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九十二章为己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不肯给出确切的承诺,韩铭便一味的撒娇痴缠。

    绘之熬他不过,只得顾左右而言他:“咱们出去看看菜苗,再过几日,头茬就可以吃了。”

    韩铭对于她发起的话题向来捧场,忙到:“我跟姐姐一起吃。”

    对于韩铭这种自来熟,绘之这些日子已经琢磨无数回,她也曾问过他:“你怎么单记得我,不记得其他人?”

    韩铭就道:“一直记得呀!”

    “那怎么连你爹娘都忘记了?”

    “嗯,不记得。”

    对话尬聊而死。

    绘之默默的伸手捂眼投降。

    苏行言跟苏氏过来找江氏,是为了举家迁往麟县的事情。

    “有些话原来不该我来跟嫂子说,只是绘之是新媳妇,害臊开不了口,苏氏嘴又笨说不到点子上,是我想着,麟县到底是大地方儿,那里的大夫说不得也有名气,届时我带了苏氏去看看,也好早日给绘之添个弟弟。”

    江氏心道:“还绘之开不了口,她有什么不敢说的?”

    想起绘之担忧范公范婆,而对苏氏夫妇只字不提,江氏心里就一阵酸爽。

    不过心里再腹诽,面上还是道:“我们这里三郎刚痊愈,身子还不算利落,李姨娘又快要生产了,我若是走,一时半会儿恐怕也不得成行……”

    苏行言以为江氏在推诿,脸上便露出难看的神色。

    他这样子,苏氏心里就有点打怵了,若是在苏家,大不了让苏行言发一顿火,可这是在江氏这里,先不提这是亲家,就凭现在韩南天的权势,那也是苏家求着人家,可摆不了架子。

    只是苏氏也不敢劝苏行言,绞尽脑汁,倒是想了个理由:“嫂子当日说绘之回来,我这功德也就圆满了,只是她都回来这么些时日了……,身上还没动静……”

    江氏一听,顿时又憋屈了。可这憋屈也只好她自己受着。若不是当初她拐弯抹角的挖坑让苏氏跳,也没有今日苏氏拿话堵她。

    没办法,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

    “你们先别急,我话还没说完呢,现在还没到农忙的时候,你们要是着急,我分出些人手来,先送你们过去,这样行吗?”

    江氏服软,苏氏脸上一喜,连忙转头去看苏行言。

    苏行言此时倒是又显得大方了:“也是我只想着自家,忘了嫂子这里,人多事杂,不知道可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我们到时候跟着嫂子一起走,也不要紧。”

    江氏道:“他们各有人伺候,我不过每日过问几句罢了,就更没你们的事。”

    谁知苏行言却向画风完全往相反的方向发展:“就这么说定了,嫂子走的时候,打发人提前通知我们一声就行。对了,还有一事,先前韩铭躺在床上,绘之便没有回家住对月,您说,咱们还把这个给补上不?若是要补上,我就回去收拾宅子……”

    对月便是满月,是婚后到了满月之期,或者媳妇生完孩子出了满月,女方都要回娘家住几日,老祖宗定下的规矩,不遵守虽说没有明确表示会有危害,但时人都是还希望一切能够循规蹈矩的来。

    “我虽说眼前说不准哪一日走,但走是一定的了,接下来自然要紧锣密鼓的忙起来,叫我说,这对月便暂时先缓一缓也不要紧,左右他们俩还不曾圆房,要不就把日子定到圆房后的一个月之后,他大哥你说呢?”

    苏行言只能表示江氏说的在理。

    江氏将苏氏夫妇送出门口,往韩铭的院子方向看了一眼,本想去看看儿子,可当下心情实在糟糕,便仍旧回了房。

    苏氏没等到进家门就着急问苏行言:“一开始不是急着走么,怎么后头又改了口风?”

    苏行言瞪她一眼:“你懂什么?!”看左右无人,这才教训道:“咱们俩光杆儿过去,那麟县那里咱们是有宅子还是有地?这要是跟着韩家走,到时候他们好意思不给我们安排宅子?若是不安排,我们就住韩家,我可是听说韩南天直接弄了一条巷子的宅院当将军府。”

    苏氏小声道:“咱们的钱不多,置办个小宅子还有够的吧?”

    苏行言啐了她一口:“快住嘴吧你,真真的头发长见识短,你当那麟县是咱们这穷乡僻壤啊?你那些钱,呵呵,买了宅子,坐里头等着饿死啊?还怎么看病养孩子?”

    提起未来会投胎到自己肚子里头的儿子,苏氏立即偃旗息鼓,不再思虑那些自家自力更生置宅子的事了。

    “那他们要是故意当忘了,我们怎么办?要不我们就租个宅子好了,想来要是外人知道韩家的亲家竟然租宅子住,韩家也不会视而不见吧。”

    苏行言这才满意的笑:“这还像句话。”

    叫他说,这宅子,无论是为了面子还是为了里子,韩家都应该给苏家办妥当。

    “这话你不要透给江氏,她妇道人家,想的多。还是我有空在韩南天面前说一句,在他面前,估计也就一句话的事,可若是江氏知道了,说不得又想怎么拿捏我们呢。”

    苏行言思虑的不错,若是江氏知道他们背后这么说自己,肯定得气了个半死。

    韩南天坐镇麟县,过了一旬,见江氏未有消息,便又来信催促。

    江氏回信道:“李氏快要生产不宜挪动,我带着韩铭独自过去,又实在放心不下这边。”

    在韩南天看来,景县的一切没什么不好舍得的,听到江氏的话,夸了她一通识大体顾大局,然后又道他要带兵出征,他叫江氏去麟县,也是为了替他守好后方,再者韩铭先于兄长娶了媳妇,但那是为了救命的权宜之计,现在麟县不乏投靠韩南天的世家大族,江氏正好替两个儿子寻找几个有力支持的岳家。

    江氏听了,顿时心动不已,又命人单独将韩铭叫了过来,教导一番,大意就是让他跟绘之跟着她去麟县。

    无奈韩铭油盐不进,只表示他不走。

    江氏无奈,只得安排人,外头有陈力,里头有石榴,又找了几个忠心自己的婆子,叫她们帮着看好了李牡丹,再就是护卫了韩铭的安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