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九十七章谈话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以为绘之要去李牡丹那里,心里很不高兴,嘟着嘴进了门。

    绘之没管他,一个男人,就算现在还是个男孩,噘嘴撒娇比她这个闺女还女人,她才不惯着他呢。

    吩咐石榴:“你去要五斤面来,这个天包了饺子还能放住,咱们不妨多包些,也能多吃两天。”乡下人吃馒头窝窝,一次蒸一锅还能吃半个月呢,否则天天和面揉面等面发好的话,也不用做旁的事了。

    韩铭一听这话,立即由阴转晴,脸上开花:“姐姐,我给你按剂子。”

    石榴去要了面来,他们便在堂屋中摆开面板,洗菜调馅揉面醒面,等面好了,馅料也调好了,韩铭压剂子,绘之擀,陈力跟石榴两个人包饺子。

    陈力是慢工,石榴是细活,绘之都擀完了,他们俩还在使劲捏。

    绘之跟韩铭洗了手上的面粉,道:“你们俩慢慢做吧。”

    石榴“啊?”一声,似乎不相信绘之会不帮她们。

    绘之朝她笑笑,带着韩铭出门,韩铭得意的朝石榴跟陈力显摆:“你们干活太慢了。”

    石榴生恐他说出“干活太慢趁早滚蛋”来,连忙拍马屁道:“是三爷跟三奶奶做的又快又好!”

    陈力没赶上趟,深以为憾,只好拼命的点头,以示自己也是这么认为。

    绘之只道:“我回来再烧水。”

    两个人在韩铭的问话“姐姐,咱们去哪儿”中渐渐走远。

    陈力看了看,疑惑的用手抓了抓脸:“咱们不跟着没事吧?”

    石榴翻白眼:“到处都是夫人的人,三爷跟三奶奶俩主子能有什么事,——你不要再挠脸了,你把手弄脏了,这饺子还怎么吃?”

    陈力不服的嘀咕:“我脸很干净。”又催促:“快点包吧,你看看你,一个大姑娘家,包饺子还不如我这个老爷们快!”

    绘之带着韩铭,在李牡丹的院子不远处站着侧耳,听院里人说话。

    “怎么样了?姨娘可还有力气?”

    “连一指还没有开,且有的熬呢,看样子得夜里或者明儿生了!让姨娘吃点东西,先闭着眼歇一会儿吧。”

    “你们快进来看看,姨娘又疼了!”这样乳母的声音。

    两个稳婆显然很瞧不上乳母,低声嗤笑:“这没生过孩子,就是瞎咋呼,哪个生孩子不疼的?”

    绘之对于女人生产,也是一知半解,低头微微蹙眉,正胡乱寻思,韩铭一下子靠上来了,还抓住她的胳膊。

    她侧头轻声问:“怎么了?”

    “叫声很吓人……”韩铭说着打了个哆嗦,又问“姐姐,什么是生孩子?”

    “……”,过了好一会儿,绘之才道:“就是每一个人,都是由小到大的成长起来的,最小的便是刚生出来的孩子。”

    韩铭又问:“生孩子很痛?”

    绘之道:“应该是,大家都说痛。”她也没经验啊。

    这时候正好听到李牡丹低一声高一声的叫声,韩铭恨不能挤到绘之的怀里,颤抖道:“我不要生孩子。”

    绘之闭了闭眼:“你不用生。”

    韩铭这才高兴,听到这话就跟听到先生说不用写功课一样开心:“姐姐,咱们回去吧,他们应给把饺子包完了吧。”

    绘之点头,两个人又沿着来路慢慢的往回走。

    上午过去找绘之传话的那个婆子一脸不愉的走了过来,看见韩铭,脸上才勉强挂了个笑:“三爷跟三奶奶这是去?”

    韩铭指了指他们刚站的地方:“我们在那儿来着。”实际上,究竟绘之做了什么,他也闹不明白,但他知道,他们家里这些人,怕绘之的怕不如怕他的怕多,所以他要努力的保护绘之。

    婆子正要说话,绘之突然问:“李姨娘发动的事情,已经命人传话给夫人了吗?”

    “还没有,这一时人手有些不足呢。”

    绘之又道:“那你还是尽快吧,今天我去接三爷下学,回来听见丫头传话说,李姨娘那边喊我过去。”

    婆子皱眉,脸上微微带了谨慎的道:“三奶奶,恕我多嘴,您是个未生产过的,没有经验过去也不能做主,倒不如在自己院子里头等着。”

    听她的口气,虽然不满李牡丹那边拉扯绘之作妖,但,对于绘之乱走动还是带出了不满。

    韩铭这回听出好歹来了,顿时瞪了婆子一眼:“你放肆!”他虽然瘦小,可这话冷冷的一说出口,叫人一下子觉得周围的空气都跟着降低了温度。

    婆子立即弯腰请罪:“是老奴肩膀上担着干系,因此说话冒失了,还请三奶奶恕罪。”

    绘之没理会她,拉了韩铭一把:“走吧,回去吃饭。”她对江氏跟韩南天都不怎么假以辞色,对于其他人,就更是只看心情了。

    回去后,石榴正在刷锅,陈力从外头抱了些碎木头过来,绘之见他们俩做事,便跟韩铭进了屋,把屋子中间的面板等物收拾起来。

    韩铭也想做事:“姐姐,我去给石榴送饺子。”饺子包好,都码放在篦帘上,韩铭说着就想过去端起来。

    绘之忙道:“一会儿石榴将水烧开了,咱们再端过去。趁着这个空,你跟我说说今儿上午,在学堂里头学了什么?”

    韩铭:“我去看看石榴将水烧开没有!”说着就正大光明的跑了。

    绘之也跟着出去,将上午从菜地里头找出来能吃的野菜洗干净,用开水一焯,放了点盐跟麻油,顿时芝麻跟花椒的香味都有了。

    李牡丹吃了东西,睡了不过一刻钟,却觉得过了很久:“三奶奶呢,叫她进来陪我说说话。”

    乳母回话道:“先前去的那趟,说是三奶奶出去接三爷下学,刚又打发了人过去,许是就要到了。”

    李牡丹吃力的点了点头,问乳母:“两个稳婆那里你可都交待了?”

    乳母道:“说了,都说的明白了,若是姨娘有个万一,她们全家都甭指望见到明儿的太阳了。”

    李牡丹再三确认,方才满意,正说着:“怎么这么慢,三奶奶还不来?”

    就听外头有婆子高声回话:“回姨娘,夫人临走吩咐,若是姨娘发动,叫她在院子里好生的陪着三爷,再说三奶奶没生产过,姨娘这里有稳婆比什么都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