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七十五章茫然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之后的一段时间,绘之则完全像成了喜婆们手里的傀儡,让拜就拜,让跪就跪,娶亲的红绸沉甸甸的,仿佛血一般压在她心头。

    直到她听到一声高亮的:“礼成!送入洞房!”

    绘之心底,咣当一声,如同受惊的小动物被人从一个笼子撵进了另一个笼子。

    只是,十岁的她被关到许家,十五岁的她嫁进了韩家。

    喜婆扶着她跨进门槛,安坐在炕上,从大红盖头下头,绘之看见有个穿了暗红锦裙的人站到她面前,随即盖头被那个人揭了开来。

    绘之微微抬头,看向来人。

    她在打量江氏的同时,江氏也在打量她,且是从身量到皮肤都挑剔了一番,最后勉强觉得还凑合,可转念一想,这逃出许家之后竟然过的比在许家还好,可见是个有心计的。

    江氏笑眯眯的拉着绘之的手:“绘之,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韩家婶婶。记得你小时最喜欢来我们家,那时候我就想,不如嫁到我们家,谁知兜兜转转,这么多年,竟然真的嫁了进来。”

    她在这里说话,隔间突然传来声音:“三公子咳嗽了!”

    江氏连忙松开手,三步变作两步的跑了过去。她一走,本来还在旁边的喜婆也兴冲冲的跟着走了。

    绘之顶着满头珠翠,扭头都不方便,便抬手摸索着自己摘首饰,首饰才摘了一半,江氏又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绘之心里一紧,怕她呵斥自己。

    谁知江氏像没看到她披头散发一般,一边小跑一边道:“绘之快来,你看韩铭醒了呢!”

    有个婆子的声音还在说话:“刚才新娘子坐到喜床上,三公子手指头就动弹了,刚才咳嗽一声,眼皮也动了……”

    饶是江氏自诩从容镇定,听到这样的好消息,也不免失态,她将绘之拉下了,再拉却没有拉动,扭头去看绘之。

    “我没有穿鞋。”绘之回看她。

    江氏“啊”了一声,一拍额头,自己给自己解围:“看我,都欢喜傻了,来,我帮……”

    有婆子早知机的跑过来,谄媚道:“夫人是长辈,怎么能劳动长辈给新奶奶穿鞋,还是我来我来。”

    江氏的尴尬也只一瞬,很快又被巨大的欢喜击中,扭身去吩咐人:“快去告诉老爷一声!再有把大夫请一个过来。”她吩咐的功夫,绘之不仅将头饰都拆完了,还把头发重新弄了一下,只穿着喜服倒是显得清爽。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去了隔间。

    隔间同样装饰的富丽堂皇,喜庆气氛浓郁,绘之打量了一眼,只觉心里烦躁不安。

    说不清的一种感觉,她知道自己目前并没有逃走的能力,所以也不打算折腾,只是对于韩铭,印象里头好像只有个挂着鼻涕爬树也爬不上去的皮猴似的影子。

    隔间里头挤满了人,绘之一眼扫过,俱都不认识,江氏招呼婢女:“带着你的这些奶奶们出去吃酒去。”

    大家伙儿叽叽喳喳的谈论:“老神仙真神了,说娶了亲就醒,这还真要醒了!”一边说一边拥簇簇的往外走。

    经过绘之的时候,有人轻轻侧目,绘之抬头正好看了过去。

    那偷窥的人长着一张喜庆的圆脸,雪肤红唇,看样子有十八九岁,但梳着妇人发髻,绘之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目光随着落在那声音的来源,这才发现这妇人怀了身孕。

    妇人见绘之看过来,脸上露出一个亲善的微笑,微微低头,然后就跟着众人出去了。

    江氏一边给韩铭整理衣裳,一边抱怨:“她过来做什么?大着肚子还到处跑,不怕折腾掉了那块肉?”看见绘之才住口,又上来拉她过去:“好孩子,今儿委屈你了,你来看看你相公,小时候还一起玩过的,记得么?”

    绘之心中好奇那怀孕的妇人,又听到江氏刚才抱怨,就觉得这期中指不定有什么事,不过这些都不及眼前的事情要紧,因此听到江氏的声音,她便抬头看向躺在床里的人。

    第一眼的印象,很瘦。看过之后,绘之发现,那留在记忆中的皮猴印记已经完全消散,跟现在的这个人没有一样的地方。

    她想起他的名字,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

    韩铭。

    然后就看到他的手指果真又动了两下。

    江氏也看到了,一下子就抓了起来,嘴里喊着:“三儿,你快醒醒,今儿是你的好日子。”眼里却流出了泪来。

    绘之看见他的嘴唇轻轻颤抖了一下。

    说话间,韩南天已经带了大夫过来。

    江氏忙擦了眼泪,跟绘之避让到一旁。

    大夫先翻看了眼皮,又把了脉,而后长长的舒一口气:“细养着,看样子像是缓过那口气来了。”

    他一说完,江氏先念佛,又连忙去看绘之。

    绘之的目光则仍旧落在韩铭脸上。他除了瘦弱,还很苍白,不知道多久没有进食,两侧脸颊都深深的陷落下去,躺在床上没有知觉,是那么的孱弱跟可怜。

    这样的韩铭,到了如今地步,还有个为他去抓媳妇冲喜的爹,有个明明嫌弃却仍旧要忍住对冲喜媳妇好的娘。

    绘之自问,若易地而处,她该是羡慕他的。

    她想过韩铭的情况不好,也从范小六的嘴里听到过,但都没有这次见面给她的印象深。

    他躺在大红色的锦被之中,手竟然比脸还要白上三分,而脸上那种苍白,让人看了心里极为不舒服。

    几个日夜以来被她压抑的憋闷愤懑竟然因此而被冲淡了不少。

    她所有的经历都告诉她,若是有哪怕万分之一的希望,都不要放弃。但她作为一个人,同样也尊敬其他人的人格,她做不出韩南天这样霸道的直接上门抢人的事。

    可,要是范公或者范婆得了病呢?

    她还会固守那些做人的准则么?如果她有能力杀人放火去就他们俩,那她到底会不会真这么做?

    绘之一时竟然茫然无措了。

    江氏看着她的样子,还以为她是害怕,拍着她的手道:“你听见了吗,大夫说他以后就慢慢好起来了!绘之,真多亏了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