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八十一章相处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江氏下了逐客令,李牡丹却犹自不死心,对绘之道:“三奶奶得了空,就去我那里做做。”

    绘之已经看出这韩家的主母跟妾室之间暗藏的机锋,不过她不打算掺和,只对着李牡丹轻轻点了点头。

    李牡丹见她目光里头没有嫌弃厌恶,脸上就露出感激来,这才心满意足的扶着丫头的手离开了。

    李牡丹满意了,江氏便有些不满:“她是妾室,你是主子,以后还是少来往的好,也免得带累了三郎的名声。”声音虽然细细柔柔的,但绘之自然也能听出其中的苛责。

    江氏越是如此,绘之越是厌烦,越发的觉得自己当初不嫁人的决定是正确的,试想若是一辈子留在范公范婆身边,他们俩是绝不会像江氏一样对她这么阴晴不定的。

    江氏没听到她回答,不满的看过来,却见绘之正在低头给韩铭喂粥,这才不说话了。

    不过她也没等韩铭吃完粥就有事离开了,绘之松了一口气,把碗给了那丫头,又对韩铭说:“不能再吃了。”

    韩铭刚醒,对她的依赖简直犹如雏鸟睁开眼看到母鸟一样,绘之说话,自是无有不听。

    江氏不在,下剩的时间都是他们的了,绘之也不好去睡觉,对韩铭道:“我给你剪剪指甲吧。”

    韩铭一听,连忙把手缩回被窝。

    石榴在旁边笑,绘之便叫她去拿剪刀,而后扭头对韩铭保证:“不剪到你的肉。”

    韩铭虽然瑟缩畏惧,但绘之去拉他的手指,他还是乖乖的被拉了出来,绘之便借着日光低头给他剪了起来。

    范公范婆的指甲她也剪过,不过他们年纪大了,指甲又硬又厚,不像韩铭,因为久卧,指甲显得苍白薄弱。

    石榴见了,便推着韩铭的丫头出去到了外头。

    那丫头还不愿意,绘之听到她跟石榴抱怨:“抢我们下人的活计。”

    绘之看了韩铭一眼,见他的目光畏畏缩缩的盯紧了剪刀,不由一笑。

    很快就剪完了手指甲,她又看向他被子里头的双脚。

    韩铭还是怕,在她的注视之下,往墙根慢慢的挪动,绘之沉郁的心情被他逗笑,说道:“刚才没有剪到你的手吧?”

    其实她觉得韩铭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现在整个韩家就包括苏家来说,韩南天之流,她是一点都不想讨好的,那么要想生活过的去,不去谄媚这些成年人,就剩下最后一条路可以走,那便是跟韩铭处好关系。

    幸运的是韩铭现在看起来还不算难相处,绘之当然不会再存心欺负他。

    她站着不动,韩铭拿不准是不是因为自己退缩,所以惹她生气,想了想竟然又慢慢的将腿挪了出来。

    他身上气力不大,这一动弹,额头竟然出了汗。

    绘之拿了枕头旁的帕子给他擦,而后才去掀他的被子。

    他脸都瘦没了肉,被子底下的身躯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绘之忍不住自言自语:“你这是躺了多久啊?”简直就是瘦的没有了人样。

    帮他脱了袜子,脚趾甲也有点长了,趾甲尖端又细又尖,她以为他只是病的久了才这样,只笑道:“这趾甲怎么像老鼠的指甲啊?”

    本是顽笑的一句话,谁知韩铭一听立即抽回脚去,要不是绘之还没动剪刀,这一下子非得见血,绘之扭头责备:“别乱动,看剪刀不长眼。”

    韩铭道:“不,不剪了。”

    “不剪的话,万一把袜子戳破怎么办?还有啊,要是走路不小心戗一下,那可是老疼老疼了。”

    绘之说完一愣,自己从来也不是个多话的,现在韩铭的话少,自己反倒在他面前话多起来……

    韩铭将她的话听了进去,还认真想了想,才又结巴道:“听,听姐姐的。”

    绘之对他的态度满意,不由的就心生好感,给他剪了脚趾甲,又帮着穿上袜子,跟韩铭说话:“你困了吗?要睡一会儿吗?”

    韩铭怕剪刀剪到自己,刚才一直紧绷着精神,此时有逃过一劫的庆幸,精神也放松下来,但心里稀罕跟绘之相处的机会,只不肯睡,伸手拉着绘之的手。

    绘之想了想道:“你躺了很久了,要不我给你揉揉腿吧,总不能以后都躺在床上,略养养也还是要下地走路才行。”

    韩铭脸上又露出畏惧,绘之这下真好奇了,歪头问他:“你怕甚么?”

    韩铭不答,只用力攥紧了她的手指,不过他的力气用到最大顶多也就跟婴儿一般,绘之没有烦,耐心比前一天好了十倍:“不用怕,咱们慢慢来。”

    韩南天跟江氏商议回门礼,问起韩铭跟绘之:“两个人怎么样?”听江氏说绘之给韩铭剪指甲揉腿,脸上露出惊异不信:“这可……”

    江氏道:“女人嫁了人,自然要痛心相公,这有什么奇怪的?”她早年还给他洗脚来着。

    韩南天笑着摆手:“算了,再仔细看几日。”当初绘之跟范家人的表现,是并不想嫁过来的。他不至于连是虚情假意还是真心实意都分不清楚。

    这天夜里,韩铭果然又饿,这次喊“姐姐”的声音略大,不过那丫头照旧睡的很熟,也就绘之,耳朵好使,迷蒙着眼爬将起来。

    有那丫头告状一次,这回她也不体贴了,直接把丫头摇起来,叫她去要食水。

    丫头睡的沉了,嘀嘀咕咕的将自己的不满都露了出来:“白天不让公子吃饱,夜里又折腾人。”

    绘之充耳不闻,倒了温水喂韩铭漱口,然后又给他喂了几口水。

    不想韩铭喝了水,竟然自己慢慢的坐了起来。

    他躺着跟斜靠在枕头上还不显,这一坐起来,那身体的单薄简直叫人看不下去。

    绘之忍不住道:“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韩铭脸略红:“不,不知道。”说着话,却忍不住伸手去拉她的手。

    丫头冷冷哈哈的从灶房那边提了粥来,进门就见这俩人手拉着手四目相顾,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早就把白日里头告状跟表忠心的事给忘到脑后,此时只剩下满心的埋怨。

    绘之没理会她,抽回自己的手:“我洗洗手喂你吃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