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六十四章岔路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小六拜托了范兴去朝他哥范成打听韩家的事,很是费了一番周折。范成一看这样,知道自己跟其他两个引路人已经成了范公的仇敌,心里也不好受。范兴抓紧了时间来问,范成一开始并没有告诉他。范成也害怕自己若是走了,全家成了族里的仇人,毕竟这种坏人骨肉亲情的事,是要被戳脊梁骨的。不知者无罪,他家里人不清楚事情始末,族里的人要怪就怪到他头上就好了。

    范兴是个老实头,平日里他哥不在,听范小六的多,见自己办事不利,就开始学着他娘的样子说他哥:“我是不是你亲弟弟?你走了,我们一家还要不要在族里过下去?难道你让我们都跟着你去景县?那爷爷奶奶的坟也打算迁过去?”这些话都是他娘平日里头骂范成的,谁替范成说话,他娘便拿出公婆的坟说事,好像他们全家要是跑了,祖坟就要被挖开一样。

    范成一听这个当然有点受不了,他平日里不喜欢做农活,打打杀杀的倒是很愿意,这就不得家里人喜欢,以前投军只是凭一腔热血,真到义军中,这才体会到打打杀杀的,不比做农活轻省,就说今儿从景县跑回索县,那是在马上待了三个时辰,屁股蛋子都要坐烂了的感觉。

    范兴连说带闹,这才从范成嘴里抠出实情,一听说要将绘之拿去给个快死的人冲喜,连忙坐不住了,跑去告诉了小六。

    小六跳脚的把范兴打听的话说了:“阿姐,你不能去,要是冲喜冲死了,那万一他们再害死你怎么办?”

    绘之扭头看了一眼范家紧紧关起来的宅门,说到:“他们要是害我,我自不会坐以待毙。”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她现在一点不觉得自己欠这些人的什么,哪怕是亲生父母。

    她有力气有头脑,再不会被他们用孝道或者规矩捆住。

    “好了,时间不多,免得他们盯上你,你记得,我不在了,你常来家里头看看我爹跟我娘,还有,不要叫你爹欺负他们,你年纪也不小了,该有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样,以后家里这一支,还要靠你们兄弟撑着呢,自己长歪了,底下好几辈子都得趴着。”

    范小六觉得自己有点脸红:“姐,我知道。你也保重,大不了逃出来往山里头去。”

    绘之再看一眼自己的家门,她曾经想过,一辈子就住在这里,种田,种菜,纺织……一家三口,怡然自乐。

    转头对了范小六道:“我走了。”那句“我还会回来”的话,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她所渴求的,对许多人来说都是轻而易举的可以得到的,偏对她来说,前方的路阻碍重重。

    绘之跟小六说话,苏氏带来的婆子也正在安慰苏氏。

    苏氏的眼泪一直不停的流,这其中还有闺女对自己无动于衷的关系。

    婆子就道:“以后就留在奶奶身边,家里也不缺吃穿了,好好的养着,总是您亲生的,还能不跟您亲?”

    苏氏模模糊糊已经知道韩家的念头,但韩家没有正式跟自己提,自家这边也还没商量好这门亲事该要多少好处,此时也不好先说破。她捏着帕子擦了擦眼角:“孩子都这么大了,总不能一直不出嫁,留在家里,岂不是让人家笑话?”

    婆子笑:“奶奶说笑了,咱们这样的人家,不说一步登天,眼瞧着好日子在后头呢,要是嫁的远了,以后照顾弟妹也不方便不是?还是近便些,跟您亲近,她是大姐,就是出嫁了也能照顾底下的弟弟妹妹。”

    苏氏听了这话,心事总算放下一半。她一面觉得江氏既然有心思不肯对自己全盘托出,一面又有点佩服江氏能这么沉得住气,像她,一听说绘之的八字适合韩铭,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像被金子砸晕了一样。砸晕之后,甚至有段时间胆子特别大,开始怪起苏行言来,要不是苏行言执意把绘之卖了,当时她怀孕可以让绘之在家做活,她也不至于因为劳作而流产了,而且也没有眼前这些破事。

    苏氏对抢了自己闺女的范家那是厌恶透顶了。

    马车里头的声音虽然小,但绘之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她走过去,那婆子这才不说话了。

    苏氏连忙伸手拉她:“快上来,外头冷,你怎么穿的这么少?”

    绘之将手抽回去,自己一攀车辕,轻巧的上了马车,她也不进车厢,就坐在车辕上,目光不敢多看范家,只好放到小六身上。她多么希望小六能照顾范公范婆,令这两位老人走出伤痛,可又知道,自己这样的拜托其实不切实际,不说小六还小,就是她,又有什么值得小六这么去做的?

    范家的宅门突然开了,范公范婆佝偻着身子,将韩南天送来的礼物放到了门口,目光同样没有望向他们这边。

    绘之扭头看见,只觉得前方有一张血盆大口已经将自己的良心吞没。

    她听见小六喊范公:“大伯。”却没有听见范公的回答。

    马车调转车头,韩南天正在跟下属布置:“走夜路吧,分出两批人前后出去探路,防止被人偷袭。”

    下属看了范家那边一眼,韩南天也瞧见:“东西是给他们的,随便他们怎么处置。”送出去了,他是不会拿回来的。

    苏氏听见,跟婆子嘀咕:“搁在外头,还不知道被谁偷了。”

    绘之这时候有点讨厌自己的耳朵太灵敏,她睁着眼,目视前方,一双眼睛平静无波。

    韩南天倒是对绘之高看一眼。

    但绘之稀罕吗?不。

    许多年后,她看着韩南天死在自己面前,目光一如今日的平静。

    夜色渐浓,他们出了村,上了大路。

    小六回到自己家,就见自家爹娘正围着黄牛流口水,连忙大声喊:“爹,娘,我把牛送回去。”

    他娘道:“你伯娘又干不动地里的活,不如留我们家,我去替她干活去。”

    他爹还在一旁点头。小六再想起绘之的话,脸上更红:“牛我要还回去,干活的事我去。”

    他爹听了,竟然觉得自己小儿子奸诈狡猾更胜自己百倍,一挥手准了:“那你去吧,讨好了你大伯跟伯娘,他们的好东西都是你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