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九十九章期盼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纳鞋底是力气活,那么做鞋面便是技术活了,针脚要平整,样式要顺眼,穿着要舒适,这些都跟鞋面有关。

    绘之自己的审美,咳咳,一直在平均水平下往下,属于拉低人类审美水平的那种程度。

    院子里头只她跟石榴两个,石榴呢,思想理念还没定型,很容易左右摇摆不定,加上绘之气场强大,石榴就更受影响,两个人便在审美情趣这条路上越走越偏,此是后话不提。

    两个人边做边说话,下午很快过去,鞋面也才做好了一只,因为用了浆糊,还需要阴干,石榴站起来收到屋里的功夫,陈力也就将韩铭送回来了。

    绘之看了下天色,估摸着离掌灯不过还有半个时辰,也不留陈力吃饭了,只嘱咐道:“你回去吧,明儿一早过来接三爷继续去学堂,别给耽误了。”

    陈力没有立即走,而是原地露出犹豫,石榴倒是看出他有事,不过绘之却误会了,说道:“对了,中午的饺子剩的多,你若是不嫌弃,拿一些回去。”

    陈力心里本来存了“正经事”,被绘之这么一说,天生的“吃货”心思顿时占了上风,连忙笑道:“多谢三奶奶。”

    韩铭在学堂被荼毒一天,蔫头蔫脑的,抓着绘之的手往屋里走。

    石榴便出来叫了陈力,寻了一只海碗,给他装上。

    陈力围着她,屡次想伸手,都被石榴打掉了:“你手干不干净,就上来抓?!”

    陈力赔笑:“那你装满,我中午这不没吃饱吗?在三奶奶面前着实放不开。”

    石榴:“还放不开?你吃的,都够我们仨加起来还多了。”

    陈力嘿嘿:“那不多少年没吃过这么鲜的饺子了,没吞了自己舌头,都是我克制着呢。”

    石榴用大帕子把海碗兜起来系住,这才问:“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犹犹豫豫的?”

    陈力一拍额头:“哎呀,你不问我险些忘了。可不就是三爷今儿下晌在学堂里头么,咱家里头过去人找他了,说家里有事,要他回家做主……”

    石榴一听就拧了眉毛:“就知道那边院子里头不肯消停,夫人一走,这上蹿下跳的,也太难看了。你把他们都打发了?”

    “不是我打发的,是夫子替三爷打发的,夫子听了来人传话,直接说三爷这么大年纪,他的正经事是好生读书,叫人去找其他能做主的人。”

    石榴脸色这才好看起来:“三奶奶真没白送了那么多东西过去。这要是夫子耳根子软,叫了三爷出来,到时候三爷不走可就不好看了。”又问:“你还记得都是谁去找的三爷么?我告诉夫人留的婆子去。非治治这些吃里扒外的王八蛋不可。”

    “这不好吧?那边还怕不起浪呢,你要是去找,到时候对峙起来也是折腾……”

    石榴一瞪眼:“怂蛋!三奶奶不管外头的事,三爷又只听三奶奶的,这边院子不靠着你我,岂不是要被外人欺负了去?你瞧着那边,下个蛋就这么折腾,要是生出来,还不定怎么着呢。要我说,直接给她来个狠得,压服住了,也就老实了。”

    陈力不服,朝天翻了个白眼:“你可算了吧,你是叫石榴,脑子里头总不能也装着石头吧,这事儿,依着我说,告诉三奶奶就行了,反正我认的主子就三爷,嗯,再加上三奶奶,其他人,那都不沾边的。你呢,是夫人给三奶奶用的,可你也别忘了,三奶奶不是没打发出丫头去,你觉得没了你,她是能吃不上饭还是穿不了衣?你有事不告诉你正经主子,反而往外说,这是啥,这就是他们说的奴大欺主。”

    一顿数落,把石榴的满腔雄心都说怂了,窜上跳下的心思也没了。

    屋里韩铭:“姐姐,我先睡一会儿。”他在学里,喝的都是醒神的浓茶,勉强支撑着,不在课上睡,但是精神是很受打击的,实在是先生教的,他理解不了。

    绘之看他这么可怜,也说不出别的话来,只好道:“那你睡吧,一会儿叫你起来吃饭。”只要不上学,就生龙活虎,只要上学,回来便一副被榨干的样子,也是没谁了。

    韩铭睡觉,手伸出来扯着她的衣摆,绘之便坐在床沿上,打开他的书包,翻看今日所学。

    绘之在学业上,受范公的影响比较深,但范公有一处好处,他不攻击跟自己不同的理念,反而提倡兼容并蓄,鼓励绘之有自己的想法。

    上次绘之跟韩铭的夫子说了那一番话之后,不由的对他这个人多了几分好奇。

    这份好奇,随着夫子对功课的深入讲解,更是加深不少。比如,他在课上讲了孔子孟子,仁、义,但课下布置功课,题目却是从《荀子》里头出。

    不由得绘之去好奇,或许夫子其实没有那么认可孔孟的“仁义”之说,反而提倡荀子的“人性本恶”。

    要绘之自己来说,她其实更觉得荀子说的有道理。

    今人之性,饥而欲饱,寒而欲暖,劳而欲休,此人之情性也。

    但偏有个范婆,简直就是荀子的反面教材,她柔弱,她无私,她还心地善良,任劳任怨,在绘之心中,范婆是比圣人还圣人的存在,是动摇她坚定支持荀子理论的拦路虎。

    夫子这种明面上教孔孟之道,私下里其实在引导大家思索荀子主张的行为,在正统的儒家眼里肯定是大逆不道的,可在绘之看来,这个夫子就还蛮好。

    大多数人,本来就是自私的,在她看来,痛苦的根源也大多在此,我们都想得到,都不想失去已经得到的,但若是你有他无,他便想得到你的,若是你因此失去,他得到了,那么你痛苦,反之,那么辗转不可得的就痛苦,而从这一点上,绘之则更喜欢墨家的理论多些,因为墨家反对不劳而获。

    世上最快乐的,是看着自己辛苦劳动有所收获。

    最最快乐的,是守着爷娘,看着自己辛苦劳动有所收获。

    想到这里,再看一眼陷入熟睡仍旧不肯松手的韩铭,她心里竟然也起了一点期盼:“嫁给他,其实不算太坏,要是他愿意,带着他一起回到父母身边,也不是不能筹谋的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