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一百章心跳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外头天色一黑,石榴进来掌灯,绘之正要叫醒韩铭,突然听到一声远处传来一声极为尖利的叫声,她听出这是李牡丹的叫声,心下当即跟着一颤,韩铭更是一下子从床上直起腰来,吓了石榴一跳。

    “三爷这是怎么了?”石榴问。

    绘之眨眼,看了一眼韩铭,韩铭拉着她的手:“姐姐,我梦见有螃蟹夹住我胳膊!”

    石榴笑:“原是做了噩梦,没事没事,说破就好了。”

    绘之看石榴的样子,觉得她好似没有听到李牡丹的叫声。

    自己的耳朵好使,这也不是才知道的,想了想,却不过心中的担忧——即便厌恶李牡丹,但没有厌恶道去期待她不得好死,如此,又是生产的紧要关头,在屋里坐着,也实在是良心上过意不去。

    要不说“人心鬼蜮、笑脸魍魉”呢,绘之此时并不知道李牡丹心底的计较,若是知道,那肯定有多远离多远,还要防着被她害了。

    但就是因为不知道,在面对这件事的时候,她受范婆影响的那部分仁善发挥了作用,最终遵从自己的内心,在跟韩铭一起用过晚膳之后,她自己去了外头。

    李牡丹的院子内外灯火通明,绘之站的不远不近,正好能听到里头的动静。

    她耐心不错,听了两刻钟,听到里头说:“这一整天才又开了两指,说不得明儿还有的抻……”李牡丹难受,稳婆们跟着受折腾,声音都不如早上听起来那么有精神了。

    韩铭吃了晚饭,神情抑抑,石榴哄他道:“三爷,您不是最喜欢吃果子?这里有好些呢,趁着三奶奶不在,你多吃些啊?”

    韩铭有点意动,但很快就抑制住了自己的馋劲,反而翻了个白眼给石榴:“我最喜欢姐姐。”果子当然也喜欢,但跟姐姐没法比。

    石榴也有点好奇,小声嘟囔:“您跟三奶奶就算小时候见过,可那都过去五六年了,怎么好像没分开过似的?咱家这么有钱,当初怎么眼睁睁的看着苏家把三奶奶卖掉?”她是这两年才来韩家的,自是不清楚之前苏家的事情。

    石榴不清楚,韩铭自己更是稀里糊涂,但是他就是记得绘之,仿佛记了很久很久,久到比夫子所说的那个“天荒地老”还要久。

    当然,石榴问了,也没指望韩铭能回答,她收拾了屋子,又拿抹布将屋里擦了一遍,而后自言自语:“这春天就是风大,屋里一天擦两回,还落这么多灰——三爷,您怎么下来了。”

    韩铭:“我去找姐姐回来。”明明说去去就回,要是他,早就回来了。

    石榴上前拦:“可三奶奶让您在这里等着她啊,要不奴婢去找,行吗?”

    韩铭已经弯腰把鞋子都穿好了。

    石榴总不能去给他抢着脱鞋啊,她郁闷的半死,刚才就应该把三爷的鞋子抢走,这样三爷就不会下床了。

    韩铭问:“你听我的还是听三奶奶的?”

    石榴手上还拿着抹布:“自然是听您的。”

    “我要告诉姐姐,你不听话。”韩铭说着就要往外走。

    石榴内流满面:“我刚才脑子一抽说错了,我听三奶奶的。”连您都听她的,我听三奶奶的也没错。

    谁知她今儿这回答,丝毫没叫韩铭高兴:“那我告诉娘亲,你不听我的话。”

    石榴连中两箭,顿时膝盖一软,就差没节操的上前抱住韩铭的腿了。

    她见韩铭都往外走了,着急的大喊:“三爷等等,您让我想想。”

    本以为韩铭不会听,谁知他却站住了,仿佛在认真的等她的回答。

    石榴见他给自己机会,连忙开动脑筋。

    半晌,韩铭觉得她貌似在使用缓兵之计,立即抿了抿唇,脚下动弹了一下。

    石榴立即道:“三爷,三爷叫我听谁的,我就听谁的。”

    韩铭:“……”没想到石榴将问题又抛给他,想了想道:“现在听我的,以后听姐姐的。”

    他才说完,就听到外头传来绘之的声音:“什么现在听你的,以后听我的的?你们在说什么?”

    石榴松一口气,正好觉得手里有帕子,拿着擦了一把额头……

    韩铭一见绘之,立即将石榴抛之脑后:“姐姐,你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

    绘之觉得韩铭的话比以前多了,啰嗦还是一样的啰嗦。

    绘之进来看了一眼石榴,疑惑道:“你用抹布擦脸?”是没有帕子了?

    石榴方才回神,一张俏脸立即皱成橘子皮,跑了出去。

    韩铭刚才都走到门口,此时跟着绘之往屋里走,却见绘之拿了他外出穿的披风。

    “姐姐?”

    绘之拿在臂弯里头,转身拉他坐下。

    “我刚才去李姨娘那边,听着仿佛有些不好,要不我们过去看看,多叫上几个人,防着将来有说不清的地方。”

    她说完,就见韩铭的手一下子落在她的胸口。

    速度太快,不,她压根没想到韩铭会吃她豆腐,或者说,她从来没想过跟韩铭之间会做那些夫妻之间做的亲密事,他一直叫她姐姐,她也把他看成了弟弟。连范公在信中都嘲笑,说她谈论韩铭的口气,就像在“带孩子”一样。

    也正因为没有想过,所以错失了最佳反应时间——她应该立即一巴掌打掉他的手。

    但现在,她低头看向韩铭的手,韩铭立即缩了回去。

    “姐姐,你心跳的快,是没吃饱吗?”

    绘之几乎想笑,事实上,她抬头扶了下额头,确实也笑了一下:“没有,我只是害怕出一些不好的事,心里有点慌。”

    “是李姨娘,我在她院子外头,听见稳婆说话,说什么羊水破了,要是再不生,恐怕孩子会有不好。”

    她不知道羊水破了,为何会对孩子不好,现在也来不及去问稳婆,让稳婆给自己普及生产知识,只是从稳婆那慌里慌张的口气里头,听出了生命的脆弱,不由的心口跟着颤抖了。

    韩铭此时却变得聪明了:“姐姐不怕,我陪姐姐过去。”

    两个人带着石榴跟几个婆子过去的时候,李牡丹的院子里传来她更加凄厉的叫声,然后是稳婆的声音:“姨娘不要喊了!留着点力气往下使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