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七十一章不怨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苏氏饭吃了一半,才想起绘之还在房里坐着。偏她今儿以及明儿都是坐的席面上的主位,轻易不能离开。

    接下来如坐针毡的吃完饭,连忙支吾了几句,就回了家。

    院子里头的东西都还没收拾好。

    但苏氏一进院子,就觉得心里一下子满了。

    这么多年勤勤恳恳,备尝辛苦,所求的不过是眼前这些。

    当然,这一切是因为有绘之,可绘之不也是她生的么?!总归还是她生的正正好儿。

    绘之今日除了清晨在外头的时候吃了一点东西,到苏家之后,水米未进。

    她不认为这是爹娘给她的下马威,大概是本来就对她极度忽视,即便她回来,也把她忘了。

    她不觉得苏家给她安全感归属感,苏家夫妇又何尝将她当做掌珠重视过?

    所以,你看双方这么互相一理解,她真的连怨恨之意都升不起来。

    绘之本来躺在木板上,听见苏氏进大门的动静后便起来了。

    苏氏推开柴房的门,见她坐着,吓了一跳:“你醒着啊,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此时屋里的光线已经逐渐黯淡下去,绘之站起来走到门口。

    苏氏顺着她的目光看到院子里头红花绿纸的扎着的东西,心里一噎,连忙笑道:“明儿你是新娘子,出去坐席面也不合适,我给你下碗面吧。”说着就跑了出去,并且顺手给她关了门:“外头冷,吹风害病就不好了,你先在屋里等等。”

    绘之没有出声反驳,又转回木板上坐着。

    她听见苏氏刷锅添水的声音,生火的声音,之后又听到苏氏的叹息。

    “哎,这孩子,恁木讷不讨喜,嫁了人可不是要吃苦头?”

    过了一会儿,水开了,苏氏放了一把面条下去,继续唠叨:“放多了也吃不了,明天一早就得早起,那时候多吃些吧。”

    拿起盛着腌肉的罐子来看了看:“肉也不多了。”说着又放了下去。

    绘之不用亲眼看,就知道苏氏的心思。

    她们母女的情分便只有这几句话了。

    肉是不会放到面锅里头的。

    若是没有范公范婆,她对这种情况,应该是视如寻常,认为理所应当的。

    男贵女贱,这便是世道。

    她在心里重新问自己:难过么?

    心里的自己淡淡的回答:并不。

    想起范公范婆,她的心才会酸涩,才会难过跟痛苦。

    难过到什么程度呢?恨不能奋力起身,撕碎了眼前的世道,给予这两个老人强大的庇护跟安慰。

    心里思绪涌动,如同滚烫的岩浆,不仅会毁灭他人,说不定连自己也要吞噬。

    没有等很久,苏氏就端着面推门进来了:“趁热快吃吧,吃了也能暖暖身子。”

    绘之没有拒绝,接了筷子,低头挑着面条吃了起来。

    面汤清澈见底,放了一点盐,味道竟然出奇的好。

    也难怪了。因为十岁之前的绘之,是难得吃到这样的一碗面的。

    十五岁的绘之也忍不住对十岁的那个自己感到抱歉。

    可惜她没法回到过去,去抱一抱那个身不由己的,对命运无能为力的自己。

    苏氏看着她吃完,收了碗筷,心满意足的出去了。

    交代绘之的自然还是那句:“你好生歇着吧。”

    绘之无所事事,吃完也没法立即躺下,借着月光看着木板上的虫洞发呆。

    木板的边角已经烂了,看着像是老鼠啃的。

    她回想起多年之前,在灶房里头碰到的那只小老鼠,杳然之间,竟然分不清当时是梦境还是现实。

    那时距今已经过去五年有余,想必那只小老鼠也已经不在了吧。

    苏行言回来的很晚,他喝了酒,没有醉,不过头脑微醺,所以语调也变得很温和很慈爱。

    绘之听到他在院子里头当着众人的面跟苏氏说话:“闺女睡下了?”

    苏氏答:“睡下了。”

    苏行言点头:“早点睡也好,过了子时就得起来了。”又道:“不过今夜你我是不能够睡的,这事情赶的急,咱们还有的忙呢。”

    屋里的绘之听见他们两口子的对话,转了个身,这次是真的睡了过去。

    结果不到子时就醒了。

    苏氏推门进来喊她,看着她睁着眼,这次倒是没有吓一跳,只是抱怨道:“你醒了怎么不出声呢?快出来,……怎么还穿了昨天的衣裳……”

    推着她去了正屋,去换衣裳。

    绘之知道,这就是为了要成亲做准备了。

    她对成亲没有什么期待。对即将跟自己要过一辈子的那个男人也没有任何好感,甚至,她曾经恶意满满的想过,若是他没有死,反而被她弄死了,不知道韩家跟苏家人又会怎样?

    一会儿,有专门做喜事的婆子热闹哄哄的进来,嘴里不住的说着好话。

    夸绘之有福,夸苏氏后福无穷。

    绘之面无表情,脸上既不见羞涩,也不见悲伤。

    苏氏反倒上来些感伤的情绪,捏着帕子擦了擦眼泪:“就是这婚事赶的急了,到底对不住孩子。”

    婆子们都是韩家请来的,听到苏氏这么说,相视一笑,掩下眼底的讥讽,纷纷道:“奶奶放心,赶得急也不会错漏哪一处。”

    “这赶得急还不是因为咱们姑娘福气大么?”

    “是呀,您呀就等着姑娘进门,三年抱俩,您外孙外孙女的抱起来,将来更是成了有诰命的老封君,那才是福气在大后头等着呢。”

    苏氏流了些泪,被众人的好话哄着,点头道:“我也盼着呢。”

    有人提了热水进来,婆子们请绘之沐浴。洗漱完毕,又有人端了红枣莲子粥来让绘之吃了。

    待吃完了粥米,有婆子来给绘之净面,先修了眉毛跟鬓角,又在她脸上扑上石灰粉,后头拿了一根细麻线出来,将她脸上的汗毛去绞动去除了。

    这期间婆子们也曾小声议论。说的不外是这绞面到底要不要进行。

    “不是说给许家当了童养媳么,这又不是初婚,怎么还绞面?”

    苏氏听见,连忙反驳:“又没有圆房,那个不算。”

    她们说她们的,绘之照旧不动如山,既不觉得难堪,也不觉得羞愧。

    婆子们见她这样,反而不敢多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