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九十六章发动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去上学,绘之白天的时间就完全成了她自己的了,她对学渣韩铭不说十分了解,但七八分是有的,也多少知道些他在课堂上拖全班后腿的事情。

    作为家长,绘之面对夫子十分心虚,因此常常让石榴打发陈力去给夫子送东西,吃穿用,凡是能想到的,都送。

    江氏收到绘之的信,又听了她留下看家的心腹传的话,知道李牡丹作妖,两下一比对,自然是信绘之多些,于是先写信给韩南天轻描淡写的说了一番,然后派人递信回来敲打李牡丹。

    江氏觉得绘之不婉转玲珑,但用的是阳谋,坦坦荡荡,倒是有些欣赏她,当下也便用“阳谋”回击李牡丹。

    “姨娘快要生了,就不要到处跑了,免得生在外头……”这算是禁足了。

    李牡丹便问来人:“那我需要的东西,可怎么办?能打发人出去买吗?”

    来人想着夫人只是禁足李氏,并没有苛责她日常嚼用,便道:“这是可以的。”

    传话的人退下后,李氏的乳母便发愁:“老奴早就说过,那三爷再小也是个男人,又成了家,他来姨娘这里都不行,姨娘就更不应该去他那院子。”

    李牡丹看了一下乳母,她对自己是忠心耿耿,但性子也十分逆来顺受,这样的人当奴婢还行,若是当成帮手,便不能够了。像从前她没有怀孕,那时候乳母还颇有些看不上韩南天,叫她“小姐”,现在则成天跟着外头的那些人喊她“姨娘”了,太容易被同化。

    自己要是想在韩家站稳了,不能仅凭肚子里头的孩子,还须得从韩家里头再找些帮手。

    李牡丹自是看不上韩铭的,她看上了苏绘之。

    苏绘之几次顶撞江氏,她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可也听了几耳朵风声。

    偏江氏还要在外头处处维护苏绘之。

    “哼,要是我的正经儿媳妇,一定捏的她叫往东不敢往西。”

    怎么拿捏绘之,她现在倒是有了一些主意,只是具体实施,还得看自己生产完。但是,目前也不能干看着,就算不能叫绘之伤筋动骨,给添些麻烦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样想着,肚子开始隐隐作痛。

    她抽冷子一哆嗦,喊了乳母:“快去!”皱着眉,下头的半句“请稳婆”已经说不出来了。

    乳母一见她捧着肚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连忙喊人去叫稳婆,那稳婆家就在村里,不费事的功夫来了。

    韩家留下的下人婆子们也忙活了起来。

    绘之听到外头的喊声,知道李牡丹发动了,从地里站起来,叫了石榴:“你不要乱跑了,咱们一会儿去接你三爷放学。”

    石榴过来,要把她从地里拔出来的野草给拿出去扔了。

    绘之见了,喊住她,把里头一株拿出来道:“这样的不要扔,洗干净用滚水烫一下,凉拌味道不错。”

    今年雨水不丰,热的却早,偏这些野草野菜极其容易生长,他们吃水比粮食吃的凶,若是不及早拔了,庄稼受害,长得就更不好了。

    “还要写信告诉阿爹阿娘一声,这地里不能荒芜了。”她喃喃自语道。

    “三奶奶!”院子外头有人喊她。

    绘之跟石榴转身,见是原来伺候江氏的一个婆子。

    “三奶奶,夫人临走吩咐,要是李姨娘生产,您就带着三爷在院里,免得冲撞了胎神,对三爷有碍。”婆子说完低下头。

    石榴看向绘之,绘之道:“知道了,我们不会过去那边。”她好奇心没有那么重。

    绘之便带着石榴去接韩铭。

    李牡丹的院子里头,她是头一胎,自然没那么顺利,先是阵痛,她趁着意识清醒,叫了乳母:“去叫三奶奶过来。”

    乳母一边给她擦汗一边问:“叫她做甚么?难不成还指着那边跟咱们贴心贴肺?”

    乳母的手都哆嗦了,李牡丹也就不计较她的话,只催促:“叫你去,你就去,叫她来,只坐着就行,这院子里总要有个主子镇着。”

    乳母方才琢磨出李牡丹这是想结交绘之的意思,只是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要用心思!她没辙,又不敢教训李牡丹,只好打发了个小丫头去叫人。

    绘之这边正好走到李牡丹的院子外头不远处,听见乳母出来吩咐人的声音,干脆拉了石榴快走几步,躲开了去找她的小丫头。

    韩铭一见她来接,高兴的不得了,在座位上根本坐不住,跟长了针似的,收拾书包收拾的乱七八糟,结果东西塞不进去了,他一着急,烦躁的喊陈力:“你来给我收拾。”

    陈力偷偷瞄一眼外头的绘之,然后低头哈腰的道:“三爷,这小的可不敢,三奶奶吩咐了,说为了以示对先生的尊敬,您的书包得自己收拾……”

    他这样一说,韩铭连忙抬眼看了绘之,见她脸上没有生气跟不耐,松了一口气道:“我自己收。”又把书包里头的东西全拿出来,按着绘之先前教过的,一点点的规规矩矩的放了进去。

    等韩铭收拾好,小班里头其他学生都走的差不多了,韩铭出来,笑眯眯的问绘之:“姐姐怎么来接我了?以后天天来吗?”

    石榴在一旁捂着嘴偷笑。

    绘之道:“今天不干活了,有点空,便出来了。”说着将韩铭的书包接过来,背在肩膀上。

    韩铭更高兴了,几乎要围着绘之转圈:“中午咱们吃什么?吃韭菜饺子行吗?”

    绘之一想,大灶房说不得要给李牡丹准备热水,中午这饭指不定吃什么,倒不如像韩铭说的,吃顿饺子,自己包,自己在院子里头煮出来就是。

    “也行啊。石榴跟陈力给我打下手,你们俩留下一起吃吧。”灶房要是没有韩铭的饭,那其他人的就更排不着。

    到了院子里,有人过来道:“三奶奶,刚才李姨娘那边有个小丫头说来叫你过去,见你不在,急匆匆的走了。”

    绘之道:“知道了,你去忙吧。”江氏不叫她过去,果真是极有先见之明的。不过就算江氏叫她去,她也不会现在就过去,一则她没有什么生产的经验,二来,她觉得李牡丹对自己不安好心。知道人家挖坑,上赶着跳坑,那不是圣母,是犯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