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六十九章回家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最终下车的时候,也没有穿那件衣裳。

    对此,苏行言跟苏氏都表现的很不愉快,韩南天则比他们冷静的多。

    绘之听到苏行言跟韩南天说:“那我们先家去了。”

    得到消息的韩南天的媳妇江氏已经出来了,她形容憔悴,不过眼中有光。绘之没有看她,能感觉到她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苏行言跟江氏打了招呼,然后目光示意苏氏,让她领着绘之回家。

    不管怎么说,这闺女一接回来就送给人家,哪怕是救命呢,也显得太谄媚。

    江氏见苏氏拉着绘之回家,皱眉问韩南天:“怎么回去了?”

    韩南天辛苦一日一夜,饶是年富力强,也觉得有些熬不住,道:“总要回去准备准备。”

    江氏小声嘀咕一句,而后抿着唇往回走。

    韩南天大步超过她,进了韩铭的屋子,先去看韩铭。

    韩铭这会儿呼吸平稳。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韩南天觉得儿子脸色好了不少,没了那层死气。

    他心里高兴,对江氏说道:“你来看看,儿子是不是比之前好多了?”这种状态再不能说是回光返照了吧。

    谁知回答他的却不是江氏。

    “妾身看着三公子比之前好多了。”

    韩南天扭回头,捧着肚子的李牡丹站在床前不远处。

    “你怎么过来了?这不是添乱?”韩南天并不赞同她过来。

    李牡丹瑟缩了一下,不过仍旧还是鼓起勇气道:“妾的命时刻系在三公子身上,妾在别处也坐卧不安,还不如就在这里守着三公子……”语调幽怨,简直能摧人心墙。

    韩南天就算有心安慰,也不会在儿子床前说软话,直接道:“他这就好起来了,你回去歇着吧。”

    李牡丹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妾身盼着三公子赶快好起来,这都是爷福泽深厚,三公子才能转危为安。”

    说着说着,眼泪竟然流了出来。

    韩南天无奈,看了一眼韩铭,没有转醒的迹象,对李牡丹道:“既然说好起来了,怎么又哭上了,这要叫她看见,又跟你为难。”

    李牡丹一听这话,眼泪更是汹涌,抽抽搭搭的道:“妾命贱,可妾肚子里头的这块肉却是爷的亲骨肉,今日爷能为了救三公子,夙夜奔波,将来,妾肚子里的孩子,不知道能不能得爷多少怜惜。妾有自知之明,不敢拿他跟三公子比,但哪怕有您对三公子的三分之一,妾也死而无憾了。”

    韩南天抬手给她擦了眼泪,哄道:“好了,莫哭了,都是我的骨肉,自然一视同仁,我才三个儿子,难不成还要分个高下?爷也盼着你给爷生个儿子呢。”

    外头江氏咳嗽一声,韩南天立即收回手,声音不自然的道:“好了,你回去歇着,等着喝三郎的喜酒就好了。”

    李牡丹不敢当着江氏的面痴缠韩南天,乖巧的道:“那妾身回去准备准备给新娘子的见面礼。”

    江氏进来,李牡丹避到一旁,拜见之后才悄悄的走了。

    江氏在外头已经把路上的事打听了七七八八,此刻进来心里不满,便问:“爷打算什么时候把人抬进来?”

    韩南天虽然看不起苏家人,但苏行言也算是他的幕僚之一,何况冲喜并非纳妾,他再不往心里去,此时也觉得江氏小气,还不如李牡丹呢,起码李牡丹知道给新娘子准备见面礼,而江氏很明显,没把苏家闺女看在眼里。

    江氏确实心里不高兴。叫她说,绘之给人做童养媳,这是一处不好,既然到了许家,不好生待在许家,反而不守妇道的跑了,这是另一处不好。

    要不是用纳妾来冲喜,显得不正式,害怕冲不周正,她是不愿意韩铭娶绘之的。

    韩南天作为江氏的相公,对她也算相当了解,见江氏如此,心里微微叹气,道:“我见了绘之,觉得这闺女还是挺不错的,也没有歇斯底里的闹腾,她小时候,你不是也见过,再说……”

    话没说完就被江氏一脸嘲笑的打断:“歇斯底里的闹腾?呵呵,李牡丹给你当妾,也没歇斯底里的闹腾啊,她嫁进来,做正经的娘子,烧了八辈子高香才能有这样的气运吧,还闹腾?你看不见苏家那两口子的样子?”

    韩南天觉得江氏简直没法沟通,一甩袖子:“三郎这辈子能娶几回媳妇?你不好生操办,他将来怪到你头上,你可别朝我闹腾。”说完大步出去。

    到了外头,寒风一吹,韩南天觉得自己还是没法跟江氏这样别着,只得任劳任怨的叫了人来安排,先把红绸挂起来、准备聘礼、看日子来不及了,就请老神仙看个好时辰云云……

    嫁娶之事自有那些熟悉流程的幕僚心腹帮忙操持,韩南天并不担忧他们做不妥当,只是这总管之人,还要定下一个——

    他一扭头,正好看见站在不远处的王树。

    韩南天的脸上就露出一个笑容,喊了王树过来:“你虽然年轻,可也不能一直不担事,这次三郎的婚事就交给你经办,需要记得,凡事有不懂的,多听多问。”

    王树脸上一下子高兴起来,高高兴兴的应了一声“是”。

    韩南天心里满意极了。

    绘之进了苏家。苏家正屋已经翻盖了一遍,比起原来的破败颓丧,如今看着好了数倍。

    她的目光又转向自己曾经所在的屋子,门窗不知道是被虫蛀了,还是被老鼠咬烂了,屋顶也有点坍塌。

    正屋一共三间,一间给苏行言做书房,中间做了会客之用,另一间是苏行言夫妇的卧室。

    这样一瞧,除了绘之之前的住处,她仍旧没有其他地方可住。

    推开西屋的门,迎面是一股清冷的霉味,屋里堆着一些苏氏这几年倒腾下来又不舍得扔的破烂。

    苏行言脸色本来难看,一见西屋如此,转身呵斥苏氏:“那些破烂怎么还留着,不是叫你拿出去烧掉?”

    苏氏哪里舍得,这在五年前,可都是家里能用得着的东西:“扔了以后用到,还要花钱再买。反正在家又呆不长,在书房里头搭张板子让她住不行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