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八十四章种子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范家,绘之离开不过几日功夫,然而范公范婆老两口却生出度日如年之感。如范婆,以往每天哪一顿饭不要仔细的考虑了做什么吃头?可现在呢,她倚靠在灶台旁,饭也不想吃,菜也不想做。其实又何止是她,范公也同样好不到哪里去,先头还出去走动了一两回,到了今日,从清晨起来,直到中午,水也没喝一口。

    范成是顶着落日的最后一点余烬进了村的。

    晚归的村民有认出是他的,大声道:“这不是范成?”

    “你咋回来了?”

    “对了,你们那将军他儿子冲喜冲活了吗?”

    范成这一趟是领了差事,虽然是绘之支使,但将军后头见他,也交待了的,因此骑在马上,朝众人拱手:“成了,托大家伙的福,现在人已经大好,范家大姐也是将军家的三奶奶了。”

    众人一阵“唉哟”,只觉得这情节反转的厉害。

    先前那些暗暗嘲讽范家眼看着成了绝户的人,心里自是又多了几分计量。

    范成往前策马小跑了几步,扭身跟众人告辞:“身上带着差事,兄弟先走一步。”说完不待众人回应便飞快的跑了。

    范公听到砸门声,一边慢吞吞的起身,一边扬声道:“来了。”

    一开门却是被范成的笑脸吓了一跳。

    范成进门就跪下磕头:“大伯,给您道喜了。将军说了,路途遥远,姑爷又才好起来,现在还离不得姑奶奶,就让我替他们俩给您跟大娘多磕几个头。”说完就双手着地结结实实的磕起头来。

    范婆踉跄几步,从灶房里头跑出来,看一眼范成,然后眼巴巴的看着范公。

    范公的眉头渐渐拧起来,低低的咳嗽两声,按住范成:“行了,你来就是为了给我磕头?”

    范成忙直起身道:“是姑奶奶有信,让我给您老送回来。”

    “信呢?”

    “给您磕头了,难道不给个红封么?”范成耍宝。

    范公一巴掌拍他后背:“还不拿来?”

    范成耍宝失败,不敢再撩虎须,从怀里拿出绘之的信双手奉上。

    范公一把抄走了信:“行了,你走吧。”

    范成连忙爬起来,直起脖子伸着脑袋道:“那啥,姑奶奶说要我带着您老的回信回去。”

    “明天再来。”

    范成彻底熄灭了在范家蹭饭的心思,从背后的包袱里头拿出又冷又硬的窝窝啃了两口,嘀咕:“范树范民,你们要是来了,说不定就不羡慕我啦!”

    不过转念间想到包袱里头的银子,又高兴了起来,这可是将军赏赐的。要是这样的好事多来几次,没准他不用投军,以后也能攒个百八十两的,娶上媳妇,买上几亩地,提前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好日子喽!

    范婆扒着范公的胳膊:“真是闺女写的?”

    范公点头:“是。”

    范婆一听,伸手就把信截走了:“我看看。”

    “……嗯,这个字是爹,这个是娘,这我都认得……”范婆看到最后,见了“不孝女绘之敬上”,嘴唇微颤,眼泪又流了出来。

    范公叹了口气,从她手里抽回信纸:“还是我给你念。你给我倒杯水来喝。”

    范婆伸手摸了一把眼泪:“你一会儿就念完了,念完再喝。”

    闺女的来信,于两位老人来说,直如灵丹妙药,是起死回生的灵泉。

    范婆虽然如是说,却还是起身给范公倒了杯水。

    “……亲生父母,所思所虑,不过以后能从韩家获得多少好处,在他们看来,嫁女进韩家门,大概就如同商贾之家得到了一桩可以长长久久的做下去的买卖,是极其划算,且好处源源不断的……

    如儿者,若无先头经历,此时要么被韩家富贵迷住眼,要么被父母行为冷了心。而儿此时,心清目明,盖为阿爹阿娘数年悉心栽培的缘故。

    ……

    天下乱象早生,此番景县若举事不成,覆巢之下无完卵,若举事成,儿将来亦不能知造化何处,只盼着阿爹阿娘善自珍重,则儿心自有安处,重聚之日亦可期。

    又及,嫁人三日,穷极无聊,想着家里的许多菜种待过几日很可以洒种了,爹娘找出种子来,惠赐儿些罢?”

    一封信,既没有抱怨,又没有兴高采烈,有的只是淡淡的平铺直叙。

    范婆听前头的,理解上还有些困难,可最后的一句却是明明白白,范公念完就急乎乎的去找种子了。

    范公只来得及喊上一句:“喂,你先做点饭来吃,吃完我同你一块找啊!”

    见妻子没有回话,范公笑着摇了摇头,借着烛火又仔细的读起信来,可这次再读,便明白绘之那隐藏在字里行间的那些无法诉之言语的恐惧跟害怕。

    “孩子长大了,担忧父母老无所依啊!”他叹息道。

    因为害怕父母挂念担忧,所以尽量的将自己的生活描述的平静非常,其实范公何尝不知,绘之顶着一个童养媳,且外逃一次的名头嫁进门给人冲喜,要忍受他人眼光,要忍下别人的风言风语,何尝能够轻松度日?

    更何尝,一个孱弱的女婿,即便如今看着要好起来,可是真好还是假好,许要过上几年才能评价吧?

    思量间,范婆已经将盛着种子的篮筐找了出来。

    掀开篮筐盖,底下是分门别类的码的整整齐齐的油纸包,油纸包里头自然是种子了。

    这都是昔日绘之仔细整理出来的,此时二老看到,便如闺女仍旧在眼前,在灯下,拿着细毫,一点点的往油纸包上写字。

    “还真分吗?都给她带过去算了。”

    范婆摩挲着油纸包:“范成那么跳脱,看着可不靠谱,这种子都是攒了好些年才攒下这么多……”

    范公知道范婆这么说,其实是给自己找个借口,她不是舍不得种子,是舍不得闺女留下的这些念想,长吁了口气道:“罢了,还得劳驾我另外写一份给她,这可不是个小活,家里还有没有油纸了?还是……,要不先做饭吧?饿晕了,也写不得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