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九十一章不走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觉得自己三观都受到冲击,这些人,明明生活在村里,却好似生活在皇宫里头,种种矜贵叫人看了作呕。

    说起作呕,将来她要是在院子里头沤肥,给菜施肥,到时候臭气熏天,她们又当如何?

    这种种不便以及将来可预见的麻烦,直接将她干活的积极性从一颗南瓜削成了山芋,不过她这样的人有一处极好,便是积极性不高,但做事并不打折,既然李姨娘说了不妨碍,那就认认真真的翻土,先把种子洒了,免得错过了发芽期。

    便在这些忙忙碌碌当中,韩南天的信也到了,义军前段时日攻下了麟县,现在麟县已经被收拾妥当,反对的声音都消灭了干净,韩南天的意思是江氏带着韩铭跟李姨娘直接去麟县,那边已经征辟了一片宅院做将军府,而韩铭如果喜欢读书,在麟县也可获得更好的资源。

    麟县乃是本州府的附郭,绝非索县跟景县可比,可以说,掌握了麟县,也就掌握了州府的核心,在这种情况之下,江氏自然喜不自禁。

    对于江氏来说,最理想的结果是她韩铭绘之三个去麟县,李牡丹留在此地生产。

    她的理由也很充分:“李姨娘快生了,当前最要紧的便是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来,麟县离这里又远,不是三五里地的距离,倘若非要去,这一路颠簸,若是出了什么事,那就不吉利了。”

    李牡丹的乳母一听就着急了:“夫人,姨娘这胎坐的稳当,又还没有入盆,若是此时走倒是好的,可若是生下来,姨娘要坐蓐,小公子月份小更是不好挪动……”

    江氏身旁的丫头道:“放肆!夫人面前,哪里你说话的余地?”

    江氏抬手止住了丫头,直接忽略乳母看向李牡丹:“你说吧,你要跟着走,还是留下?”她神情淡淡,但这种淡淡里头,李牡丹却看到了其中的恶意。

    那恶意明恍昭昭,分明就是在表示“如果强行上路,那么路上肯定会出现问题”,说不得就是一尸两命儿。

    晏子语:“识时务者为俊杰,通机变者为英豪。”

    李牡丹能走到今日,靠的便是识时务:“夫人先前说的很是,我听夫人的话,留在此地待产便好。”

    江氏果然心里冷哼一声,眼光扫过愤愤不平的乳母,却又生气:“这老奴,分明是奴大欺主了,你留在这里,她心里存了怨愤,恐怕也伺候不好,不如——”

    李牡丹慌忙捧着肚子跪下:“夫人,妾身的乳母没有见识,她只是怕妾身离了将军跟夫人,身边没有能做主的人,心慌之下口不择言,看在她是为了将军的血脉着想的份上,请夫人网开一面,饶了她这一回。”

    江氏:“你看你,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我也没想怎么着她,起来吧。既然你想留下,那就好生留在这里,等生了孩子再去麟县。到时候我自会派人来接你。”

    江氏心里对李牡丹的恐惧并不太多,主要是韩南天现在一腔热血都扑在他的宏图霸业上,男女之情肯定是比不过他的大业要紧的。但不多归不多,在显示出主母的强大跟威压上,江氏也不曾放松。

    李牡丹这厢压服下去,江氏长舒一口气,她跟着韩南天起于微末,可以说韩南天能走到今天,离不开她的莫大支持,但韩南天能纳妾再生其他孩子,她却是无法去找别的男人了,男人跟女人之间的地位不对等让江氏感到憋屈跟窝火。

    这种憋屈也影响到她对绘之的观感,有时候她觉得绘之强势点,有自己的主意很好,但当绘之能直接做了韩铭的主,且韩铭更是无条件的支持绘之的时候,江氏便油然的生出一种更大的憋屈,那窝火的感觉更是上升到了众叛亲离的高度。

    譬如现下。

    绘之站在厅里:“我不去麟县。”索县跟景县距离不近,但好歹坐车大半日的也能到,可要是去了麟县,那么她就是想回来,自己在路上走个十天半个月的都不一定能成,再者若是绕迷了路,被拐被卖都是很有可能的。

    韩铭:“我不去麟县。”他知道江氏大概会不高兴,而江氏又将决定他跟绘之的未来,因此这种时候并不偷看绘之,而是强调:“就是姐姐去麟县,我也不去。”他做出这种肯定的宣告,并不是真的绘之去麟县,他不去,而是他知道绘之是为他而来,是会跟他在一起的。

    相比刚才对待李牡丹那种恶意的怒火,江氏现在的怒火更高炙,但并不使两个年轻人觉得恐惧。

    “好啊,你不去麟县,那就让绘之跟我一同去,你自己在这里好了。”韩铭的小把戏绘之能看懂,江氏更是能看懂。

    韩铭低头眼珠一转:“你们都走了,我就死了。”

    江氏一听就从椅子上跳起来,上前给了韩铭好几下子:“呸呸呸,你个挨千刀的兔崽子,有这么说自己的吗?娘是为了谁?啊,你说?!”揪着韩铭的耳朵大声吼。

    韩铭趁江氏不注意,偷偷看了绘之一眼,绘之早忍不住,不敢直视,所以歪了头看着墙。

    江氏又责备韩铭,将他生病以来自己的辛苦照料都哭诉了一遍。

    绘之待她说完,才道:“夫人可以带韩铭走,但我不会离开此处,我养父养母没有儿子,离开索县非我所愿,若是夫人执意要让我走,除非带了我的尸体。”她也不是没有底线的。

    江氏气的上前要教训她,韩铭连忙扑到江氏身上,他虽然依旧瘦弱,可贸然一扑,倒是扑了个正着,直接将江氏扑到了椅子里头。

    这一场鸡飞狗跳很快被丫头的禀报打断:“夫人,苏老爷跟苏太太过来了。”

    江氏咬牙切齿:“你们俩给我滚回去!”

    韩铭连忙拉着绘之匆匆往外走,两个人走了角门,正好跟苏行言夫妇俩错开。

    到了他们自己的院子,打发了石榴出去,绘之才对韩铭道:“夫人是你的娘亲,你以后不要为了我去忤逆她,被人知道,会说你不孝。”

    韩铭立即道:“那姐姐不要离开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