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零一章孩子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问:“姐姐,你不是不喜欢她吗?”那为何还希望她顺利生产?像他,他就不在乎李姨娘。

    绘之回头看了一眼石榴等人,离她跟韩铭有五六步远,但双方都打着灯笼,是很容易看清楚彼此的。

    深吸一口气:“不是有句话叫对事不对人么,我也只是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是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也挺好的。”

    两个人紧紧的挨着,韩铭的手就抓着她的手,不知道谁的手心先出了汗。

    过了一会儿,绘之才听到韩铭干巴巴的回了一个“哦”。

    又过了很大一会儿,李牡丹的叫声由大渐小,绘之耳朵里头几乎听不到其他人的声音,韩铭却突然小声道:“我还是不喜欢他。”

    绘之以为他说的是李牡丹,便接口道:“不喜欢就不喜欢,不用非逼着自己喜欢啊。”

    韩铭的唇角小小的抿了一下,而后翘起一个可爱的弧度,可惜月色掩映,绘之并没有看见此等“男色”,当然即便看见,韩铭又瘦又小,她也不会生出旁的心思。

    来往的人还是看到了他们,石榴上前与人说话,过了一会儿来人跟着石榴过来,道:“三爷、三奶奶这夜里风凉,不如去姨娘院里坐坐。”

    绘之道:“不用了。”

    来人飞快的瞄了一眼韩铭,发现他们家“三爷”直接无视,便死心了,却如石榴所说“这位三爷油盐不进”。

    来人没有请动他们,就告辞,不一会儿送了两把椅子过来,不过这次却无人理她了——李牡丹生了。

    在那一刻李牡丹的叫声戛然而止,绘之不由紧张的握紧了韩铭的手,然后就听到一声由远而近的婴儿的啼哭。

    绘之大大的松一口气,发觉自己抓韩铭用了力,连忙松开,谁知却被韩铭反手握住了,他看着倒是像还没从之前的紧张劲头里头出来。

    绘之由着他抓,还安慰道:“不要紧,孩子已经生出来了,你看李姨娘也不喊疼了。”

    外头的人虽然不像绘之这样能清晰的听到里头的声音,但院子里头其他来往下人的话语却是听得见的,到处有人喜气洋洋的道:“生了,是个男孩。”

    “好了,咱们也放心了,回去吧。”

    石榴嘀咕:“三奶奶,不打发人过去问候一句?”好歹在外头站了这么久啊!

    绘之没理她,拉着韩铭回去了。

    回去歇下,到了快天明,突然惊醒,一看是韩铭抱着枕头过来了。

    韩铭见她睁开眼,连忙替自己辩解:“姐姐,我害怕,我,我,睡地下!”说完飞快的把枕头放到脚踏上,闭上眼。

    绘之不由失笑:“大家都在一间屋里,你这不是自欺欺人么,好了,要不你睡这里,我睡你的床去?”

    韩铭当然想靠着绘之睡,但这话他是不敢说的,直觉告诉他,要是他说了,绘之就要不高兴。他心里郁闷,转念一想,不能靠着绘之睡,枕着她枕过的枕头,盖着她睡过的被子,也还好,就高兴的点了点头。绘之也便起身,果真去了他床上去睡,韩铭呢,缩在她的被窝里头,被她的气息包裹,整个人都放松了起来,很快就入睡了,绘之起夜过来看了一眼,见他睡的香甜,只有脸露在外头,越发的显小,不由好笑的摇了摇头。

    天明之后,有婆子传话:“李姨娘请三爷三奶奶过去看弟弟。”

    这话能递进来,显然是江氏那边的人觉得没事了,这才同意的。

    李牡丹正在月子里头,是见不到的,不过小孩子却是能由乳母抱到外间给人看。

    乳母道:“姨娘原不知道三爷跟三奶奶在外头等了半宿,知道了心里十分过意不去,想着当面跟三奶奶陪个不是……”

    绘之眼睛盯着襁褓里睡的香甜的小婴儿,眼角带了一点温柔,随口回复乳母:“不用。”

    乳母:“……”本想磕碜磕碜三奶奶,结果倒是把自己差点噎出个好歹来。听到李姨娘在里间轻轻咳嗽,乳母示意丫头们看好了小主子,而后才反身进去了。

    李姨娘看着乳母问:“三爷跟三奶奶喜欢弟弟吗?”

    乳母笑:“三奶奶看的不错眼珠儿,可见是极其喜欢。”

    “那就好,哥儿还小,少不得他哥哥嫂嫂的扶持爱护。”

    做戏的人觉得自己感情丰富投入真心,听戏的人却只觉得肉麻。

    绘之看婴儿在睡梦中皱眉,咧了咧嘴想哭的样子,便站起来轻声道:“许是饿了,我们也回去吧。”

    他们走了之后,乳母见李姨娘不甚高兴,就安慰道:“一个两个看上去傻不愣登缺心少肺的,姨娘就不该搭理他们。”

    李姨娘微微摇头,轻声道:“若是缺心少肺,你以为她能活到现在?呵,只怕将军读的书还没有她读的多呢!”她从前就是少瞧了人,才一步错步步错的落到这委身为妾的地步。而今之际,更是应该步步为营,否则不一定哪里出错就要重入万劫不复之地。

    韩铭跟绘之回了院子,绘之心里还是小婴儿甜美睡熟的样子,压根没发现韩铭脸色不好。

    两个人进了屋,韩铭突然开口撵石榴:“你出去。”

    石榴左眼“wh”,右眼“at”,合起来就是个大大的“什么”,虽然好奇的半死,不知道三爷哪根筋又接错了,但还是听话的退了出去。

    绘之回头的功夫,结果就被韩铭一把抱住了。

    这真是——

    一言难尽!

    她挤出一个笑:“松手。”

    一向宣称自己“听话”的韩铭这次却听而不闻:“我不。”不仅不松,还越发的紧了紧。

    绘之眉头一皱就要动手,却发现这“劫持”自己的人浑身在颤抖,只好暂且按捺下烦躁,耐着性子问道:“怎么了?”

    韩铭又过了一阵子才开口:“姐姐喜欢小孩子?”

    绘之有些好笑,不知他竟在意这个?这么小的婴儿,哪里会有人不喜欢?稚嫩天真,弱小无害,她想,她是喜欢的,且不带防备的那种喜欢。毕竟,一个小婴儿,他不会骂你,不会打你,更不会卖了你。

    韩铭像是知道她的答案,没等她开口,自己就闷闷不乐的道:“姐姐不要喜欢别人的孩子,那是李姨娘的。”

    绘之以为他吃醋,敷衍的“嗯”了一句。

    “姐姐。”

    “嗯?”

    “生孩子好痛的。”

    “嗯。”听李牡丹的叫声就知道有多痛了。

    然后是韩铭长长的呼吸声。

    “姐姐,你要是喜欢,那我给姐姐生孩子……”

    绘之:“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