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七十四章拜别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苏氏见绘之低下头,又有点后悔,怕自己刚才好不容缓和的关系又弄僵了,就笑着过去挨着绘之坐,伸手抚了抚绘之的肩头,面带欢喜的道:“自打见了面,你都没有喊我一声娘呢,快喊一声娘亲,说不定我就告诉你了。”

    这样的诱哄,对于绘之来说,殊为新奇。

    她忍不住抬头看向苏氏。

    人皆有私,这原本没什么,可为什么有的人视自己的私心为理所当然,却无视别人的私心呢?

    她试着张了张嘴,轻声吐出一个“娘”字。

    苏氏没想到她能在这里服软,脸上顿显出错愕的表情,愣了一下,大概想表现一下热泪盈眶,却怎么也挤不出眼泪来,最后只好按着她的肩头:“好了,你且歇着,我去看看他们准备的怎么样了?也该上花轿了。”

    绘之冲她微微点头。

    这就是她的亲生爹娘,他们说的话,要挑着听,答应你的事,可能转眼的功夫就忘到脑后。

    要是去计较去在意,她八成早就伤心死了吧。

    “韩家大爷赶回来替三爷迎亲?这兄长当的好!”外头有人扬声说话。

    苏氏一听,站不住了,连忙赶了出去。

    她一出去,喜婆们便进来围着绘之说话,有过来自我介绍的,说是谁家谁家的,论起来绘之还得叫她婶子云云,也有笑着说以后得按韩家那边的辈分说话。

    绘之倒是对这些人没多少恶感,但叫她八面玲珑的跟人示好,她也做不到便只是微笑的听着。

    大家说了一通闲话,又开始夸起绘之来了,这些人是王树着意选出来、又都细细的嘱咐了的,自是不是不开眼的跟绘之提之前童养媳的事,只说绘之模样好,天生就是做奶奶的命,别的人家都担不起。

    外头开始放鞭炮,屋里的婆子便道:“迎亲的到门口了。”

    原本围着的七八个婆子一下子走了一半,都是去外头看热闹的。而那些没有出去的,则忙着给她做最后的检查。

    绘之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又回到一开始那种平静。

    她想起范公范婆,只觉得自己对不住他们,两个老人念念不忘就是她嫁得良人,而今之际,她这场婚事,从头到尾由不得她,她呢,除了怼了苏行言两句,更无其他的行动表示。不过也庆幸他们不在眼前吧,否则三个人抱头痛哭,何其悲愤?

    鞭炮之后,空气中充满了硝和磷的味道,先前出去的婆子们喜气洋洋的进来,朝着众人显摆手里的赏钱:“可惜你们没有出去,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大方。”

    她们身后,又有婆子过来传:“花轿进门了。”

    “迎亲的媳妇进门了!”

    绘之听着,竟然难得的愣怔了一下,韩家竟然当真将嫁娶的规矩做的齐全了。

    喜婆们有迎着出去的,此时她们便算是女方这边的亲眷了,而男方那边的人,那是要高接远送的。

    苏家婆子跟韩家的女人一左一右的扶着绘之出去。

    外头苏家的院子里头不知何时又扎起了一个棚子,苏行言跟苏氏都坐在里头。

    他们俩周围则围了好几圈人,叽叽喳喳,喜气洋洋。

    绘之的目光掠过过来迎亲的那个男人,落在苏行言身上。

    有人正弯着腰跟苏行言说话。

    苏行言的声音不高,但她听得一清二楚,他说:“就不用拜别父母了,我这孩子才认回来,更无亲近一二,得而复失,平添伤感。”

    绘之再看苏氏,苏氏心不在焉,正在低头整理自己的衣裳,这一会儿的功夫,她换了一身暗红遍地锦的喜庆衣裳。

    一直在劝服苏行言的人此刻直起身,笑着抬手压了声音,而后目光郑重的看向绘之:“吉时到,新娘拜别父母了!”

    扶着绘之的喜婆小声在绘之耳边道:“可一定要哭,越哭,后头日子越有福。”说着将她领到苏氏夫妇跟前,几乎是拽着她跪下。

    绘之跪在地上,抬头目视前方,看着自己的亲生爷娘,他们拘束不安,无非是怕她不配合。

    可是大庭广众之下折腾,于终究的结果并没有什么益处,她也不习惯做那样的泼妇样。

    倒是叫他们白担心一场。

    “磕头,磕三个头!”喜婆在一旁提点。

    绘之按照要求一一坐了。

    苏行言心里松一口气,此时心中的大石头才算落定,开口道:“往女之家,必敬必戒,无违夫子!”说着说着却突然伤感:“你才来家,都怪我,接你接的晚了!你心里要是有怨愤,就对了我来,只有一点切记,嫁了人就是大人了,要孝敬公婆,侍奉夫君……”

    绘之忍不住又看他。

    在许家的时候,干完活吃了剩饭剩菜却仍旧被关起来的时候,她想过父母说不定会来接她。

    她盼了很久,盼到最后的一点火星子也熄灭,这才不再想了。

    那时候她想着家虽然贫穷,父母总归是亲生的爷娘,只有父母不要孩子的,哪里有孩子不要父母呢?

    她为他们找了无数理由。

    找到最后,所有的期待都在那些理由里头湮灭了。

    直到她回来,所闻所见,不过是将那些陈年的陈旧灰烬都吹散而已。

    今日这婚事这么正式,是不是意味着从此过后,她再也不是苏家的闺女了?是不是就可以彻底的挣脱这场牢笼枷锁之灾了?

    喜婆拿了一块帕子捂着绘之的眼,装模作样的劝:“新娘子快别哭了,这就要上轿子喽!”

    帕子上有姜汁,这么一揉一搓,绘之的眼眶倒是真红了。

    有苏家门里的一个从兄弟过来背绘之上轿。

    苏行言拿着盖头亲自过来给她盖上。

    直到此时,绘之才忍不住落泪。

    她对于婚事没有期待,可范婆却一直心心念念,若是正经的出嫁,今日范婆该多么高兴?

    泪水滚滚,伴随着外头重新响起的鞭炮声,绘之呜咽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