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八十三章出糗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你……”江氏开了个头,却不知话怎么说下去。

    说“你娘没教你,跟长辈说话要以恭顺为主么?”但话没出口呢,想起绘之她娘苏氏的确好像也没机会来教绘之,只好皱着眉叹了口气。

    绘之看了眼江氏:“夫人叫我来,不知有何事?”她还要回去写信。因为是打算安抚范公范婆,所以这封信的措辞要好好考虑才行。

    江氏自己跟自己说,这才嫁进来,要教导,那也得慢慢来,一口气吃不成个胖子,说服了自己,才对绘之道:“今儿你回门,三郎没法陪你,你爹娘那里知道他的情况,想来不会苛责的,我也准备好了回门礼,你早去早回。”

    绘之点头:“是。”

    江氏这才放她回去。

    等回了韩铭的小院子,石榴竟然等在外头,见了她如释重负,上前解释:“三爷一直在等着您。”

    石榴在屋里,实在扛不住韩铭的眼神,只好挪到门口,既能看到绘之回来,又能掌握韩铭的动向……

    绘之一看她的姿势,就明白了,脸上不由带了一点笑:“你去夫人那里,就说照顾三爷的丫头不见人影,请他们再打发个丫头来。”

    石榴脸上一白,她虽然觉得那丫头有点过了,可要是按照绘之的话,那丫头可就回不来了。

    绘之也没勉强:“要是你觉得自己能跟我一起照顾好三爷,那就不用再要人了,等陈力回来,让他给你跑腿好了。”

    屋里韩铭听到她声音却不见她进屋,焦急:“姐姐!”

    石榴忙道:“那就听三奶奶的,奴婢多干活不要紧。”

    这一句回答,绘之便听出石榴也是个不爱交际的性子,点头道:“随你。”说着拾步进了屋。

    韩铭见了她,脸上的表情一松,露出个傻笑,既没有朝她发火,也没有哭诉委屈。

    绘之问石榴:“喝过水了没有?”

    “没有,奴婢问了,三爷不要。”

    绘之便问:“喝水吗?”

    韩铭连忙重重点头。

    石榴:“……”

    绘之接着又道:“对了,你去问问夫人那边,看大夫有没有开药啊?记得不是写了药方?”说着喂韩铭喝了两口水。

    过了半天,石榴那边却没有答应,她歪过头去看,韩铭从她身侧也看向石榴。

    石榴:“哦!啊?”

    对于石榴的走神,绘之倒是没多在意,只是挥手道:“你去吧。”

    她正好趁空写好信。

    写信就在韩铭的屋里写,没离开他的视线,她磨好墨,先写了信封,然后斟酌着把来到东埔村的情况都写,当然是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说的。

    写完了一张,就晾到一旁,很快就写了四五页信纸,折起来得厚厚的一摞了,这才罢手。

    不料才放下笔,就闻到空气中一股淡淡的骚气味道,她抬头四顾,鼻子嗅了嗅,还没发现怎么回事,却突然看到韩铭的脸红了,耳朵红的尤其厉害,简直就像要滴血。

    绘之一愣。

    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站起来往韩铭那边走。

    谁知一向是喜欢她靠近的韩铭,这次却破天荒的退缩了,双手压着被子。

    ……

    良久,绘之开口:“以后想要解手,就告诉我一声,你喊我,我能听见。”

    韩铭垂着头,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不,已经哭了出来,一滴泪就挂在他的鼻子尖上,要掉不掉。

    绘之弯腰,把被子掀开,将他打横抱起来。

    韩铭一惊,连忙伸手抓她的衣襟。

    绘之任由他抓着,把他放到床尾,然后把尿湿的被褥卷了起来搁到一旁,又从一旁的箱笼里头拿出一床新褥子铺上。

    韩铭这次没用她抱,自己爬了回去。

    绘之:“……你自己脱了裤子。”

    韩铭已经钻进了被窝,闻言窸窸窣窣的在被子底下忙活一通,而后用脚蹬出一条湿乎乎的裤子。

    绘之将裤子拿起来,跟刚才换下来的褥子放到一块,心道就当提前为伺候爹娘攒点经验了。

    石榴去而复返:“三奶奶,说大夫说了,要是三爷能吃进饭去,就先不用喝药了。方子开了,但并没有去抓药。”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大喜的日子,抓药也不吉利。

    绘之道:“知道了。”

    石榴看见搁在一旁的被褥跟裤子,这次没用绘之说话:“这是三爷换下来的?我先拿出去了。”

    绘之看一眼正背对她们俩的韩铭,轻声道:“去吧。”

    石榴虽然是丫头,但拆洗被褥的活计竟然不用她做。

    绘之坐在窗口旁,查看信纸晾干的程度,听到石榴跟一个婆子说话。

    婆子的声音带了笑:“……三爷这是憋了多长时间啊,这么大一泡尿……”

    绘之噗嗤一声,忍不住往韩铭那边一瞧,韩铭也正偷偷看她呢,两个人一对眼,他立即又缩回去了。

    偏石榴还体贴的给韩铭找理由:“人醒了,能吃东西能喝水,可不就尿的多了么……”

    婆子道:“说的也是,哎呀,这样晾晒看样子不中用啊,拆了洗吧。”

    绘之见韩铭的耳朵一动一动的,就怀疑他也能听见。

    这一打岔,陈力也将范成找了来,同他们一起的,还有其他两个范家村的族人。

    到了门口,陈力只让范成进去:“三爷只叫范成,没有三爷发话,你们不能进。”他这会儿也机灵了一点,知道拿韩铭的名头吓唬人。

    陈力带着范成进了院门,在院子中间站住:“三爷,三奶奶,范成来了。”

    绘之把信纸折好装进信封,一时寻不到浆糊,便没有给信封口,而是只在封口处落笔写了个“范”字。

    范成一直低着头,没敢四处张望。

    绘之把信交给他,然后交代:“你送了信过去,若是范公问起,就说我一切都好,另外,务必要把他的回信带给我,明白吗?”

    范成立即道:“是。”

    等他出了门,同他一起的范民,范树便围着他问:“三爷找你啥事,你有了好事,可不能独吞哈。”

    范成道:“是叫我回去送信给范公呢。”

    三个人推推囔囔的往外走。

    王树跟他们走了个对面,看见范成,笑道:“范成,将军找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