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六十五章爹妈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范小六知道自家爹妈惦记大伯家的东西不是一天半天,想让他们改过来比登天还难,他要是说的多了,准保得挨揍,还不如以后就见机行事。

    其实就是范小六自己,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也把大伯家的东西视为所有物来着,直到被绘之教训一顿,又跟着范公进了学堂,学了些东西,这才转换了头脑明白过来。

    不得不说,这个过程还是挺痛苦的,但想通了之后,心里却奇异的舒服起来,连他爹妈也说他最近勤快了不少,眼里有活了。

    范小六以前惦记范公家的家财,但也晓得心虚,见了范公范婆就没有底气,现在不惦记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整个人也不猥琐了。

    所谓相由心生,不是没有道理。

    只是除了相由心生,还有一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似他爹这种惦记兄长的家财惦记到灵魂深处的,无论小六怎么样,他爹都不会相信自家儿子不稀罕钱。

    韩南天来的时候是骑马急行,这回去,因为有妇孺,再加上夜色渐浓,就慢了下来。一行走出十里地的时候,韩南天勒住马,跟范氏一族的三个人说道:“你们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也没见见家人,放你们三日假,回家跟家里人团聚。”说着,叫来手下给每一个人赏了十两银子。

    待范成等人谢了恩,韩南天这才说:“你们回去,也替我向范氏族长带一句话,就说我今日欠了范氏的恩情,他日范氏一族遇上难处,尽可到景县找我,我必不推辞。”

    范成等人本来还对回家有些惴惴不安,现在听到韩南天这句保证,比先前得了十两银子的赏赐还要高兴,重重的谢了恩,再没有耽搁就回去了。

    随车的婆子劝绘之:“姑娘还是进马车里来坐着吧,夜里露水重,看生病了就不好了。”绘之坐在车辕上,其他人都不得不顾忌她,又怕她想不开,又怕她万一抽空跳下车逃走。

    绘之看了她一眼,抬腿进了车厢,她的动作很敏捷,根本不同于其他娇柔的妇人小姐,韩南天见了,扭头吩咐了几个心腹:“四散开护卫住马车。”

    范小六牵着黄牛去了范公家,他在门外叫了一声门,范公范婆没有答应,倒是左邻右舍好奇的不少,范小六也觉得尴尬又难受了,一拍门,发现门没关,就牵着牛进去了。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朝屋里望了一眼,见里头没有掌灯,影影绰绰的能看见范公范婆坐着,就提高了声音道:“大伯伯娘,我把牛牵回来了。”

    过了良久,才听到范婆声音黯哑的应了一声“嗯”。

    小六听了心口发酸,莫名的想哭。他咬着嘴唇,将黄牛拴好,见食槽里头还有干草,就另外只添了两水瓢水。

    范公范婆一直没有出来,临出门的时候,小六站在屋门口,低声说:“大伯,伯娘,我回家了。”

    说完也不指望这两个老人应声,就自己走到外头,像绘之一样,把大门从外头关好。

    他站在墙根底下,抬头看着天上明亮的月亮,心事重重,生平第一次,觉出了人生无常。

    苏氏见绘之进了马车,脸上立即露出一个笑容,让了让位子,小声道:“你这孩子从小就是倔……”

    话没说完,绘之的目光已经冷冷的看了过来。

    苏氏被她这样盯着一看,心里如同三九天喝了一瓢凉水,冻得一个哆嗦,把接下来的话都忘了。

    绘之看她不说了,垂下眼帘,坐在众人让出来的地方,靠着车侧壁闭上了眼睛。

    到了半夜,天气更冷,马车却没有停下,韩南天命人送了四五个手炉过来,苏氏连忙抱了一个,抱起来这才想起绘之,又急忙把手里的手炉给她:“你抱着暖暖手。”

    又走了约摸一个时辰,绘之睁开眼。

    苏行言来了。

    苏行言觉得自己大半辈子都没有这几日加起来辛苦,不过想想日后的荣华富贵,又觉得再辛苦两倍也是值得的。

    起初他收到韩南天命人给他传的消息说绘之已经找到了,还有点懵,反应过来立即也不与许家周旋了,叫人一起往索县赶。

    绘之听到韩南天跟苏行言见面。

    韩南天问:“孩子就在马车里头,嫂夫人陪着,你要不要见见?”

    苏行言没说见也没说不见,只是问:“确定是绘之吗?这都五六年没有见过了,也不知道她长成什么样子了。”

    韩南天道:“跟苏兄有七八分相似,范家没有替她改名,她仍是叫绘之。”

    苏行言好像很高兴:“那就准了,绘之这个名字还是我翻了好久的书给她取的,哎,到底是自己的头一个孩子,也是搁在心窝里头疼着长大的。前几年家里没了活路,送她出去,本来是想着让她享福呢……”说着竟然啜泣了起来。

    韩南天安慰:“苏兄怎么也伤感起来,孩子接回来,以后苏兄跟嫂夫人好好疼她就是了。”

    苏行言哽咽了几声:“韩兄说的很是。只是别人知道的,说我是为了孩子好,不知道,却要怪我识人不清,好好的一个福泽深厚的孩子叫许家人磋磨的不成样子了!”

    无论苏行言的声音大还是小,悲伤还是哭泣,马车里头绘之听着他的这些话,面上仍旧一丝表情也无,她既不难过,也不觉得恶心。

    其时,双方亲家各自称呼对方为兄长嫂嫂,若是二者门第相当,韩南天叫苏行言苏兄,苏行言叫韩南天一声韩兄,本也没有关系,只是苏行言明明依附韩家,却在闺女找到的时候摆起了亲家的谱,这叫韩南天的亲近下属看了就不怎么高兴了。

    韩南天的气度,不会在此时跟苏行言计较。

    苏行言更是直接道:“事不宜迟,等回去之后,先在家住一夜,早些进门,也可叫三郎早点醒过来,我也能安心。”

    他自己主动提绘之冲喜之事,正对韩南天的胃口,只是苏行言的声音虽小,到底吃相难看,连韩南天跟着都有了一分不自在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