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八十二章写信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别人的新婚是怎么样的,绘之不大清楚,但她自己跟韩铭的相处,竟然奇异的十分和谐。

    当然,这其中也有几分韩铭孱弱异常的缘故,他本身不会给绘之造成威胁,绘之也逐渐的安定下来。

    喂了饭后,韩铭没等她说话就主动闭上眼睛。

    绘之放下碗,见那丫头已经兜头又倒下,也没再叫她,只是移走了烛火,让韩铭睡的好一点。

    翌日是回门日。

    绘之起的早,在江氏的院子门口堵到了韩南天。

    韩南天见她,笑道:“你照顾三郎辛苦了,不用过来请安。”

    绘之对这些“长辈们”的自以为是已经有深刻的了解,当时不做过多解释,只道:“我要托人捎一封信去索县。”其实要是韩南天放行,她亲自回去一趟才好,可目前看来,这个愿望实现不了。

    韩南天一想顿时明白绘之过来的用意,他想了一下道:“等三郎过些日子好了,让他陪你一起回去也不是不行。”

    绘之没有理会他抛出的这个诱惑,重复道:“我需要一个送信的人,范成就可以。”范成就是从索县范氏族中过来投军的族人,他的弟弟是范公的学生,有这层关系,绘之对他还是相对信任的,并且,她也需要得到范公的回信,否则她没法安心。

    韩铭眼看好了起来,韩南天放下心病,转头就思索起接下来义军的行事,他必须尽快再占领一县,然后鼓励春耕,否则他明年夏天就要连一天两顿饭都养不起这些兵了,绘之过来之前,他起的早,也是为了去跟心腹商议兵事,对于绘之的这点要求没有过多的为难,就答应了:“陈力是跟着三郎的人,等会儿你叫他去替你找范成送信好了。”

    绘之接连好几个夜里没有睡好,此时听到韩南天答应了,心里才是真正的松一口气,但叫她跟韩南天说道谢的话,她暂时也说不出来,只行了个礼,然后就离开了。

    韩铭今日醒来的也早,绘之回去,他正睁着眼到处找她,看见她了,眼中立即带上笑意。

    绘之心情好,不由也回了个笑容。

    石榴提了早饭过来,绘之跟她说:“你去找陈力过来,韩……将军说陈力是跟着三爷的人。”

    石榴没说话,反倒是伺候韩铭的丫头蹙眉阻拦:“三奶奶,陈力是外男,您这样见他恐怕不大好。”

    绘之冷冷看她,正要拿韩南天的话堵她,谁知韩铭伸手指着那丫头道:“你走,不要你!”

    这是他明确的表示对人的喜好,绘之不由大吃一惊,扭头去看他,谁知韩铭却看着石榴:“去,叫陈力!”

    石榴愣了一下才回神,连忙道:“是”,说着转身就去找人了。

    她一走,那丫头看了一眼绘之,哭哭啼啼的也跟着跑了。

    石榴找陈力很好找,陈力虽然没本事,但谁叫他有个厉害爹呢,自从韩南天发话允许陈力跟着韩铭,陈力便几乎成了闲人一个,每日里头在韩家的倒座房里好吃好睡,众人羡慕之余,也不禁觉得他实在是浪费了向上爬的好机会——毕竟三公子病弱,年纪也不大,跟着三公子能有什么大出息?

    陈力一听石榴说三爷跟三奶奶找,立即跟着过来了。

    绘之在房里找了一圈,也没发现笔墨纸砚,见石榴回来,便要求她:“我要写信,你帮我准备笔墨跟纸张。”

    陈力正躬身给韩铭问好:“三爷,您身体大好了。”

    虽然谄媚,但因为脸长得好看,倒是不叫人太过讨厌。

    石榴出去找文房四宝,屋里韩铭看看陈力,再看看绘之,结果就是陈力也跟着瞧绘之。

    绘之直接道:“你去找范成过来,他是索县来的。”

    陈力觉得这个任务艰巨,看向韩铭。

    韩铭忙道:“听姐姐的。”

    陈力差点哭了,小心翼翼的道:“三奶奶,小的不认识范成。”

    绘之没想到他这么不顶用,只好提示:“你可以问问韩将军身边的人,再就是在义军中打听打听索县来的人,不就能够找到了吗?”

    石榴兴冲冲的拿了纸笔跟墨条过来:“三奶奶,我拿回来了。”她没想到三奶奶竟然识字,心情还有点小激荡。

    绘之看了一眼,而后问:“有砚台吗?没有的话,给我一只小碟子也成。”

    石榴:“啊?哦!”脸一红,她根本没想到还要砚台,主要是她认识的女人,就没有会写字的,恍惚听说将军的妾室李牡丹会写,但也没见过。

    石榴红着脸又跑了出去。

    绘之刚将纸笔放在靠窗的凭几上,外头来了个婆子:“三奶奶在吗?夫人叫你过去。”

    “知道了,一会儿就去。”绘之扬声答。

    韩铭一听,立即喊:“姐姐,不走。”

    绘之看他一眼,心道说你傻吧,不大傻,说不傻吧,也看不出精明样来……

    “我现在不走,等石榴回来,她守着你,我再去看看。”说实话,她怀疑刚才那丫头又去告状了。

    石榴拿回砚台,绘之道:“夫人叫我,我出去一趟,你守着三爷吧,喂水喂饭,都少量些。”

    石榴还没担心,韩铭先害怕起来:“姐姐。”

    绘之看他一眼:“要不你躺下睡一会儿?”

    韩铭不肯,固执道:“姐姐快点回来。”

    绘之点头:“无事我就回来。”

    江氏找绘之,一个是因为丫头告状,另一个原因则是今日回门,但她没想到绘之足足让她等了两刻钟,时间上耽误不起了,她也没晾着人,叫进来就批评:“怎么回事,这么慢?”

    绘之毫不忸怩,大大方方的说道:“石榴出去了一趟,屋里没有人守着,我等石榴回来,才过来的。”

    江氏一噎:“听说你把三郎的丫头赶走了?”

    绘之既没有动怒,也没有觉得委屈,就事论事道:“我没有赶她,是三爷赶的,当时石榴也在。”

    江氏教训绘之,也不想给她太多难堪,因此那丫头是不在场的,不过她说了两句,绘之都有话回,这就叫她心塞不已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