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八十九章白纸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韩铭见绘之一直不说话,有些着急了。他伸手拉了拉绘之的衣袖:“姐姐。”

    绘之看过来。

    韩铭道:“姐姐,不委屈。我听话。”

    他几乎一字一顿,绘之却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样的一个人,真是叫人恨都恨不起来。

    绘之自认不是个心胸宽大的人,起码没有范婆那样的心胸,但碰到韩铭这种,她也是气也气不来。

    “快去睡吧。”她嗓子有点沙哑的道。

    韩铭一步一回头的走了,绘之再躺下,却有些睡不着了。

    这种时候,她觉得自己特别软弱,也格外的想念范公范婆,就想在他们身边,哪怕不说话,就只静静的待着,她也觉得安心。

    天色泛白的时候,软弱的情绪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她依旧是最早起床的,只是没想到今天韩铭也早早的醒了。

    韩铭很明显存了心事,吃饭的时候不停的看绘之。绘之无奈,吃过饭对他道:“你别胡思乱想。”

    韩铭听了点头,又欢快的去吃炸果子。

    不管是点心还是炸果子,吃多了都不容易消化,韩铭现在以休养为主,活动又不多,难免的在五谷轮回之所就有些犯难了。

    绘之无奈,只好禁了他吃零嘴,见他实在无所事事,就教他认字。

    这一教就有些不能够消停,也因她最近在读陈力买回来的农书,因此画风突变,教书很快就成了吃货间的交流。

    韩铭捏着一颗种子问:“这个能吃吗?”

    绘之答:“能吃。”

    韩铭又问:“是根能吃,还是叶子能吃,还是茎能吃?”

    绘之答:“吃果实。”

    韩铭再问:“好吃吗,什么味道?是煮着吃还是蒸着吃,还是炒着吃,还是生吃?”

    总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问不到,且你不让他把话说完还不成,他总能找到你考虑不到的地方。

    譬如一种叶菜,绘之烦了那样你问我答的模式,直接拿着种子告诉他:“这个长大了之后,就吃它的叶子,蒸着吃也可,炒着吃味道也不赖,生吃也能吃。”

    韩铭连忙道:“啊,这个好,现在能种吗?”

    绘之忍不住捏他鼻子:“你就知道吃。”

    在外间做针线的石榴扑哧扑哧的偷笑。

    韩铭锲而不舍:“能种吗?姐姐。”

    绘之只好答:“不能,要等天再暖暖,地上化了冻。”

    韩铭:“过几天?”

    “十来天吧,也不一定,要看下不下雪。”

    韩铭就认真的盼着不要下雪。

    石榴跟绘之上次发生了穿鞋的不愉快事件之后,绘之对待石榴一如既往,石榴很快也平静下来,知道绘之的性子之后,她也更加自在了些——

    何况,韩铭能自理,对她来说,是大大的好事呀!先前那伺候韩铭的丫头,可是巴不得将饭喂到韩铭嘴里的。

    石榴虽然不爱跟上级领导“沟通感情”,但韩家大院里头的八卦是很乐意去听的,绘之在这一方面并不禁她,石榴的胆子也越来越大,连韩铭的笑话也能说一说了。

    “三爷自从醒了,跟从前真真的两样儿……”

    绘之搁下笔,揉了揉手腕,看一眼床上刚才撑不住睡过去的韩铭,问石榴:“这话怎么说的?”

    石榴道:“以前三爷可在屋里坐不住,我虽然不伺候他,但晓得他整日里头不是爬墙就是上树,是最闲不住的一个人,脾气也不好,现在这样子,就像人家说的,换了个人似的。”

    绘之慢吞吞的道:“不是有句老话,生一场病,就长大一次么?再说,他目前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他爬墙上树啊。”

    石榴打了个哆嗦,连忙摆手:“三爷现在的脾气就好极了,不用回到从前。”一个爱爬墙上树的主子,真的很要命。从前三爷身边的丫头,隔不了多久就得累病了。

    绘之见状趁机向她打听韩铭以前的情况。

    石榴说的那个韩铭渐渐跟她从前模糊的印象重叠起来。

    爱玩爱闹,脾气暴躁不喜欢让人。

    绘之依稀记得,确实她有限的见韩铭的几次,是石榴说的这样。如此看来,现在的韩铭肯定是存在问题的。

    可绘之不想告诉其他人。

    石榴说完又躲躲闪闪的道:“李姨娘很喜欢逗三爷,三爷分辨不出好坏来,常帮着李姨娘欺负我们院里的人,夫人经常生气,这次三爷出事,也是帮李姨娘挡了灾,夫人当初说,若是三爷有个不好,李姨娘也要给三爷偿命的……”

    石榴这么说,绘之再想到李牡丹在她刚嫁过来的时候的殷勤,觉得好似有了答案。

    但又有一点说不过去,韩铭之前难不成不知道李牡丹跟江氏是不对付的?那为何帮一个外人,而不帮着自己的母亲?

    绘之不知道韩铭究竟经历了什么,若要详细分析,恐怕要知道李牡丹的内心才行。不过,绘之觉得现在单纯的如一张白纸的韩铭,也是很好的,她并不喜欢多生是非。

    她又叫了陈力来。

    “你去买一些给小孩子开蒙的书册。”

    陈力先前去寻那些农书,很是费了一番功夫,当初冻的鼻涕水都出来了,此时一听又去买书,顿时不乐意了,支支吾吾的道:“三奶奶,您看外头这天,冷死个人呢,要不等开春……”

    话没说完,又是韩铭打断:“不听话,不要你!”

    陈力觉得自己鼻涕水又要流出来了,抄着袖子忙不迭的道:“三爷,小的这就去买,去买还不行么?!”

    出了门在外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嘀咕:“爹啊,你这是给我找的啥前程,还说跟着三爷吃香的喝辣的!儿子快要跑断腿了!”

    石榴也听见了,笑话:“他爹长的那样,还号称老神仙,他长得模样倒是不差,这好吃懒做的样子可真叫人受不了,怪不得这么大年纪还没娶上媳妇。”

    韩铭:“你不听话,嫁给他。”

    石榴:“……”

    绘之想笑,忍了忍没忍住,在石榴羞跑了之后,悄悄对韩铭竖了竖大拇指。

    韩铭一见她高兴,立即道:“姐姐,我听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