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六十章揭破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乍然听韩南天这么一说,族长先是一惊,立即将目光转向范公。范公当然可以收养女儿,但收养其他人家休弃之妇,冒充未嫁之女,这就叫族长接受不了了。

    范公的年纪阅历在这里摆着,震惊跟恐慌之后,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故作不耐的对韩南天道:“我不晓得什么苏家许家,绘之是我在外头捡回来的闺女,我捡回来的时候,她才十岁,试问哪样的爹娘才能狠心到将一个十岁的闺女卖于人家?反正我范氏族里闻所未闻。”

    他这么讲,族长的心里终于好受一点,可再看韩南天,又觉得不保险了。

    说实话,族长对绘之也还是挺有好感的,无他,也是对勤快的人总是讨厌的少。

    只是这种好感并不能抵消那种瞬间涌上心头的不喜,假如绘之真是别人家里头休弃的媳妇,不管童养媳也好,儿媳妇也好,总归是对妇道有碍。

    绘之则是完全没料到,她即将面对的是最坏的情形。

    这么多年,她早已忘记苏家,也忘了许家,她视范公为父,视范婆为母,把这两位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老人当成是最亲近的人最值得敬重的人,范家就是她的家。

    而现在站在范家院子里头的这个男人,既不是苏家人,也不是许家人,被人称为“将军”,身边围绕的又是投靠了义军的范氏族人,他的身份呼之欲出。

    只是不知自己又有哪一点入了这样的人的眼,竟然辗转寻摸到这里。

    她虽然面上表现的对苏家跟许家毫不在意,可听到那个男人说的话,那些在苏家许家的日子还是飞快的从记忆深处翻腾了上来,旋转着绞动她的五脏六腑。

    几乎又一个瞬间,那些对苏家许家的恐惧,使得她想转身就走。可那毕竟只是一个想法。她可以舍弃许多东西,但无法割舍与范公范婆的感情。

    只是此时心情已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从苏家往许家的时候,她虽然恐惧,内心深处也还曾闪过片刻的期盼,盼着未来或许有坦途可走。而现在,此时的不速之客所带来的消息,则完全的让她沉浸在灰暗当中,莫说期盼,只余下一句哀莫大于心死。

    韩南天一击之后,虽然被范公驳回,可他已经心有成算,掌握了先机,此时说话,底气更足:“在下此次过来,确然不是为了结仇,诸位可以好好想一想,若是为了结仇,大家此时也绝不可能安安稳稳的站在此地。”

    韩南天此话一出,在场地不少人都觉得有道理,他越发的心平气和:“实不相瞒,绘之的生母苏氏已经在赶来的路上。自从绘之离家,她思念女儿,已然相思成疾,在下也不过是过来探一探,若果真是绘之,那就应该跟生身母亲见上一面,叙叙天伦,方为人女的本分。”

    范公强忍着才没有呸到他脸上,只是范婆一听韩南天的话,心情不可谓不激动,惊吓担忧之余更是一把抓住了范公。

    绘之闭着眼将头抵在墙上。她听到韩南天的话,能想象到范婆的心情。

    范婆最是心软,若是苏氏一来,流几滴眼泪,范婆必定熬不住。

    范婆此时心里该是恐惧失去自己大于其他一切吧。

    范婆终于开口:“这位将军,我听大家伙都这么称呼你,想必你家也是不缺钱,不缺穿衣吃饭的,这样的家世,想娶个儿媳妇,何愁娶不上?何必大老远的来为难我们?我们一家从未伤天害理,与您也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作何要害了我们家破人亡。”

    韩南天对妇孺多了几分耐心,笑着作揖:“大嫂子言重了。我亲自来,是为两家结秦晋之好。说实话,苏家许家之前对绘之确然称不上善待,可我此次来,并非为这两家做说客,他们也还请不动我,是我想着,娶妻娶贤,来此一则看看绘之,确认她是不是景县人,二则是想亲眼看看,范家家教如何,当不当得起我韩某人的儿媳妇。”

    范公几乎要追上一句“不用看了,当不起,我们全家都当不起。”

    韩南天的话叫族长讶异不已,族长便问:“将军,请恕直言,将军刚才说绘之是休弃之女,怎么又肯娶绘之做儿媳妇?”

    韩南天过来接人给儿子冲喜的事是事实,但这样的事实他目前还真说不出口。

    只好道:“我的幼子韩铭,命中有一劫难,绘之正是他的贵人。两个人在一起,便能化险为夷,从此清平富贵。”又道:“范公请放心,若是许嫁,一定好好待承,届时韩铭也是二老的女婿,一个女婿半个儿,我儿虽然愚钝了些,但良善是有的,赡养媳妇的养父养母也是理所应当……”

    范小六将黄牛栓在自家宅里,然后才去找绘之,他个头不大,大人们还把他当孩子看,见了他就有些人问东问西。

    范小六一律用不知道搪塞了过去。围着范家四周找了好几圈才发现绘之。那时候绘之已经看到他,只是她眼眶通红,手上青筋毕露,浑身紧绷如拉满的弓弦。

    范小六喃喃的叫了声“姐”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有些话在路上他也听大人们断断续续的说的差不多了,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此时心情自然极为不好。

    绘之咬了下舌头,勉强稳住自己,叫了小六上前:“你去,悄悄的叫范兴问问他哥范成,看为何这个什么将军非我不可。”

    小六忙应了一声“哎!”,又说:“我这就去。姐你小心点,别被人发现了。”说到这里,想起自己身上没有带吃的,不禁懊恼。

    绘之冲他点了点头,重新闭上眼侧耳聆听。

    韩南天正在劝说范公:“范公不如叫绘之出来相见。她小时候,也常到我们家去玩的,与韩铭也是熟悉。”

    范婆生怕范公答应,连忙道:“绘之不在,她走亲戚去了,一会半会的回不来。”

    韩南天笑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