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九十章动土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陈力劳心劳力的弄了书来,绘之便教韩铭认字读书。这一教就发现韩铭平日的聪明只是小聪明,教一个字,用一天功夫,第二天醒了,乐呵呵的忘了。

    饶是绘之觉得自己耐心奇佳,也忍不住背后默默吐槽:“这也太笨了。”

    偏他这笨,还只有她觉得他笨,江氏知道韩铭读书,简直当成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人从书里乖。”连带看绘之的眼神都变得温柔慈和了。

    对于江氏这一会儿风一会儿雨的,绘之都不在意,不过韩铭的学业她是没辙,打算投降,就问石榴:“这附近没有学堂吗?”

    石榴暗戳戳的觉得三奶奶大概是没有多少耐心教的,当然她也无能为力:“没听说有呢,现在外头的人都吃不上饭了,还怎么上学?”

    绘之看一眼韩铭,见他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一双眼睛,又圆又亮,简直再不能更可怜了,连忙道:“要不你去夫人的院子里头问问。你看将军带着兵在外头打仗,为的是什么,还不是让家人都过上太平日子?大人可以不用读书识字了,可五六岁的孩子满可以开蒙跟着先生读书啊。再说你三爷好歹是个男人,跟着我在院子里头读书,这名声传出去也不好听。”韩铭听话乖巧,当然都是很好的,可小奶狗一样,你上哪里他跟到哪里,这也太黏人了。绘之迫切的需要点私人空间。

    石榴心道:“你就是不想自己教。”但这话她是不会说的,她也不敢直接找夫人说,而是找了夫人身边的人嘀咕。

    韩铭以前不喜欢念书,坐都坐不住的人,江氏是早就熄灭了心思,她是慈母心,越发现小儿子恐怕将来没什么大出息,便越发的想让他平安富贵一辈子,因此养这个儿子竟是当成富贵人家的娇少爷一般的养。

    可江氏被绘之怼了几次之后,虽然心里不高兴,但也觉得绘之说的有些道理,她能管了韩铭,总不能连韩铭的子子孙孙的富贵都保住,说来说去,当然也是盼着儿子有点出息的。

    江氏于是命人修书一封说给了韩南天听。此时距离绘之怂恿石榴去透话已经过去半个月还多。

    天气虽然还是冷,可地上是渐渐化了冻的,绘之跟韩铭在院子里头晒太阳,将院子寻摸了一通,韩铭这时候又变聪明了:“姐姐,在这里种菜。”他指着一块最早化冻的地块说道。

    最早化冻意味着太阳光照充足,有利于菜种催发,其实是很不错的。

    绘之亦跃跃欲试,只是她还不大清楚江氏肯不肯同意,试探着喊了石榴去准备农耕的用具。

    江氏早年也是种过地,受过耕种的苦楚的,听了下人禀报,觉得绘之有福不享,十分不耐烦的命人给她准备好了器具,锄头铁锹一应俱全。

    东西全了,绘之没大刀阔斧,就在韩铭指出的那块上,圈了二分地出来,打算翻耕一下,先种几种试试。

    她想的很美好,若是种出菜来,就叫人给范公范婆送些去,好叫二老知道她能够自力更生。

    可惜才翻了半天土,江氏就阴沉着脸急匆匆的过来叫停了。

    “这在家院里头翻动土地,怎么不挑个日子,看个时辰?你们倒是好好地,难道忘了家里还有个怀孕快要生产的?若是人家有个三长两短的,扣到你们头上,看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绘之听了一顿教训,这才晓得原来是李牡丹肚子痛,找人看,说是动了胎气,而这胎气么,是因为有人在韩家动土。

    绘之除了回门那日出去一趟,再就是去过江氏院子,其他时候,都跟韩铭在一起,说她动土招惹到李牡丹纯属无妄之灾,不过看江氏一脸晦气生怕惹上麻烦的样子,她也不会跟她作对的来,就道:“那我不在院子里头种了,夫人在外头给我找一块地吧。”村里户户都有地,就是分地多地少,韩家自家的地应该是不少的,她要求又不多,随便一二分地,能种点东西,叫她有事情做就好了。再者她往日跟着范公范婆,翻动院里的土从来也没看时辰看日子,鬼神之说要敬畏不假,可也不必把日子就过给鬼神吧,起码这粮食不自己种,鬼神人家才不会给你种呢。

    “种什么种,我看你是闲的,堂堂的韩家三少奶奶,去做泥腿子的活。”

    绘之看着江氏:“将军起事,号称人无贵贱,皆为兄弟姐妹,怎么在夫人这里,倒是看不起种地的百姓了?我有手有脚,不愿意整日坐着无聊,出去做点事又怎么了?”

    她这话若是平辈里头说,自然无事,可听到江氏的耳朵里头,就觉得各种不恭敬了,江氏皱眉道:“我也种过地,怎么就看不起百姓?”深吸了几口气,压下火气道:“你要是有空,就写写字,陪着韩铭读读书不好么?”

    韩铭一直没有说话,此时忍不住了:“娘亲!我要种地!要种菜!”他声音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尖利。

    绘之吓得后退一步,江氏也心悸不已,当即就想责备绘之教唆了韩铭,可自己今日来,是突发状况,绘之就算想教唆,也没有时间去啊。

    江氏张了张口,刚要说话,就听院门口一个怯怯的声音:“夫人,就让三奶奶在院子里头种吧,这妇道人家,出去耕种总是不大好,妾身这肚子娇气,跟三奶奶翻地没什么关系,都是外头的人乱说。”

    江氏一见李牡丹,怒火顿时转移:“你肚子不是不舒服,怎么还走过来,是嫌赖人赖的不够是吧?三奶奶如何,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还不回去待着?!”后头一句是吼出来的。

    韩铭刚才把江氏跟绘之都吓了一跳,现在反倒又被江氏给吓着了,一下子跳到绘之身后,紧紧的扯住她的衣摆。

    江氏是极其想当个有涵养的夫人的,但除了绘之让她屡屡憋气,再就是李牡丹这个小妾实在太能惹事,并且,李牡丹还不如绘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