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七十章过礼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苏行言跟苏氏小声吵了起来。

    一个说:“我是因为不想叫她在书房住才说这个的吗?现在家里什么没有,你弄这些破烂在家里,就别人来了,看着像什么样子。”

    另一个反驳:“一间子破柴房,谁专程进来看?”

    曾经的贫穷,降低了苏行言在家庭中的地位,当然,他现在还是家主,可苏氏也不是一句不敢跟他吵的那种。

    这样的吵架,在绘之之前十年的记忆中屡见不鲜,此时听来,虽竭力不去在意,可心底还是会浮起烦躁,想离这两个人远远的。

    她并不想去住苏行言的书房,相比那整洁明亮的书房,这间柴房更能给她一些安全感。

    因此在两个人吵架的当口,她开始弯腰收拾起来,先把苏氏的那些旧日家当给她归置到角落里头。

    柴房里头难免扬起灰尘。

    苏行言皱着眉咳嗽两声,伸手在脸前挥了挥空气中的尘土,退出了门外。

    苏氏趁机从绘之手里抢下一包旧布料:“这个不能放地上,免得老鼠啃坏了。”

    绘之看一眼她身上的衣裳,虽然不是绫罗,却也极为熨帖合身,也并没有补丁,再看看苏氏抢救下来的那包布料,很显然是从被褥上拆下来的,搁置的时间久了,上头已经有了霉点子。

    绘之没有说话,苏氏却在这里解释起来:“这个还很好呢,待以后你有了孩子,做尿布用也不错啊。”

    绘之极想充耳不闻,可苏氏却一个劲的唠叨了起来,指着另一只灰布包袱道:“这里头的衣裳可以改小了给小孩子穿,小孩子身量长得快,不用穿新衣裳。”

    终于烦不胜烦,堵她的话头:“你愿意留就留着,要不你来放。”

    苏氏听到她的回应,脸上倒是露出一个笑容:“没事,你放着,我来收拾就行。”

    绘之便让出位子来,只在旁边给她搭把手。

    苏氏认为她态度软化,心情大好,絮絮叨叨的道:“你回来就好了,我这心病放下一大半。”

    一会儿又道:“只是你再好,到底是个闺女,出嫁了,娘家也没个兄弟帮衬,你出嫁后,我也可放下心来,歇歇身体,若菩萨慈悲,能得个一男半女的,将来你我也有了倚靠。”

    绘之这才确认了,自她走后,苏氏夫妇竟然没有像曾经计划的那般再生个孩子。

    不过,既然苏氏有打算自己养个孩子,那刚才那包旧布料,为何不说留给自己的儿子,反而说要给她的孩子呢?

    有关苏氏的真实想法,绘之很确定自己并不在意了,并且,不管苏氏给还是不给她那包布满了霉点子布料,她真有自己的孩子,都不会给孩子用。

    如果连孩子都养活不了,都要继续靠着苏行言夫妇来施舍,那她宁愿不要生。

    两个人一块清理,两刻钟后终于将绘之原来住过的那块床板子清理出来。

    苏氏的目光在那些她的旧家当中寻梭,打算从里头找些东西给绘之做铺盖。

    韩家下聘的人来了。

    苏行言很高兴,大声的招呼人往屋里坐去。

    苏氏朝外头张望片刻,而后道:“哎呀,我不出去,单靠你爹一个人可忙不过来,你就在这里坐着。”说完就推门出去了。

    苏行言正围着纳采的那只大雁转,摇着头,脸上一派笑意:“真没想到,这时节竟然还能猎到活的大雁,这可是个吉利事。”

    说起来,韩家的亲事虽然办的着急,这规矩上倒是没有一丝错漏,纳采问名,纳吉纳征都是按部就班。

    有人在院子里头大声的念龙凤书帖的内容。

    “素仰壶范,久钦四德!”

    “三生契合,七襄愧极……”

    又有人跟苏行言道:“将军说这婚事赶的急,怠慢了大姑娘,大姑娘的嫁妆便由韩家补上。”

    苏行言忙推辞道:“这怎么行,我就这一个姑娘,这些年也给她积攒了不少好东西,没得让将军破费的道理。”

    可他话是这么说,韩家那边送东西的已经源源不断的把聘礼跟嫁妆都送了过来。

    聘礼直接是金银,嫁妆则多了。

    “大件的家具,就不拿过来了,直接布置到新房里头。苏先生先看看这边,看有不熨帖的,我也好赶紧去重新置办。”

    苏行言果真围着那些东西转悠了起来,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把衣料、首饰、梳妆盒、子孙桶等等鸡零狗碎的东西都仔细的看了个遍,然后发表自己的看法:“都是咱们这样的人家买不到的好东西啊!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接着院子门口又有人吆喝:“嫁衣跟盖头送过来了,都让让。”

    这又是一大些人进来。

    有人问:“这些东西都搁在新娘子的房里吧,明天就要用到了。”

    苏行言正对韩南天的细致周全满意至极,闻言一怔:“孩子才回家,还在歇着呢,先放到堂屋里头,等她醒了,再叫她娘给她拿过去。”

    苏氏张了张嘴,想说绘之没睡,看见苏行言给自己使了个眼色,连忙附和,并引着人往堂屋去:“就放到这边行了。”

    有相熟的邻里亲眷笑着问她:“婶子,绘之妹子在哪口屋出嫁?”

    苏氏这才反应过来,本地的习俗,等新郎亲迎的时候,众人是要围着新娘好生为难新郎的,这期间包括作弄新郎,跟新郎讨要红包等等,不一而足——

    要是众人知道绘之回来住在柴房,那苏家的面子里子可就掉坑里了。

    她连忙道:“在正屋出嫁。”

    又不敢多数,害怕苏行言不满,就借着翻看嫁衣,糊弄了过去。

    好在苏家现在事情确实多且杂乱,也没人在此时纠缠这个。

    不一会儿就有人过来请示:“这嫁衣跟盖头留下,其他的开箱礼百子被帷幔帐子的,今儿下午要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去那边铺陈好了……”

    说白了,这嫁妆就是拿来苏家,让众人过过眼的。

    聘礼却是能够留下的。

    众人忙活一通,到了饭点,直接去外头韩家搭起的喜棚里头吃饭去了。

    苏行言跟苏氏留在最后,脸上的笑容都还没能够消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