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七十八章喂食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发觉造成自己深陷困境的罪魁祸首孱弱的不像人样,绘之亦有些无措。

    她看了一眼韩铭,又张望了一下外头,这次真没人守着他们了,她便出去去看外间桌上的东西。

    韩铭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待看不见了,顿时着急,惶惶要喊姐姐,绘之行动迅速没有犹豫,很快回来,韩铭这才没有喊出口。

    他看着绘之拿了点心进来,眨了下眼,绘之却没有看他,而是自己吃了起来。

    绘之吃的不慢,吃几口点心就喝一口水,她这一天受人摆布,又累又饿。

    只是屋里的气氛却渐渐怪异起来。

    韩铭见她吃的香,本来就饿的难受的肚腹顿时更饿了,不停的咽着口水,偏他又没有志气不看,于是更加痛苦。

    绘之腹中有了几块点心垫底,终于定了定心神,转头看向韩铭:“你要吃吗?”

    韩铭这次乖了:“吃。”

    绘之没有为难他,但也没打算自己动手喂他吃饭,而是道:“那你等着我去叫人。”

    韩铭脸上显出一抹焦急:“不走。”

    绘之心里嘲讽一笑,这里从现在开始就是她的笼子,她能走到哪里去?只恐怕走到哪里也会被捉回来吧?!

    这次她无视韩铭的叫声,直接走到门口去看外头的人,正好江氏也带着人过来了。

    江氏看到她还笑了一下:“外头冷,快回去坐着。”

    绘之看到她身后的婆子提着食盒,便没有继续说话,而是转身回去。

    等韩铭看到她,才停下叫声,当然,他那点儿力气,叫声还没有奶猫响亮,也就绘之能听到他一直喊“姐姐”而已。

    江氏看见韩铭睁开眼,脸上的笑容一下子盛放:“我的心肝,你终于醒了。”坐到床边,摩挲着韩铭的手掉眼泪。

    她身后的婆子道:“夫人,大夫说醒了就可以先喝点粥。”

    江氏忙道:“对,我险些忘了,快拿出来。”

    绘之一看屋里一下子又挤满人,便退回她刚进来坐着的地方。

    韩铭被人扶起来,眼光又不由的去找她。

    江氏顺着他的目光看见绘之,叫了身边一个婢女:“石榴你去伺候三奶奶洗漱用饭。”

    叫石榴的婢女蹲身应“是”。

    韩铭不见了绘之,眼中全是茫然,被江氏塞了几口温粥,有食物进肚子,不一会儿又昏睡了过去。

    江氏看到他比从前更平缓更绵长的呼吸,总算放下心来。

    绘之之前被人绞面,脸上的汗毛拔除,留下一脸红痕,本来有脂粉掩饰看不出来,等洗了脂粉,一张脸看着像要出血的样子。

    她没有特别在意,倒是石榴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把饭食送上之后,就寻了江氏去禀告去了。

    江氏听说了,松开韩铭的手,将他身上的被褥又往上提了提,这才去看绘之。

    她到底见识多了,见了绘之的样子也没大惊小怪,安抚道:“没事,这是绞面绞的狠了,吃了饭你先歇着,韩铭那边暂且不用你伺候,等睡一觉,明天就会好很多。”

    绘之别别扭扭的“嗯”了一声。

    虽然她当面表现的不大好,但江氏现在确实对她放心不少了。江氏所虑,不过是害怕绘之不肯好生伺候韩铭,再者就是绘之曾经做人家童养媳,且偷偷逃跑,名声有瑕。现在前者她是不太担心了,可后者还是横亘在她喉头的一根刺,因此对绘之只能有些面上的关怀。

    虽然这个时辰在范家还没有入睡,但绘之实在不愿意坐着与石榴大眼瞪小眼,就脱了鞋子,自己上了床,石榴过来帮忙放下帐子,而后过了一会儿才悄悄退出去。

    绘之并没有睡,而是在细细的想以后的打算。

    看韩南天跟苏氏的态度,只要韩铭好了,那么对她是有所优容的。

    可眼前的难处却不在韩家,而在苏家。

    绘之越是想认范家而不认苏家,苏行言跟苏氏就越不肯罢休,说不得还要去骚扰范家。

    以苏行言的往日行径来推测,这种可能性还很大。

    但叫绘之从此再不惦记范家,那也绝不可能。

    思来想去,眼前的突破口竟然还要应在韩家。

    能左右苏行言的,也就只有韩家了。

    外头的喜烛爆了个灯花,绘之也随之翻了个身。

    谁知竟然又听到了动静。

    是韩铭在喊她:“姐姐,姐姐。”声音很细很小。

    绘之拿被子捂住耳朵,谁知韩铭竟然锲而不舍:“姐姐……”声音竟然带了哭腔,渐渐变得嘶哑……

    绘之咬牙切齿,终于熬不住,愤愤的起身,却发现韩铭跟前,打地铺的丫头睡的很熟,竟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听见。

    跟打地铺的人相比,自己毕竟还是有一张床,绘之心里虽然不满的很,可终究还是没有叫醒丫头,而是自己走到韩铭跟前。

    韩铭身上还是没有力气,但头已经能够转动,看见绘之,先笑了一下。

    绘之皱了下眉头,轻声道:“快睡。”

    韩铭闭了下眼,又飞快的睁开:“喝水。”

    他的床前摆着一张小圆桌,上头放着倒壶,绘之用手一摸,壶身尚温,就倒了一杯水,然后喂他喝了。

    结果韩铭喝了水,又说饿。

    绘之烦了:“天明再吃,快睡。”

    韩铭忙点头,却又提条件:“姐姐,不走。”

    绘之神烦,偷偷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她虽然在对付韩铭上表现的十分恶劣,但毕竟心肠没有狠厉到她所想表现出来的那种地步,躺床上也不过才一刻钟,就被自己的良心拷问的受不住了,起身去给韩铭找吃的。

    外间的饭食都已经撤走了,只留下供奉在喜烛下头的几碟子点心。

    这个干咽难受,她万般不情愿,却仍旧送佛送到西的给他泡在了水杯里,然后轻轻的喂给他。

    昏暗的房间,最亮的便是韩铭的眼睛,他嘴里小口的喝着并不美味的点心粥,目光却痴汉一样盯着绘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