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七十七章目光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屋外的韩南天跟江氏都松了口气。

    两个人有志一同的没有出声,蹑手蹑脚的离开了这里。

    只是他们不知道,等他们走远了,绘之朝他们刚才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本来新房里头突然留下她跟韩铭就很奇怪了,这么久都不见一个人过来,即便绘之没有听见,略动动脑子也能想出这是一个坑。

    只是,她没有上当,或者说没有将自己心中的恶念付诸行动,并不是因为发觉了这个坑,而是源于范公范婆的教导。

    就像某个人避免了一次上当受骗,不是因为他发觉了骗子的诡计,而是因为他不贪念骗子给出的诱惑。

    或许韩家人在期待她有所行动,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正大光明的看不起她,惩治她,甚至归罪拿捏苏家。

    但她不是为了他们的想法,才做这些事。

    她如果一直呆在许家,那么今天被接回来,被强迫冲喜,她能做出什么事,她也说不准确,可她知道,那样的她,心中必定是了无牵挂且充满戾气的。

    不像现在,她觉得虽然目前处处是困境,但努力挣扎一番,还可期待将来。

    韩铭又叫了一声:“姐姐”。

    绘之回神,见他脸上有水滴,这才发觉,原来自己刚才竟然流了眼泪下来,而那眼泪滴到了韩铭的脸上。

    韩铭不能动,只眼光定定的看着她。

    绘之便也回视。

    她原本是快乐的,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便是范婆念叨,她不愿意嫁人,也其实并没有逼迫过的范绘之,可因为韩铭,她回到了苏绘之的身份。

    酒杯本来就极其小,一杯水根本不够韩铭喝的,也就寥寥的滋润了一下他的喉咙,还不能够流到肺腑。

    他嘴唇动了动,这次终于发出声音:“不要哭。”

    嗓音黯哑比老妪的声音还不如,然而里头却带了几分生气。

    绘之的眼泪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流下来,等她回神,立即又干了,睫毛微动,她将他放回床上,道:“我去叫大夫。”不同于刚才,这次是韩铭真的醒了,大夫过来,总要看看怎么照顾吧。

    韩铭似乎还有些愚钝糊涂,但见她起身要离开,连忙吐出一个字:“不。”气力比之前那句又大了些,可说的也很是吃力,倒叫绘之不忍离开了。

    她便转身看着他。

    韩铭见她不动了,眼中多了一抹欢快,目光只是盯着她,一转不转的样子。

    他这般,绘之心里叹气,忍不住腹诽,难不成我真的有这样的本事,说冲喜一下子就给人冲好了?这也太玄妙了吧,固然八字相合,能令人相处愉悦,可这种靠生辰八字救命的说法……,以后生病了,还用大夫吗?直接冲喜好了。就是不知道,成婚之后再生病,那要怎么办,难不成要休妻另娶?

    这么一想,觉得这个冲喜的主意对于世间男子来说,竟然是个极好的借口。不想跟媳妇过下去,生一场病,跟老婆和离了,再娶个自己欢喜的,这么一冲喜,果真好起来……

    绘之思维发散,等收回了,才发现韩铭竟然也盯着她看了那么久。

    她低头看见自己手里还拿着空了的酒杯,想起或许那一小杯水根本不够,就问道:“你还要喝吗?”

    韩铭:“嗯。”这次的声音很轻。

    绘之又在心里叹气,去了外间,干脆找了一只大杯子进来。

    她没有出去叫人。不仅是韩铭说不,还因为她其实很不喜欢外人那估量她的目光。

    韩铭一见她拿了一只更大的杯子,虽然还躺着,眼神却一下子更亮了,亮到绘之根本不敢多看——要知道,就在前一刻钟,她还想着了结了这小子呢。

    也因为他的眼神,她心里除了一点点的愧疚,还生出一丝丝的不满,就有意道:“不能多喝。”说着上前,重新将他托了起来。

    她刚才扶他,就知道他的孱弱不是装的,后背上可以说是皮包骨头了,这次再扶,手里又不免轻柔了两分。

    也是因为范婆最是怜贫惜老的缘故,绘之这么些年,对于弱者,总是自觉不自觉的就多出几分善意来。

    韩铭刚才目光还看她,这会儿见水杯就在嘴边,目光就全然盯着杯子了,那模样恨不能将杯子吞了。

    但绘之的话他也听明白了。

    所以绘之喂他一口,手下一动,他立即松开嘴。

    这一次,嘴唇多了些血色。

    不仅如此,肚子还咕咕叫了两声。

    绘之再稳重,目光也不由的落到锦被之上。

    被子厚重,反倒衬托的韩铭越发的孱弱不堪。

    “你……”转过弯来,她就知道目前的局势,韩铭活着比他死了,对她来说更好。更何况,他这么瘦弱,就是想欺负她,她也绝对能打的过他,她甚至有把握把他的脖子拧断。这不是吹牛,是她长久以来,做农活,放牛割草锻炼出来的力量。

    因此,她只是顿了一下,就接着开口:“想吃东西么?”

    谁知韩铭却道:“姐姐不要走。”

    绘之颇有些无语了,难不成看着她,就能将自己看饱了?很显然的,他这样,是急需大夫过来指导着养护的,要是单看她,即便冲喜冲活了,难保不会饿死啊!

    韩铭却不知道她内心乱七八糟的想法,只是定定的看着她。他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可以说只有嘴唇能略动动,眼珠能略转转,这就费了他全身的力气了。

    绘之便又喂了他喝了两口水,这次韩铭喝的多了些,一下子下去大半杯子。不知道是不是怕她嫌弃他喝多了,他喝完便又立即看向绘之,眼里比先前多了些怯意。

    这样的韩铭,绘之的记忆里头完全没有印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