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八十章姨娘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以绘之的年纪跟经历来讲,她要是心中半点城府也没有,那么坟头上的草早就长得老高了吧?

    其实这世间最纯粹的感情有么?有,父母对出生的婴幼儿,或者陷入热恋不顾一切的青年男女。

    但是再纯粹的感情,经历一段时间之后,也会有所变化。就像世上很多事情,开头是美妙的,可结局往往并不美好。有个简单的例子,这世间大部分的父母,如果仅有这一个孩子,在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就可以奉献生命给孩子的,可当父母年老了,孩子能同样价值的回报父母对他的那种感情吗?如果能的话,世界上应该少很多空巢老人了吧?同理,父母如果发现孩子对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爱跟在乎,父母会伤心,情感也会跟着变化,许多老人把遗产留给照顾他的保姆,这是不是侧面也反映了子女的不孝呢?

    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说,绘之的感情其实也很复杂,不说韩家,就是在范公家里,她也只是偶尔才会闪露出而她这个年纪应有的天真跟憨傻,而要是她一直保持这种天真,而不够努力,不够勤快,范公范婆也不会把她稀罕到那种地步。

    要是她一直懒懒散散,不学无术,成了一个完全的啃老族,那么即便是亲生子女,到了该为家庭出力的年纪而无所为的话,长辈们也不会太过喜欢了。

    有人会说这跟城府无关,可即便升斗小民,没有一点算计,也不会把日子过得好。民间有句俗语,“有财不外露,得意不猖狂”,这说的是素质,其实也是城府。

    绘之同样也明白,若是仅凭着她冲喜将韩铭冲好了的这个身份,就在韩家拿乔作势,耀武扬威,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她可以不在乎韩南天跟江氏,但不能由着外人在他们面前把自己贬低的一文不值,那对她的生存不利。

    所以在说那丫头没有听到韩铭的叫喊的时候,她是很自然,就像毫无心机一样的叙说了。

    只不过那丫头倒是比她料的懂得更多,听了这话立即跪下磕头:“夫人,公子这些日子都是奴奴照顾的,从前夜里也没有叫过人……”

    江氏含笑看了绘之一眼:“我晓得你忠心,你起立吧,没得吓到你三奶奶。”

    绘之垂下眼帘,便不再说话。

    韩铭却恰好醒来。

    江氏看到他,脸上的笑意更大更多,简直炫目:“睡了这么久,饿了吧?”

    韩铭睁开眼先寻绘之,看见绘之,目光就再也收不回来。

    江氏固然高兴,此时见儿子醒了却不理会自己,到底也有点酸了:“你放心,以后啊,绘之就是你媳妇了,她会陪着你的,你也会好起来的。”

    韩铭却冲着绘之道:“姐姐,我渴。”

    丫头已经从地上爬起来,忙不迭的去倒水。

    丫头拿了水来,也不给江氏,就自己亲自去喂,谁知这番殷勤,却是抛给了瞎子,韩铭只管看着绘之,可怜兮兮的道:“姐姐。”

    见丫头吃瘪,一面觉得解气,另一面又觉得不耐烦,不过江氏在场,她还是沉下性子,对丫头伸手道:“我来吧。”

    江氏是见过她昨天给韩铭喂水的,这一联想,顿时对绘之说的话先信服了七八分——若是绘之对韩铭不好,韩铭也不会就认定了绘之,再者,绘之也算韩铭的救命恩人,那都是天生的缘分,是拆也拆不掉的。

    丫头告了黑状却没得到好处不说,还被韩铭无视,脸上火辣辣的,把杯子塞给绘之,身体先往后缩了。

    她犯到绘之头上,绘之自是不会客气,但若让绘之主动给她找麻烦,那不是为难她了,是在为难绘之自己。

    不是绘之脾气好,是心境不同,懒得将自己的格局也弄小了。

    韩铭这次醒了,力气比先前又多了些,绘之一靠近,他脸上就露出个笑,虽然很浅,但看着真是又可怜又可爱。

    江氏心里道:“这真是前世的冤家,哎,兜兜转转的,早知道如此,还不如一开始就定下绘之。”虽说在心里醋意儿子对才进门的儿媳妇青眼不已,但她身为主母,要忙的事情也是太多,并不能完全的定下心来照顾,现在有绘之在侧,也算是利大于弊了。

    才这样想着,就听外头有声音传来。

    “妾身听说三公子醒了,特意熬了细粥过来,也问过大夫,此时喝这个是应症的。”

    不一会儿,就有丫头过来禀报:“夫人,三爷,三奶奶,李姨娘过来请安了。”

    绘之眨了下眼,这个李姨娘应当不是韩铭的妾室,那么就是韩南天的妾了,不过,认亲的时候,却是没有见过。

    既然是韩南天的妾室,现在来韩铭的住处,说请安就有些太过做小伏低了,当然,这也是丫头们故意踩她的缘故。

    江氏拿帕子细细的帮韩铭擦了擦唇角,这才道:“既然来了,就请进来吧。”

    绘之听到外头一个低低的声音:“姨娘当心肚子。”

    等人进来,她抬头看了一眼,这才明白为何有人说当心肚子了,因为这就是那天那个怀孕还过来看她的孕妇。

    李牡丹进门就给江氏请安:“见过夫人。”扶着肚子蹲了蹲身,而后又作势要给韩铭跟绘之行礼。

    绘之没有妄动,而是看了江氏一眼。

    江氏道:“你既然伺候将军,就不用给他们行礼了。再说,三奶奶也不认得你。”说着跟绘之介绍:“这是你公公的一房妾室,姓李。”

    绘之没有回应,因为韩铭正握住她的一根手指:“饿。”

    李牡丹忙从丫头手里拿过食盒放到桌上,亲自拿着细柄勺子舀了一碗粥端了过来,江氏接了,这才道:“行了,你大着肚子呢,回去歇着吧。”

    李牡丹似乎还有些局促:“三爷有此一劫,都是妾身的缘故,妾身想着,夫人平日里事务多,三奶奶又新来,不知家里的规矩,妾身愿意过来帮衬一二。”

    江氏吹了吹粥碗上的热气,淡淡道:“这倒是不必了,三奶奶聪慧,一点就通。再者我早就说了,只要三郎平安了,我也不与你为难,你就好生待着,把孩子生下来是正经。”

    李牡丹还要再说,江氏却不耐烦听,直接对丫头们道:“扶着李姨娘回去歇着,以后若是再任由姨娘任性做活,我饶不了你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