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六十七章卖地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有些话重复的多了,哪怕是自己说给自己听呢,时间长了也会觉得像是真的。

    苏行言目前就如此。

    他走到绘之跟前,目光充满慈爱,态度可亲的说道:“你在外头受苦了,都是爹爹的错,原来以为送你出去是让你有条活路,谁知受了这么磋磨,许家的事情我也知道了,不怪你……”

    绘之抬起头,平静的注视着他。

    苏行言这几年虽然称不上养尊处优,但气色看起来是比之前好了很多,属于越活越年轻的那种,尤其是现在,看上去意气风发神采飞扬,苏氏尤有不及。

    绘之想问他:“分别之后,看起来你过的还不错,那就继续下去,彼此都过些平静的日子难道不好吗?”也想问他,“既然说送我出去是为了让我有条活路,那为何留在家里的你们活的都比以前好?”还有,“许家的事情在将我卖掉的时候就应该心里有数了吧,那么为何还说不怪我?跟我有关系吗?难道你之前说的都是‘爹爹的错’是客套话?”

    可是,最终绘之还是什么也没说,她平静的看过苏行言,然后将目光移开,不再看他。

    苏行言满心肠的话,像是被她的目光截断,突然接不下去了。

    他干笑了一阵:“回来就好,就像你韩家伯父说的,以后就好了。不过,我虽然怜惜你受苦,可为人父,有些话还是要教导于你,无规矩不成方圆,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以后切不可莽莽撞撞的做出逃家的事情来。”

    绘之心里冷笑。

    不逃离许家,等待她的是什么?她不是从五岁到十岁,而是从十岁长到十五岁,要是一直在许家,这五年,她能够摆脱许父的纠缠?届时父子悖逆,她成为淫妇,成为罪人,成为必死之人,而许氏父子还会活的好好的……

    就是不知道,如果她真走到那一步,那样的自己,韩南天还敢不敢给儿子娶来冲喜?

    苏行言终于说不下去,抬手道:“好了,你在外头受了苦,先好好歇着吧。”心里觉得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简直是对牛弹琴。

    苏行言记忆深处的闺女就是个只知道干活吃饭的小丫头片子,话语极其少,还木讷,跟如今的绘之很像。

    他这边说完,赶车的婆子连忙走过来对绘之道:“姑娘快来洗洗手,可以吃饭了。”

    范家范公没有耽搁时间,直接找了老关过来。

    老关得知绘之被亲生母亲领走,叹息不已:“都说生恩不如养恩大,这怎么走的这么痛快?哎!”

    范婆不乐意听他这么讲:“这怎么能怪孩子?他们要是把人领走了,能好生的待承,我哪怕一天给菩萨上三炷香呢……”

    老关一听奇异道:“难不成里头还有其他内情?”

    范公点头:“他们把人领走,是为了给那个韩将军的小儿子冲喜……”

    老关没说那你们怎么不拦一拦这样的傻话,只有低头陪同叹息。

    范公道:“事已至此,后悔无用,我就是想多留些东西给孩子,家里现在值钱的,就剩下那十亩地了,照我跟你嫂子的身体,也种不了,卖了得几两银子还罢了。”

    老关道:“大哥也不能这么颓丧,这地自家种不成,还可以租给那些佃户们,年年都可得些粮食,不比卖了以后坐吃山空强?”

    范公摆手:“以前也不是没有租过,说实话不够扯皮的。我要的多,佃户们不高兴,要的少了,那些要的多的就不高兴,我倒是不怕得罪人,可懒得费那些心了,左右家里够吃的,卖了之后一了百了。”

    老关最终答应了下来。

    范公又道:“你只管大胆的卖,我会跟族长说一声。这留着的十亩地都是肥田,往年绘之自己种,粮食比其他人家都得的多。”

    老关试探道:“既然如此,是不是先在乡里放放风声,看村里乡里的,有没有想买的?”

    范公摇头:“不用,你只管按我说的去就行,村里乡里也无人敢为难,地契就在这里,你且拿着。”

    老关接过来看了一眼,又原样放了回去:“大哥放心,我介绍的人首先得信得过我的人品,地契等交割的时候再拿出来不晚。”

    范公没有客气,留他吃饭,老关没有应:“事不宜迟,我先回去打听打听,最近打仗打的,行市是一天一个样,一个地方一个样。”站起来告辞。

    范公将他送到门口,待老关走了,果真去了族长家。

    族长不同意他卖地,给出的建议跟老关给的差不多:“就是你不想佃出去,族里的子侄们也不少,到了收割的时候给你搭把手还能要东西不成?”

    “已经委托了老关寻买主,就这样吧,家里总是不缺吃穿,我跟个老婆子还能图什么?”

    族长叹息不已。待范公走了,跟自家媳妇说:“你说是不是我做的不近人情,这才叫他心冷了啊?”

    族长媳妇道:“拿着全族的命跟那些兵痞子硬碰硬?”

    “他们还不敢在这里杀人。”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他们凭什么不敢杀?难不成景县的县令还活着?……不过绘之这回去,算是一下子从蜜罐跳到火坑里头了。往常乡里的婆子们都说她好,可见啊,这人还真没有十全十美的,老天爷在这里给了你什么,必定要从别处拿走你的另一样东西……”过了一会儿突然又问:“你说他们卖了地,是不是想离开这里啊?毕竟绘之虽然来得时候年纪不大,可到底是嫁过人的,村里人说不定要在背后议论他们。”

    族长道:“你说的也有道理。这事我还得交代下去,挡不住大家的嘴,但不能说到范公两口子的脸上,免得他们俩想不开。”

    绘之吃干粮的时候,听到坐在一旁的婆子嘀咕自己。

    “见了亲生爹娘,竟然也这么冷冷淡淡的,要不是模样一样,真看不出这是一家三口来。”

    绘之心道:“不冷淡,难道要抱着哭吗?”恕自己做不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