通信已经过去大半个月,现在看来,她留在这里已经成了定局,如此,也好把这好消息给范公送去了。

    学堂的墙角,陈力正靠着一株树打盹儿,被脚步声惊醒,一看是范成,懒洋洋的伸了腰问:“你不是去送信了,怎么来这儿了。”

    范成满脸冷峻,不见一丝轻松喜悦。

    陈力懒洋洋的样子,更是让他再添茫然,神情也显得越发的不好。

    “范家出事了。”

    陈力漫不经心:“唔。……啊?你说谁?”

    范成说出话来,才发觉自己的上下牙齿磕碰的厉害,那声音很不舒服的传到脑子里头,令他说不出的难受跟郁闷。

    “范家,范公跟范婆,都,没了。”

    陈力刚才扶着树干起身,听了范成的话,手下一滑,瞬间又跌倒了,痛的他眼泪都飞了出来,哆嗦着嘴唇问:“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范成道:“你先别问了,三奶奶那里,你跟我一起过去吧。”他怕自己兜不住。

    陈力扶着腰站起来,伸头往学堂那边看了一眼,正好看见摇头晃脑昏昏欲睡的韩铭。他咬了咬牙:“这事我也兜不住,还是告诉三爷一声。”

    陈力去找了夫子,低声下气的替韩铭告假:“家里有了急事……”

    夫子倒是很痛快,叫了韩铭出来,还嘱咐:“既然家里有事就快快回家。”

    韩铭能回家脸上就高兴了,“我们这样回去,会不会吓姐姐一跳?”

    陈力急的差点围着他转:“三爷,是家里真出了大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