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七十九章反咬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有些人生活在暗处,但只要见到一点点阳光,他便能长得极好。

    绘之曾无数次庆幸,自己在极度渴望关怀的年纪里头碰上了范公范婆。范公常说是她救了他,其实,是范公跟范婆拯救了她的情感,让她的情感世界平稳的运行了五六年,并且,他们给她受教育的机会,教给她为人处世的窍门,如果这还不够,那么范婆的关心跟呵护,范公的风趣与豁达也足够慰藉她了。

    因此回到苏家,嫁到韩家的绘之,心里有怨愤,但那怨愤没有压盖过心底的善意。

    可善意归善意,要是韩铭这小鬼借此而有恃无恐,那么她还是极为讨厌他的。

    喂了韩铭大半杯子并不美味的点心粥,她小声瞪他:“快睡吧。”

    谁知韩铭吃了东西,竟然积蓄了力气,手一下子抓住她的。

    绘之不习惯被人这样抓手,脸色一变,立即甩开。

    韩铭竟然也没生气,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姐姐,陪我。”

    绘之心里在“滚犊子”跟“去你娘的蛋”中间徘徊一阵,最后翻了个白眼:“闭嘴,睡觉。”

    这次声音大点,底下熟睡的丫头吧唧了一下嘴翻了个身。

    韩铭虽然被训斥了,却真的挺好的闭上眼,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他呼吸重新变平缓,绘之本来严肃的脸,也带了一点笑,遂走回去睡了。

    这一觉终于到了天色发灰,绘之起身后,估摸了一下,觉得时辰大概在卯时前后,以前在范家,这时候她会去看看牛,给牛添些细料,然后再烧水做饭,吃过早饭,上午读书写字,下午则自由的选择,农忙的时候待在地里多些,农闲了,要么照料照料自己种的野菜,要么去织布或者放牛,总是每天都过的充实,而不像现在,烦躁的背后是巨大的空虚,这里不是她家,她踩在地上,只觉得无处下脚。

    屋里有清水,她便洗手洗脸,而后收拾整理了一下床铺。石榴起了个大早过来,结果发现新奶奶不仅洗漱完,还把她的活计也都做完了,她忙道:“三奶奶以后这些活放着我来做。”

    绘之知道这些人说不定会在背后将她的一言一行告诉韩南天夫妇,因此谨言慎行,没有多说,只从石榴拿过来的梳妆盒里取了面脂搓手,石榴又看她的脸,见果然红血点消了大半,松一口气笑道:“奶奶要不您还用脂粉遮遮,今日要认亲。”

    绘之点了点头,由着她给自己扑了一层薄粉。

    这一番动作下来,外头的人声渐渐变大变多,绘之今日要再见韩南天,心里不由揣摩他的态度,一点点的计较着,总要给范公范婆报一声平安才行。

    至于范公范婆的担心,除开担忧她受委屈之外,恐怕还惦记着韩铭的情况,怕自己因此成了寡妇,要是知道韩铭虽然孱弱,但生命到底延续下去,应该也能欣慰些。

    绘之琢磨着如果给范公送信,心不在焉的吃了早饭,隔壁的韩铭还没有醒,伺候他的丫头倒是起来了,地上的被褥也收拾走了。

    石榴提了食盒出门,绘之也出来,伺候韩铭的丫头正在给他擦手,绘之见韩铭皱眉缩手,很明显是想继续睡,便道:“他夜里喝了水,吃了一回东西,这会儿让他睡好了。”

    丫头咬了一下唇,看了绘之一眼,却没反驳。

    石榴再回来,就道:“三奶奶,到了时辰认亲了。”

    不同于苏家的根基浅薄,韩家一支繁衍则人丁兴旺,绘之一进门,几乎就聚焦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身上还是昨天的嫁衣,头发挽在脑后,只是插了一只金钗用以固定,用物虽简单,整个人却不用陪衬便能叫人一眼看出她身上的年轻跟活力。

    坐在角落里头的两个妇人小声咬耳朵:“还真看不出,竟有那样的经历。”

    另一个道:“听说三郎已经醒了,就是不知这跑过一回的人,以后还会不会再跑,若是再跑,那可就丢人了。”

    她们俩本来坐的远,这么说话,是自认没有人能够听到,谁知绘之的耳力好,众人的交头接耳中,听了这么一段,她便晓得自己的经历被众人知道了。

    这其实也好猜测,她在苏家待了快十年,东埔村的人又不是看不到,后来离家,估计就被众人看在眼里,再听苏氏的口气,她去中许村找自己,也没瞒着人,韩家更是大张旗鼓的去了索县,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苏行言要跟韩南天攀亲,就不会放着不捅破这层关系,只要他一往外说,众人哪里还有不清楚的呢?

    有那憨厚的,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大部分人肯定要私下里头议论一番。

    这些事都不是她目前能够左右的,她想通了,也就不再理会,脸色淡然的照着一个自称嫂子的妇人指点,给韩南天夫妇敬茶。

    大庭广众之下,两口子都非常给面子,没有多说。韩南天送的是个红封,江氏则送了一整套的首饰。

    江氏还说了一句:“以后老三交给你,我也能放心了。”

    绘之做不出羞涩的表情,就微微垂了头。

    一直到了巳中,这场认亲才结束,石榴手上的托盘里头摆满了亲戚们送的东西,她挺紧张,出了门对绘之道:“奶奶,我害怕自己记不住这些都是谁送的,要先拿回去记记。”

    绘之没打算心平气和的一直在韩家到老死,对韩家的人事自然都不感兴趣,但也不想为难石榴,就说道:“你去吧。我自己回去。”

    其实也不过前后脚的功夫,她进了门,守着韩铭的丫头不知怎么又看了她一眼,而后端着水盆出去了,再回来,却是跟在江氏后头。

    江氏的脸色很不好,看了韩铭,见儿子没醒,就叫了绘之过去:“听丫头说你夜里给韩铭喂饭了,我自是放心,不过韩铭身体还很虚弱,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都是大夫说了算,以后可不能再自作主张了。”

    绘之这才晓得刚才那丫头出去,竟然是将自己卖了,圣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更何况她又不打算当圣人,于是便随意道:“我是听到他喊饿喊渴,又没有人照料,这才喂他的。”

    昨天夜里没叫醒那丫头,本是体贴她的不容易,不成想,这才没几个时辰,她便被反咬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