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八十八章穿鞋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太平年月里头,百姓们对朝廷是敬畏的,可一旦乱象起来,百姓不得安居,日子一日比一日难过,百姓们对朝廷的抱怨足以形成洪流掀翻朝廷这艘大船,正是,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绘之身处义军大本营所在的东埔村,感受更深。大家说起朝廷,好像就是个只会收税敛财的野兽,其他与百姓来说,半点好处都没有。

    石榴话里对朝廷的轻蔑,叫绘之忍不住为之一颤,乱世来了,心里的惶恐不安便多了起来。

    再看看韩铭,不知愁苦的捏着果子还在往嘴里填,绘之一把抢过来,他也不生气,笑嘻嘻的道:“姐姐吃。”说着还又拿了一把给她。

    绘之见石榴不在眼前,就悄悄问他:“你今年几岁了?”

    韩铭以为她这是考他呢,不过他不怕,姐姐教的他都记得:“十二。”

    “你姓什么,叫什么?”“姓韩,叫韩铭,娘叫我三郎,姐姐叫我相公,陈力石榴叫我三爷……”

    绘之在他说到“姐姐叫我相公”的时候,好险没把他摁死。

    她缓缓的吐了口气,望着房顶发呆。韩铭的问题她早就发现了,像是把所有的一切都忘了,但他本人你还不能说他傻,因为一教就会了。

    自己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心理,既没有因此去找大夫,也没有告诉江氏。

    韩铭的情形就如这眼前的乱世,虽乱,虽看不到前头的路,但每一天都还需要好好的过,吃喝拉撒缺一不可。

    “今儿太阳还不错,你想不想出去走走?”绘之问韩铭。

    韩铭连忙点头,把腿从被窝里头挪出来。

    石榴进来,咋呼道:“哎呀三爷,您怎么自己穿鞋?”

    被绘之一把挡住,似笑非笑:“他怎么就不能自己穿鞋了?”

    石榴平日里跟这位三奶奶相处的算是很好,压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阻拦,她半蹲着身子,仰头看向绘之:“三奶奶?”

    绘之歪头看了韩铭一眼,心道:“三爷爷也不行。”

    韩铭没理会石榴,自己提上鞋后跟,站在脚踏上,看着绘之。

    韩铭生了一场病,瘦小不堪,此时在脚踏之上,才勉强与绘之齐平。

    而绘之身条亭亭,脸色红润有光泽,两个人高下立见。

    绘之看了一眼发呆的石榴:“就是夫人在这里,他该自己穿还是自己穿。”

    才说了这话,就遭了报应。

    “我在这里又如何呀?”

    绘之几乎觉得自己遭了打脸,不过她也没有多么害怕,看着外头不告而进的江氏,缓缓的道:“三爷自己穿鞋,石榴要帮忙,我正不许呢。”

    江氏顿了一下:“石榴就是来伺候你们的,怎么还要当个主子供起来不成?”

    她这一招祸水东引使出来,绘之跟韩铭没事,石榴差点吓破胆子。

    只不过绘之并没有就坡下驴,而是跟江氏顶真:“三爷的两个哥哥在外打仗,我想,并没有人专门给他们穿鞋吧?难不成也能有人将饭送到他们嘴边?”

    江氏待要反驳,心想这自己来儿媳妇这里吵架,太落面子,但又不能不教,就对石榴道:“你去正院,叫桃花把外头才送回来的那匣子点心给你三爷三奶奶拿过来。”

    石榴应声出去,韩铭立即道:“娘亲,外头太阳好,出去走走。”

    江氏点头,扶着他的胳膊,对绘之道:“你也来。”

    到了外头,江氏让韩铭自己走,这才教训绘之:“你这想法也不能说错,只是太偏颇了,他们爷们在外头打仗,挣命也是挣钱,为的是养家糊口,养活身后的老弱妇孺,三郎是小儿子,也是个有福气的,他不用像他爹他哥哥们那样受苦……”

    绘之看一眼江氏,她不是江氏亲生,但从江氏的话里,也感觉到江氏的偏心,但江氏偏心归她偏心,绘之却不愿意顺着她的意思去生活。

    “您的意思是三爷现在可以靠着父母庇护,将来可以靠着两个兄长,那么三爷的子女呢?以后也是大爷跟二爷的责任吗?三爷不需要谋生的手段,就可以永远坐享其成?就算他能坐享其成,那也是在义军成事之后,若是事有不成,三爷又该如何,眼睁睁的跟着倒霉么?”

    江氏一巴掌拍了她的胳膊一下:“你这孩子,怎么说话?”

    绘之看向江氏:“认亲的时候,我也见过韩家两位伯父,若是公爹也依靠两位兄长,那么今日夫人还能被人称为夫人么?两位伯父才能并非平庸,穿着也十分得体,看的出家境很是不错,可他们愿意养活弟弟的一大家子么?”

    江氏并非鼠目寸光之人,听了绘之的话,不由认真打量她。

    过了一会儿江氏轻笑,上前挽住绘之的胳膊,问:“绘之嫁进我们韩家,嫁给三郎是不是觉得委屈了?”

    韩铭一直竖着耳朵听她们俩说话,听到这句,突然就走不动路了,“唉哟”一声。

    绘之趁机挣脱了江氏,过去扶韩铭。

    到了夜里,绘之正睡着,突然察觉动静,睁开眼一眼,韩铭正站在自己床前。

    她郁闷一声,拥着被子坐起来:“你想吓死我啊。”

    韩铭嘟囔:“我睡不着。”眼巴巴的想让绘之问一句“为什么睡不着?”

    绘之道:“睡不着就躺着数羊,数着数着就睡着了,快去吧,小心把石榴吵起来。”

    韩铭噘嘴。

    绘之忍不住扶额,她没有弟弟,这家伙倒是比弟弟还黏人。

    “好吧,你说,为什么睡不着?”

    韩铭终于等到自己想听的那句,连忙凑过去,坐到绘之床前,认真问:“姐姐委屈吗?嫁给三郎委屈吗?”

    绘之眨了眨眼:“你知道什么叫委屈吗?”

    韩铭使劲点头:“就是想哭。”

    绘之被他这个解释弄得想笑,侧过头去,却不知为何,眼睛又有些发酸。

    她心里当然难受,但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就算她当日没有跟着苏氏回来,在范家也不能够继续过以前的日子了,世人的指指点点,不仅她要受人评判,连带范公范婆恐怕也要被人指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