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八十七章寻衅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当然,绘之再揣测,也是料想不到苏行言竟然恶意诅咒范公范婆去死。

    只能说,世间之事,最不可靠的便是以己度人,你不喜欢杀人放火贪小便宜,便觉得人人都该着如此,其实人家倒是觉得有便宜不占是傻瓜,更或者一丁点仇怨便盼着对方去死上一死。

    苏行言跟范公有什么仇怨?不过是一个卖了闺女,推闺女入火坑毫不心软,另一个一生无子无女,好容易得了一个闺女,便珍之重之。要真说仇,那是世界观不一致所以成仇了。

    苏氏没有苏行言的胆量,但也不敢不听从苏行言的安排,她去了普松寺,求子,替韩铭还愿,做完这些事,才要求去范家。

    跟车的婆子老大不情愿,她们出一趟外差,最讨厌就是给这些夫人家的三姑六婆干活,真恨不能把你炸的一点油水都没有了。这还愿顺带求子,也就罢了,很明显还要再去办事,大家都不乐意了。

    不乐意也得去,苏氏还真不敢一个人去范家。

    她心里惶惶的,想了一路,才把苏行言的话给勉强换了一种说辞。

    范家这里,范公范婆得了绘之的信,精神头儿好了不少,两个人拾拾掇掇的,渐渐缓过那一阵没法活下去的日子。

    可巧,苏氏就来了。

    苏氏来,见了范氏村里的人,连忙缩回车里。

    饶是如此还听到范家村里头的人一阵嘀咕。

    “这是要跟范公家当成亲戚来往?”

    “范公可能不乐意吧?当初知道绘之要去给人冲喜,差点没背过气去。”

    “这家也是,看穿着样子也不像没饭吃活不下去,怎么就将闺女卖了?这得亏绘之逃出来,否则年纪小小就叫人磋磨死了。”

    “可不是,邻庄里头,马癞子他闺女不就才十二岁就没了?那童养媳是好当的?”

    苏氏一阵脸热。

    到了范家门外,对跟车的人道:“你们都在外头等等。”她自己亲自上前叫门。

    门打开,露出范公的脸。

    范公一见苏氏,皱眉不喜:“是你?”

    苏氏脸上的笑才堆起来,便有些撑不住。

    这跟她预料的很不一样,她觉得,当然也是苏行言觉得,这范家以后可就得求着他们家了,到底是范家对不住他们。

    可现在,范公的态度明晃晃的,苏氏都感觉到身后那些嘲讽的目光。

    范公明知绘之不会跟来,但还是忍不住往苏氏身后看了一眼。

    他都表明了不欢迎,苏氏却不敢无功而返,跻身进门:“我来就说几句话。”

    范婆正在喂牛,听到动静从牛栏那边走过来,跟苏氏碰了个对面。

    苏氏径直就往屋里走。

    范公范婆对视一眼,也跟着进门。

    苏氏开门见山:“我来,就说几句话。绘之现在是韩家三奶奶了,不是阿狗阿猫的,更不能胡乱同外人来往,坏了名声。当然,她名声也够坏了,依照我的想法,这女人嫁了人,就该在家里相夫教子……”

    范婆一听,掐腰朝地上吐了一口吐沫:“呸!”

    “你也配说这话,还相夫教子,是卖闺女卖了一次又一次吧?我绘之投胎到你的肚子里头,才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一辈子老老实实,一句狠话都没说过的范婆,破天荒的破口大骂。

    苏氏被呲溜的一愣一愣。她敢来范家,敢过来放狠话,就是笃定范家人老实,实在料不到成了如今这种情况。

    范公道:“你们上门骂人,是欺负我范氏无人?今儿这事且先放过,若下次再来,可不是这么待承了!”

    苏氏被范公范婆赶走了。

    她来的时候,心里就忐忑不安,这走,更是灰溜溜的,无功而返。

    范婆待他们走远了,这才发愁的跟范公说话:“你说咱要不要给绘之捎一封信说一说啊?”这么多年闺女早已是她的主心骨,她是觉得有什么事都得让闺女知道。

    范公刚要点头,想了想又道:“算了,等绘之再来信,说上一句。苏家也就这点子本事。”

    范婆却还是不放心,担忧道:“你说她都敢来咱们家了,绘之那里,是不是她骂的更厉害。”

    范公这下嗤笑,笃定道:“这你放心,他们不敢。他们要是敢,绘之就不会送信回来了。”

    苏氏这一趟去范家,瞒不住人,不仅江氏知道了,绘之在次日也知道了。

    石榴来说的时候,她听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脸上带上怒色,吓得韩铭伸向果子的手连忙缩回来,讷讷道:“姐姐。”

    绘之磨了磨牙,真恨不能将这俩人挖坑埋到土里。

    她心里存了气,一口气将韩铭喜欢吃的干果分了一半出来给石榴:“你拿着,见了你的小姐妹儿,说话喝茶的时候吃去。”

    韩铭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那分走的零嘴,不敢反驳,等石榴欢天喜地的退下,他立即换上笑脸,谄媚道:“姐姐。”

    绘之伸手捏了捏他的腮帮子,上头依旧没有二两肉。

    过了几日,石榴又给绘之打听了许多事回来,当然,她打听的都是外头人人知道的。

    韩南天用了半个月不到的时间攻下了麒县,用麒县的粮仓来补充义军的粮草,派自己的大儿子,二儿子以及王树,分别攻克麒县东南西方,一面进军,一面不断补充兵员扩大队伍。

    绘之有点疑惑:“朝廷那边没有派兵?”

    这个石榴倒是知道:“说是京里头老皇爷死的不明不白的,今儿说是这家害了皇爷,明儿说是那家害了皇爷,人人忙着打嘴炮呢。”

    绘之点头,乱象早就显现出来,朝廷也不再是朝廷,没有名正言顺继承皇位的人,朝廷失去秩序,失去了民心,天下人人可以争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