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零三章开端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两千斤粮食,呵!

    这可不是一亩二亩的地一年能长出来的。

    “苏家还有几亩地?”绘之问。

    “一共四亩地。”来人说道。

    “走,带我去看看。”

    今年的春耕已经结束,苏家的地里显然什么也没种,只有野草疯长。就这样子,别说一年两千斤,就是一千斤都难收。

    绘之把信还给来人:“你拿回去,这事我做不了。”

    来人显然没想到事情会起波澜,在她看来,这不过是苏行言变相的跟绘之要钱,让这位嫁进韩家冲喜的三奶奶补贴娘家的意思,却没想到,果然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三奶奶根本不应。

    来人正是日前来替苏家给李姨娘送礼的那个婆子,闻言退回去之后,心念一转,去了李姨娘那里。

    李姨娘倒是很给面子,还说道:“既然是三奶奶的娘家人,是将军的亲家,怎么能有不照应的道理,我看这地就交给我,我来办这个事,保证妥妥当当的。”又唤了乳母过来:“今年的两千斤粮食钱,先折成现银给苏家,免得大娘辛苦跑一趟还落不了好。”

    来人自是千恩万谢,感激不尽,嘴里贬低绘之捧李姨娘:“大姑奶奶要是有姨娘一半的通情达理,我们底下人也算是阿弥陀佛了。”

    将来人打发走了,李牡丹的乳母不解的问:“姨娘何苦拿自己的私房贴补苏家?他们那地,都不知道荒了多久了。”苏家又是一群白眼狼,填喂不饱的。

    李姨娘看着身旁睡着的儿子道:“我自有计较。”苏绘之可以不在意苏家,但她永远是苏行言的闺女,血脉上根本撕撸不开,如此,苏行言只要拿孝道来压,苏绘之纵然再有韩铭护着,也唯有乖乖听命的份。所以握紧了苏行言,那么就是牵住了绘之。只是她,还想让苏绘之为她办事的时候,更心甘情愿一点。

    打发了苏家人,出了月子的李牡丹很快着手查起了绘之,这次是事无巨细,听道打听的人的回话,她也是叹了一句:“难怪了,生恩不如养恩,是因为养的娇,养的好啊。若是我投到苏家,恐怕跟苏行言夫妇也不能贴心。”

    拒绝了苏家,绘之并无心理负担。

    李姨娘院子里开始收拾东西,打算动身去麟县,她也毫无表示,仍旧日日的送韩铭出门去上学,她呢,跟石榴两个,或者在院子里头的菜地里拔草捉虫,或者浇水施肥,把两个人的肤色都晒黑了一个色儿不说,石榴终于不会看见比指头还粗的菜虫再大惊小怪了。

    石榴的胆子越来越大,臂力也越来越有劲儿,终于有一日陈力跟她顽笑几句,惹毛她后,她一个脚尖踢过去,陈力跪了。

    石榴将陈力的双手反剪在背后,扭着他:“去找三爷跟三奶奶评理,看那些话可是你该说的。”

    屋里韩铭不出意外的正跟绘之撒娇:“出的考题都太难了么,我怎么会?”

    绘之翻看了夫子的试卷,上头不外是默写一段,或者对某段话做出解释说明。但韩铭要么直接空白,要么拙劣的照题目抄上,要么就干脆解释的胡言乱语驴唇不对马嘴。

    这些题目,叫绘之来说,都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她抬眼看向韩铭,见他眸子里头水光闪闪尽是委屈,她再开口,声音里头不免就带了些无奈:“好了,又没有打你。”

    韩铭这才破涕为笑,她的脸上也终于绷不住,抿着唇露出一个浅浅的笑。

    韩铭看着她的笑,情不自禁,微微上前:“姐姐笑起来真好看。”

    石榴大呼小叫的压着陈力:“三爷,三奶奶!”

    韩铭抬头,眼睛瞪圆了看着他们俩,本来被打断的不快也因为这两个人姿势的怪异而变得说不出的微妙。他的目光落在石榴捏着陈力的手腕,再看一眼绘之,觉得同样是变黑,但绘之怎么变都好看,可石榴却快要成一块黑炭了。

    只要不提书本,韩铭就又变聪明,知道绘之变黑是因为经常在太阳底下晒的缘故,故意道:“姐姐,你看石榴都比陈力黑了。”

    石榴再次被万箭穿心。

    她使劲折了一下陈力,以发泄对韩铭的不满,然后哭着跑了出去。

    绘之不快的看了一眼韩铭:“没有礼貌。”说着就要站起来:“我去看看。”

    韩铭却一把拉住她的衣襟:“姐姐,都是陈力惹的她,叫陈力去哄。”说着就拿眼去要挟陈力。

    陈力被石榴一折,抽了口冷气,都有点怀疑手骨折了,结果没得到主子的丝毫安抚,还被嫌弃碍眼。真是,恨不能自己也用袖子捂着眼哭着跑出去!

    最终,他一扭身子,也跑出去了。没办法,谁叫三爷是他的衣食父母呢,这些日子跟着三爷,那可比在义军中吃大锅饭好了一万倍。

    对于韩铭这种私下里头的小动作,绘之有些着恼:“你若是肯将心思花两分用在念书上,最起码不用回回都倒数第一。”

    韩铭挨了批评,脸上不见伤心,只重新拽了她的袖子:“姐姐,你说了不打我。”

    “那你还说了听话,我让你好好念书。”

    “是夫子不好,都教不会。”

    “那我来教你?”

    韩铭打了个哈欠。

    打哈欠会传染,绘之强忍着,才把自己的困意给憋了回去。

    这场谈话又要不了了之。

    韩铭最后都躺在被窝里了,还不死心的问:“姐姐,我不去上学,就在家里帮姐姐干活不行吗?捉虫我也可以的。”

    绘之听而不闻,给他掖了掖被角:“快睡吧,明天早起,起来练字。”

    结果第二日起来,绘之眼皮直跳。糟心事一个接一个的排队来了。

    先是韩铭鼻塞,嗓子也哑了,手脚无力。

    绘之十分怀疑,他这是夜里害怕自己把自己吓成了这样。至于么,为了几个字而已。

    病的可怜,她也不好再教训,只打发石榴去喊陈力,先去给夫子告假,然后再请个大夫过来。

    大夫还没来,学堂的夫子来了。

    绘之起初以为他是来探病的,就让石榴领着去了韩铭的床前,谁知夫子看了之后,倒是温言安抚了韩铭:“且好好在家歇息,功课的事不要着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