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七十二章对抗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韩南天此时正在韩铭的屋里。

    屋里已经布置的跟新房一个样,处处花团锦簇。

    床上的韩铭也被人擦洗了一番,换上新郎服饰,虽然仍旧没有清醒,但呼吸平稳,韩南天很相信他一定能好起来。

    韩南天出来后去了自己的书房,不一会儿王树过来禀报婚事进展。

    两个人你问我答的说了几句,韩南天问起苏绘之:“怎么样?”

    他这样的问的缘由还在绘之身上。本来么,许家那样的家境,绘之都跑了,现在来给韩家冲喜,没道理不跑。韩南天回忆一下自己见到绘之之后的情景,总觉得这个闺女不似小家碧玉。

    “一切都很顺利,小的过来的时候,喜婆们正在给新娘梳妆打扮。”

    王树的机灵用在人情世故上,很是叫人喜欢。他知道韩南天问的是绘之有没有逃跑反抗,但韩南天没有直白的说出来,他就不能直白的回答,因为苏绘之过了今日就是韩家人了,是韩铭的媳妇,她好不好将由韩家凭说,外人要是议论,那就伤了韩家的体面。

    果然韩南天听了王树的话,微微点了点头,道:“你今日辛苦辛苦,等韩铭好了,让他单独给你敬酒。”

    王树连称不敢,又主动说起老神仙来。

    “昨儿帮着算出时辰后便要走,被硬拦住了,谁知夜里还是走了。”

    韩南天不由垂眉沉思,过会让王树去把老神仙的儿子带过来:“只叫他过来就行,今儿外头全靠你撑着了。”意思是王树不用过来了。

    不一会儿老神仙的儿子就来了。韩南天看见他,又想起他爹的长相,脸上一笑,问道:“你父亲走之前,可有什么交代?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回将军的话,小的叫陈力,俺爹昨天嘱咐小的,以后跟着三爷,说吃喝不愁。”

    韩南天忍不住伸手遮了一下额头,实在是忍俊不禁。

    老神仙这个人么,给人的感觉是精明都露在脸上,而他的儿子,虽然相貌端正,但说话不到三句,你就会发现,是一点聪明也没有。

    韩南天想着若是儿子此次能安稳渡过这一劫难,那么老神仙的名头将会更上一层,若得此人相助,于他的大业也有好处。于是便道:“既然你父亲都如此说了,我反对反而显得不近人情,如此你就跟着三郎好了。”

    说完自己也笑,韩铭不同他的两个哥哥,是一直娇养在江氏膝下的,现在才多大年纪,竟然也要被人称爷了。

    答应了此事,韩南天便打发了陈力出去。接着又找了别人进来,却是吩咐务必寻回老神仙。

    老神仙推算出来的吉时在酉时,吉时良辰,百无禁忌。

    此时天短,用过了午膳,慢慢的也就到了时辰。

    绘之已经打扮停当,端坐在屋里。

    苏氏请了屋里坐着的人出去喝茶,苏行言一会儿进来了。

    “按理这些话都是应该你娘教导给你,只是时间上紧,我怕她说的不够细致,叫你闹了笑话,这才由我过来跟你说。”

    “我原本以为你是个心底憨厚的,可如今冷眼瞧着,竟是心里还存了对我对你娘的怨气。你也不想想,没有我跟你娘,哪里来的你?”

    “十里八乡的,哪一年不得夭折一些孩子,你能安稳的活到现在,皆是我们抚育之功。”

    “便不提此事,古人有言,事,孰为大?事亲为大。听说你也是跟着那家人家念过几年书的,怎地一点做人的道理也不懂?”

    说完这些,苏行言便看向绘之,见她脸上表情毫无变化,显然是不以为意,顿时气急,言语更升了一个论调:“你一个被人休弃的人,韩家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允许韩三郎娶你的,否则冲喜冲喜,一顶小轿抬进去,照旧无人管你!哪里比得上现在,是韩家正经的主子?”说完又冷笑:“你莫不是也同旁人一般,认为韩将军是逆贼是叛逆?实话告诉你,你可是想错了!韩家……”

    苏行言正要继续说下去,谁知绘之突然发言:“既然韩家这么好,你怎么不将自己嫁过去?”她声音清冷,却正好压过了苏行言的声音。

    苏行言刚才是在压低声音教训她,也是为了自己的脸面着相,谁知此时绘之的声音不高不低,却一下子传将了出去,惹得屋外的嘈杂竟然一默。

    恍惚中好似有人噗嗤一笑。

    苏行言即便是在韩南天面前,也是有几分体面的。韩南天与他称兄道弟,更是未曾如此这般羞辱过他。

    一时间身体先于头脑发出指令,扬手就朝绘之扇巴掌。

    绘之本来坐在椅子上,见他涨红了脸要动手,站起来往后一退。

    椅子倒地,不过她躲过了这一巴掌。

    苏氏本来不说话的,等绘之躲开后,才回过神来,连忙去拦苏行言:“大喜的日子,你打她,是给谁找不痛快?”

    苏行言咬牙切齿:“我是她亲爹,养大了她,她就是这样回报我的?!早知如此,还不如刚生下来就掐死!”

    绘之目光毫不退缩的看着他。

    “是么,若是当时因此而重入轮回,说不得我还要感激你几分。”

    她本来打算的好好的,要示弱,要蛰伏,可谁知她隐忍到这个份上,苏行言竟然还打算继续利用她。

    今日苏行言的一番话,若纠其深意,不外以后由她替苏家从韩家继续索要好处。

    这样的亲生父亲,卖了她一次,又卖她第二次,却仍旧欲壑难填,不肯收手。

    绘之这一刻十分确信,若是韩南天将来有一日做了皇帝,苏行言肯定要求一个宰辅当当。他不会管宰辅要为天下苍生谋取福利的责任,只是要宰辅的权力跟荣光。

    可惜绘之已经对韩家充满鄙夷,要叫她为了苏家以后冲韩家低头,源源不断的索要好处,她是绝对做不来的。

    苏行言才华没有,本事没有,能力没有,他所有的,不过是朝那些拥有财富的人不断索取。

    绘之并不愿意自己成为他索要财富权势的一个关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