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八十五章忘记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被范公范婆评价“跳脱”的范成,其实哪里又是真的跳脱?

    他一大家子人,上次得的赏赐兴冲冲的给了家里,这次回来,爷娘便问:“这差事难道就没有赏钱了?”

    范成本想拿出钱来,听了这话,心里一怔,过了会儿才假装大咧咧的道:“要是人人办差都要赏钱,那还不把将军吃穷了啊?现在养兵就够费钱的了,上次那是将军高兴,才给了的。”

    他爷精明,怀疑道:“那按你说的,将军的小儿子都活了,将军可不更高兴?打发你跑这一趟,合盖再赏几个才是。”

    范成心里一堵,顿时想给自己一顿大嘴巴子。叫你吹天啦地,现在好了,爷娘根本就不信了。

    亏了他娘晓得儿子有“建功立业”的“万丈雄心”,自然,吹嘘的时候,也是有的,便喊了他爷:“行了,孩子辛苦一趟,你光盯着人家给赏钱算啥,去给他打二两酒,你爷俩好好喝一盅。”

    他爷嘟囔:“钱留他手里,指不定啥时候就花了,娶媳妇不要钱,还是养孙子不要钱?”

    虽然话是这么说,到底没有再说多,也是怕儿子跟自己离心。

    庄户人家,即便日子温馨,那温馨之下,一家人也是各有心思。

    便如范成所想:“若是人人都像我这般能干能挣,都交给家里,那我交了,也无所谓。可一家里,老的老,小的小,显见的能挣得就是我一个,那么将来我娶亲,也不会把家搞得倾家荡产,且我又不是不给,只是自己留一些,将来讨了媳妇,给她做个私房,买朵花戴戴,总不能我想买个花儿讨好讨好媳妇,还要从爷娘那里抠钱吧?”

    这般一想,越发的心安理得了起来。只是他还是晓得些人情世故,第二日一大早起来,估摸着范家吃了早饭,辞了家里人,就去了范家。

    却说绘之这边,交代了范成送信之后,才去了苏家。

    苏家是另一番景象,绘之一眼看过去,极其容易的发现当日聘礼中的许多物品,现在苏家已经用上了。

    不过苏家宅子小,再怎么布置,也显不出大气来,再者,这总是村里,比不得大城。

    绘之进门的时候,正好听到苏氏跟苏行言正在抱怨:“咱们这边就是离县城太远,要是去县城里头住,就得撇家舍业的。”

    说起来整个景县都被义军占领,在一些人心中,韩南天想霸占哪里的房子,也就是只是一句话的事。

    苏行言见了绘之,心里还怪她那天不驯,又见她一个人回来,身边连个丫头都没跟着,就更没了好脸色,勉强没有口出恶言罢了。

    他进了屋,苏氏总不能也跟着进屋,对绘之笑道:“你怎么自己来了,韩铭还好吗?你婆婆不是给了你一个丫头?”

    绘之不愿跟她打机锋,直接道:“丫头要照顾韩铭,没空过来,他们家准备了回门礼,你跟我去拿回来吧,我一个人拿不动。”

    苏氏一听有东西拿,顿时高兴,解下身上的围裙:“你自己多拿两趟也就是了。我这正准备给你下面条吃呢。”

    绘之转身道:“那走吧。”

    苏氏看了一眼屋里,见苏行言无话,就知道他的意思了,拍拍身上的尘土,跟着绘之从韩家的侧门进了韩铭的院子。

    江氏准备的回门礼很丰厚,苏氏见了眉开眼笑,对于绘之没有自己拿过去的不满也消失了,笑着道:“来一趟,正好看看三郎怎么样了?”

    她们说话,韩铭正伸长脖子往外看呢,苏氏这就进了隔间。

    韩铭看见绘之果真去而复返没有耽搁,脸上对着绘之露出个笑。

    苏氏看了正着,笑道:“可见是大好了,也是三郎福泽深厚。”说着上前,韩铭见状,脸上立即收了笑容,抱着被子往回缩。

    苏氏尴尬不已:“这孩子,不记得我啦?我是苏家伯娘,哦,不对,该叫岳母啦,哈哈。”

    绘之见状给韩铭解围:“天不早了,拿上东西先回去吧。”

    石榴见苏氏两手提着礼盒,还有一些却再也拿不了,就道:“苏太太要是不嫌弃,我这里倒是有个大篮筐能盛下。”

    苏氏忙道:“不嫌不嫌。”

    石榴果真找了个大篮筐过来,苏氏提上篮筐,也没顾上叫绘之,一个人就家去了。

    石榴看看留在韩家的绘之,满脸的错愕。

    绘之反倒笑了一下。

    家庭关系,是最不用讲理的关系。

    要是较真,她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果不其然,苏氏回了家,夫妻俩评论了一番礼物,这才说起绘之。

    苏氏道:“我去还篮子,顺便将她叫回来吧,总得在家吃一顿饭,才好。”

    苏行言目光闪动,慢吞吞的道:“你是长辈,这么三催四请的有什么意思?她不是不肯回来,那就不用回来了,我倒要看看,将来在韩家吃了亏,会不会哭。”

    苏氏就道:“真真儿爷俩一个脾气,父女哪有隔夜的仇,我看她这是大了,有些放不开而已。总之还是要慢慢来的,等韩铭好起来,女婿有了出息,也就好了。”

    苏行言冷笑数声:“呵,等他好了,才不好。”届时江氏说不定就将目光专注到绘之从许家逃跑的事情上头了。现在她对韩家有救命之恩,可这救命之恩能不能吃一辈子,也得看人经营。

    苏行言已经笃定绘之要在不久的将来吃一个大亏。

    绘之果然就留在了韩家,正如江氏所说早去早回。

    石榴去拿午饭,绘之便问韩铭:“你记得我娘吗?”

    韩铭往外看了一眼,迟疑的摇了摇头。

    绘之皱眉:“那你爹娘,你还记得吗?”

    韩铭又摇头。

    绘之:“爹娘都不记得了,你还记得谁啊?”

    韩铭这下欢快的笑了:“姐姐。”

    绘之:“……”

    次日中午,她收到范成送来的家信。

    范公的回信,言简意赅,书要继续读下去,字要好好写。还拿东晋的卫夫人跟西蜀名家李夫人做例子,两位夫人的夫君,一个姓李,一个姓郭,然而世人称呼,却不以夫姓冠之,是因为她们的成就卓著……

    委婉的劝慰绘之,虽然夫君有可能不如意,但自己也不要因此就郁郁不乐,咸淡终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