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六十三章生离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面对范公范婆的维护,绘之的内心十分羞愧。

    她的出身,她所有的经历,被人催逼着从记忆里头翻腾出来,使她陷入了一种自我厌弃的情绪,沉默的站起来,坐在一旁,了无话说。

    太阳的余晖渐渐落下,院子里头却突然传来人声。

    那声音由远及近,旁人还没有听清的时候,绘之先听到了。

    只是一听到,便如被定住一般,一动也不动了。

    她幼时出生,对亲爹亲娘是有恋慕的,只是这恋慕随着他们的一日日冷淡,也渐渐转换成了别的滋味,譬如惧怕,譬如惶恐。

    些许年过去,更是再无一丝温情。

    然而,那亲爹的声音也好,亲娘的声音也好,在她心里曾种下心锚,如影随形,忘是忘不了的。

    范婆看绘之一时呆住,眼珠也不转了,呼吸仿佛也不会了,扑过去立时将她抱住:“绘之,你可千万别吓娘啊!”

    这一声把绘之自幼时的惶恐中拖了出来,她身体一松,软软的靠在范婆身上:“阿娘,我走了,你跟阿爹千万要多保重,我总会有再回来的一日。”

    范婆也明白大势已去,那些人有备而来,肯定不会轻易罢休,范家不过小户之门,莫说此时只有范公一个男子,便是绘之再多几个兄弟,恐怕也无济于事。

    说到底来的是兵是匪,不说范家全家搭上,就是范氏一族,也没有抗击之力。

    韩南天听到手下禀报说苏氏已经到了门口,苏行言那边得知消息,也正往这边赶来,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骨头再硬,恐怕也硬不过血脉相连。”

    苏氏未进门先哭,她自然也是“真情流露”,不过这哭,只有三分是给绘之看的,另外的七分则是哭给别人看的。

    这样的一个妇人,神情萧瑟,脸颊深陷,叫人一看就忍不住想,这肯定是思念女儿的一个慈母。

    却不知这样的慈母曾眼睁睁的看着相公将闺女卖掉,为的是养活那还没有影子的儿子。

    绘之一动不动,任由范婆的眼泪湿透了她的衣衫。

    同样是哭,一位无声,一位有声,在绘之心里自是不同的分量。

    韩南天走到正屋门前,轻声咳嗽一下,语调变得温情:“绘之,你亲娘来了。”

    这一句话,便把范婆吓得松了手,几乎昏死过去。

    绘之连忙低声喊:“阿娘,莫慌。”外头的哭声震天,可谓唱念做打,只是再不叫她心酸不叫她心痛,她也只在乎面前这个两鬓斑白的老太太。

    范婆抖着唇道:“绘之啊!”

    范公坐在椅子上,仿佛一夕之间苍老了十岁不止,他以手盖脸,眼泪顺着手指缝隙往下流。

    绘之慢慢的道:“死我是不怕的,只是跟着阿爹阿娘的日子太好了,我还是盼着,说不定将来咱们三个又在一起……”

    所以要好好的活下去啊。

    绘之最终站了起来:“阿爹阿娘,不要出来,我出门的时候,会关上大门的。黄牛在小六家,待会儿我见了他,叫他牵回来。”她没说阿爹要保重,要少喝酒,也没有说阿娘别舍不得吃菜,晚上就不要做活计,仿佛她就是出一趟门,不过一会儿功夫,还会回来。

    她打开屋门,抬脚迈了出去,随后双手往后,又将屋门关了严实。

    韩南天不由点头。

    院子里头,苏氏已经哭得不能自已,两个婆子扶都扶不住的样子。

    绘之冷眼看着,但见家门口又聚集起人来。

    若是她略八面玲珑些,为着以后的日子好过些,她此时就应该上前,跟苏氏一起抱头痛哭,扎扎实实的唱一出母女重新团聚的大戏。

    但她不,她对苏氏没有恨,也没有爱,没有感激,没有留恋。

    苏氏在她心里连陌生人都不如。她见了苏氏的哭,心不痛不酸,眼泪也流不出来。

    苏氏哭的昏天暗地,自觉这番哭泣足以感天动地,却左等右等,只熬到嗓子哑了,也没等来闺女的一声“娘”。她刚才就听身边的婆子说绘之出来了,此时从泪眼缝中往正屋方向一看,见了一个清秀白皙的女孩子站在门口,神情漠然的看着自己,心里先一顿,而后迅速的反应过来,就往前扑。

    绘之没想到她这样,身体比理智更快一步的往旁边一闪。

    苏氏撞进了屋里,五体投地的跪在范公范婆面前。

    范公范婆一见绘之的亲娘竟是如此一个妇人,纷纷别开眼。

    绘之往屋里一瞧,正好于范婆的泪眼相对,她脸上的表情便瞬间从淡漠软化成一个笑,眉梢眼角便都有了暖意。

    苏氏悻悻的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外头,对绘之道:“绘之,我是你娘啊,你怎么忘记了么?”

    绘之道:“嗯,不记得你。”

    屋里的范公听到绘之的回答,不安的挪了挪。

    他接受不了绘之离开的事,可现在不接受也得接受,若是审时度势,此时绘之就应该软化了态度,反正走已经是避无可避的事实,这样一上来就跟苏氏闹别扭,以后在人家手心里,岂不是要吃苦头?

    韩南天又发话:“天色已经不早了,不如上车再说话,这样也好早日到家。”

    苏氏此时才从闺女说不认识自己的打击中回神,连忙上前行礼:“多谢大哥替我们家找回女儿。”

    绘之扭头看向正屋。

    此一别,若是韩南天觉得在此地受辱,说不定要为难范公范婆。

    她若是有韩信之忍,此时就应该向韩南天祈求,求他不要为难二老。

    然而她说不恨苏氏,却恨上了韩南天。韩南天即为仇人,她就做不到与之虚与委蛇,连一句软话都不想说。

    最终,她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站在院子中央,往前一步屈膝跪地,右手按左手支撑在地上,然后,缓缓叩首到地。

    三拜之后,苏氏上前扶她,她没有挣扎。果如自己先前所说,等韩南天等人出门后,亲自关门。

    范小六满头大汗的赶过来:“阿姐,阿姐!”

    绘之听见,挣开苏氏的手,走到范小六跟前,小六咽了一口唾沫,扫一眼绘之身后众人,将她往旁边一拉:“阿姐,你不能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