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八十六章嫉妒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见了种子,欣喜不已,她现在除了照顾韩铭,时间真是大把的有,见范公在油纸包上写的小楷,心中一动,借着之前没有用完的纸笔,把自己记忆中的各种她知道的菜种的种法以及生长周期,还有成型的模样都写了下来,这便是个大工程了。

    所幸还有陈力这个跑腿。

    绘之道:“你去县里,把书店里有的农书买上些回来。”

    陈力现在已经知道“三爷跟三奶奶一条心”,对于绘之的吩咐也是无条件应“是”,只不过答应完一抬头,却噗嗤一声,还知道自己笑的不合时宜,连忙道:“三奶奶,那小的就先下去了。”

    绘之道:“去吧。”说完回头一看就见韩铭拿着她的毛笔把自己的脸画上了许多墨点,嘴角还有墨汁。

    石榴憋着笑打了水来,绘之给韩铭洗了脸,把脸皮都擦红了,才算是洗干净。

    等石榴出去泼水,绘之小声责备:“你看看你,把自己画成了花猫儿,叫人家笑话吧?”

    韩铭一听瑟缩了一下:“不要花猫。”

    绘之不由诧异,经过这几日,她确实发现韩铭有些不正常的地方,但要是就因此说他傻,她又觉得不像。

    石榴在外头禀报:“三奶奶,夫人过来了。”

    绘之忙低头同韩铭讲:“你娘亲来了,记得我同你说过的话吗?”

    韩铭点头:“记得。”

    见绘之脸上露出一个笑,他也笑了起来。

    江氏进门,韩铭脸上的笑还没收起来:“娘亲。”

    江氏一听脸上就高兴的不行了,快步走上前,伸手拉住韩铭的手:“今儿看着比昨儿还要好。”

    韩铭被母亲拉住手,脸上的不自在一闪而过,抬头看一眼绘之,见她冲自己微微摇头,就不敢动了,低着头像个小媳妇似的。

    江氏笑着跟绘之道:“这孩子,从前皮猴子一样,现在娶了媳妇,倒是羞臊起来。”

    绘之没有回话,她不晓得自己该怎么回应,便只倒了一杯茶给江氏递过去。

    这便是她交际中的高妙之处了,她心里不喜欢江氏,言语上也说不出太多谄媚的话,但一点行动,却弥补了言语上的不足,江氏对她果然又满意了一分。

    江氏来了又走,临走匆匆跟绘之说:“你们俩有什么想吃的想玩的,只管打发人去外头卖,现在天冷,你们就不要出门了,免得受寒,若是外头的人买不到,使人跟我说,我来给你们找。”

    江氏回到自己屋里,对绘之那句淡淡的“是”,还有些介怀,自己在那里琢磨:“看她跟三郎的样子,也不像嫌弃三郎,三郎可从来是个挑眼的,再者石榴也说了,‘三爷跟三奶奶很要好’;那就是没听出自己话里的敲打?只是往日里看起来,也不像个太笨的,怎么就不知道这样经常见外男很不好呢?”

    一会儿又想:“是了,她在那边村里野生野长的,根本不知道女则女戒,听说还要放牛割草等等,想来也是见多了男人……,只是眼前事多,也只能慢慢教导了。”

    才想到这里,就听人说苏氏来了。

    江氏叹了口气,这是不想接待但要必须接待的人:“快请亲家进来。”

    苏氏进来,未语先笑:“哥儿一日好过一日,我在这里先给嫂子道喜了。”

    “他嫂子,你说这话就见外了不是,是我儿子,难不成不是你女婿?”

    两个人笑了一阵,苏氏才表明来意:“当日三郎出事,听说嫂子使人去了普松寺,如今是不是去还愿?”

    江氏一愣,目光闪动,过了会儿才道:“亏得你说,我近来事多,险些将这些都忘记了。”

    苏氏是想去普松寺求子的,但苏行言不会陪她,叫她花钱雇车,她也舍不得,因此才将主意打到了韩家。

    江氏倒是想去,可韩南天现在带兵在外头,她手头的事情实在太多,连儿子那里都只是一天去一回,略坐坐就回来。

    苏氏又道:“我知道嫂子忙,我闲着无事,要不我替嫂子跑一趟?”

    江氏念头一转,也想明白苏氏的意图,就笑道:“这可是瞌睡送来了枕头,好的不能再好了。”

    两个人这般说定,苏氏替江氏去普松山还愿,江氏这边出人出车送苏氏去。

    苏氏很高兴,觉得自己办成一件了不起的事,回去之后就跟苏行言说了。

    苏行言正好因为韩南天这次出兵没有带他,而有些不高兴,听了之后,皱眉沉吟,然后说道:“你听说了没有,回门那天,那小畜生竟然送信给范家。”

    “啊?送的啥信?”

    信的内容苏行言是不知道的,但这并不妨碍他生气,在屋里团团转着将绘之辱骂了一通,其中言语,不堪入耳。

    苏氏不敢说话了,直到苏行言发完火,才小心翼翼的问:“那你想怎么办?我去说说她?”

    “说她?”苏行言嗤笑一声:“人家现在是韩家三奶奶,你何德何能去教训她?正好你这次去普松寺,再往东走一二十里也就到了范家那边了,你去,骂范家那不要脸的俩老头老太一顿,叫他们死了心。没告他们拐骗我闺女就是网开一面了,竟然还好意思同她来往,要是我,早羞得一根绳子吊死了……”

    末了又嘱咐苏氏:“我说的这些话,你记得都骂给他们听。”

    苏氏不敢不应。

    石榴对绘之道:“亲家太太过来了,听说要替三爷去普松寺还愿。”

    绘之当苏家女儿,当的久了,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这两个人的。

    世间的许多事,写到书里,制定成律法,那都有理可循,然而有些人,他天生的不与你讲理。你会想,这怎么可能呢?可又怎么不可能呢?正所谓,无理赖三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