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五十八章不速之客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出门,有乡野邻居看见,照例要跟她打声招呼:“绘之出去放牛?”

    绘之淡淡的道了一声“嗯”。

    她其实内心抗拒跟外人打交道,范公范婆在这一点上完全没有逼迫她的意思,竟然也由着她的性子生长。

    乡里乡亲的处久了,邻居们也知道绘之不是个活泼的性子,以前还嘀咕,现在范公主动承担起学堂的费用,不用孩子们教束脩就可以去上学,大家多多少少的都对范家多了些尊敬,就更没有人嫌弃绘之寡言了。

    话说回来,虽然绘之寡言少语,有不同于她年龄的沉闷,但仍旧是许多婆娘眼中的好儿媳人选。

    绘之种的几块地,从来都是他们村里产粮食最多的,当然这个是羡慕不来的,谁也做不到同她一般的勤快。大家对于劳动,是为了果腹的需要,而不是像她一样,汗水滴下去,心里想的是收获。范公范婆都是勤快人,绘之本来就不懒,在这种环境中,她只有更加热爱劳动的。

    婆娘们选儿媳妇的标准当然也很实际,没有那么浮夸,事实上,许多人都是清楚的,“好女不穿嫁时衣,好男不不吃分家饭”,靠父母靠兄弟的人有,但一辈辈的人传下来,大部分人都乐意叫子女勤快些能养活自己,这些朴素的道理才是繁衍生存的真谛。

    绘之勤快,种的粮食产出高,这就在村里有了好名声,且这种名声不叫人嫉妒,反而能让一些人心生钦佩。

    当然,她一个人不可能耀眼到光芒万丈,笼盖四野,但在村里走了不少人的情况下,她这么淡定的勤恳的劳作,叫许多心浮气躁的人也渐渐沉下心来,无形的竟然起到一点稳定人心的作用。

    此时她坐在牛身上,头戴斗笠,由着牛慢吞吞的沿着道路走到哪里吃到哪里,内心是充满平静的。

    还没开春,草都是枯黄枯黄,但牛并不嫌弃,照样吃的很有兴致,她坐在牛背上,望向远处。

    远处的山笼罩在一团薄雾之中,她甚至又想起不期而遇了两次的那个陌生人,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在什么时候遇上。她并没有因此心生期待,只是难得有人在她心里留下不一样的印象。这种印象,有他身上穿的那件她做的衣裳的缘故。

    好像两个人在不知彼此的某个时刻,便有了联系一样。并且,那个人既然都穿了衣裳,肯定也住过山间小木屋。

    这么一想,就有种他们或许是同类的感觉,都曾经流浪过,不过她幸运,找到了停驻的家,而他呢,不知道现如今又如何。

    无论怎样,对于这样的一个陌生人,她生不出恶意,心里是盼着他好的。

    黄牛吃够了草,慢吞吞的踱步到路边的小溪流旁喝水,绘之被阳光一晒,心情也跟着暖洋洋的,跳下牛身,找了棵树把牛拴住,自己则爬到树上,躺了下来。

    可巧她躺下的地方不远有一只鸟巢,小鸟在里头叽叽喳喳,大概也是爹娘不在家。

    风还有点凉,望着这些毛茸茸的小家伙,很显然是它们的爹娘慢吞吞的,下了蛋舍不得离开,这才留在此地,没有飞往更温暖的南方。想着它们在爹娘的护佑下总算是挺过了漫长的冬季,脸上又不由自主的露出笑。

    绘之以前还有兴趣掏鸟窝,后来大了,范婆不许,她便不做了,此时虽然做了不速之客,但没打扰这么毛茸茸的小邻居的意思,将斗笠盖在脸上,闭着眼感受稀稀疏疏,如星子一般透过斑驳的树叶间隙,又透过斗笠落在她脸上的阳光。

    不一会儿她迷迷糊糊起来,朦胧听到黄牛吃饱喝足走到树下趴下的声音。

    有一阵风吹来,青草的香气渐次浸润,她在这香气中舒展了眉头,恍然又入了梦中。

    大雄宝殿中,佛祖慈眉善目,莲目带着笑意望过来,她只觉心中似一下子充满了无尽的欢喜,想张嘴问问佛祖可有指点教化,但不知怎么却又什么都没说,便立在当地,脸上情不自禁的也带了微笑。

    终于佛祖抬手,似乎想招她近前,她连忙往前一走,却不料身后被什么东西一缀,便停住步子,低头去看。

    这一看,发现自己竟然赤着脚,而脚旁,一只小老鼠正咬着她的裤脚。

    个头那么笑,偏眼睛却又那样亮。

    她忍不住笑,眼睛都弯了。

    然后就听到佛祖清越悠扬的声音:“去吧!”

    她心中一震,正要抬头说话,却被什么动静给一下子惊醒了。

    远处传来马匹奔跑的声音。

    顾不上思忖梦中场景,坐在树枝上蹙眉往远处望去。

    自从得知景县有人起事之后,她对于马匹或者说大批的青壮就格外敏感,她不记得苏家在哪里,可从舆图上看,脱不出索县周边的位置,而从距离跟方位上看,景县是最符合条件的。

    心中因此也对景县有了下意识的排斥。

    思忖间,那奔跑的声音越来越近,她甚至听到有人大声笑着道:“到了!前面就是!”

    绘之觉得这声音耳熟,极目眺望,发现当头的几个人好似是去投奔景县义军的范氏族人。

    她低头往下面一看,黄牛还在树下打盹,尾巴一甩一甩的拍打着屁股。

    那些人骑在马上,当头的几个大呼小叫,可更多人的却簇拥护卫着中间一个什么人,神情警戒的望向四周。

    绘之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

    其时,大路修建的时候,特意避开了溪流,就是怕雨水多会把道路冲垮,所以此时她所在的方位,离大路尚有很长一段距离,绘之是目力耳力好,所以才看见,其他人来看,说不定就只能看见模模糊糊的一团。

    一行人如同一阵风疾驰了过去,冲进了村子所在的方位,那气势,远远望去,竟然像一支被灌满了力量的箭矢。

    绘之直觉心底深处像有什么东西被一把攫住。

    她自苏家时候,就养成了敏感多疑的性子,至许家,一根心弦时刻绷紧,再至出逃,怕被人寻回,怕遇到危险,更是处处谨慎,对于危险,有种天然的警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