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五十七章两下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行礼收拾到一半,江氏忽然直起身,蹙眉问:“你这一走,景县这边稳当吗?要不让老大或者老二回来替你跑一趟?”

    江氏自然是稀罕小儿子的,可若是韩南天因此外出遇害或者遭受其他不幸,那么韩家可能立时就要完蛋了,不说别的,就是为了其他两个儿子还有自己的未来,江氏也不会在此时就盼着韩南天倒霉,多方考虑之下,她才说出这么一番话。

    韩南天正在喝茶,闻言一怔,他没料到江氏会想那么远,笑道:“果真妇道人家,胆子小,若是索县都不敢去,那你叫我一辈子龟缩在景县?此去索县,正好探探那边的虚实,再者苏家实在是,不说烂泥扶不上墙,可当我韩南天的亲家,还真有点委屈孩子,我去了,看看那边的人家到底怎样,要是好的,不妨多下点功夫,也免得以后苏家尾巴翘上天,以为我真求着他们不可。”

    连自己的下属都看出自己在忍着苏行言,其实这种感觉并不美妙。韩南天从骨子里头也是杀伐决断的人,并不喜欢委曲求全。

    韩南天都这么说了,江氏还能说什么,叹了口气,对男人的怨气也少了些,此时也顾不得计较他纳妾后又叫妾室怀孕的事了,只好道:“那你多带些人手,万事多加小心总是没错的。就是不为自家想,也要想想那些跟着你到处拼命的兄弟们呢。”

    不得不说,江氏虽然也是村妇出身,但这觉悟跟高度,还是说话的水平真的是很有一府主母的架势了,在这一点上,妾室李牡丹则显得娇气还有自私。

    韩南天微微笑:“我一定会把人带来。”站起来,接过江氏手里递过来的包袱,定定看她一眼:“我不在,你看好家。”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院子里已经按照江氏的吩咐备好了礼品,虽然明面上不能叫聘礼,可规格跟聘礼也无疑的了。

    韩南天走了,江氏的心腹婆子过来请示:“夫人,西院那边……?”这说的就是韩南天怀孕的妾室李牡丹了,大家心知肚明,如果这时候小妾有个小产或者一尸两命的话,韩南天是根本顾不上的,也没人帮李牡丹。

    江氏心里还想着韩南天临走时的那个眼神,心里既欣慰又惆怅,又叹了口气道:“算了,只要我的孩子好好的,我暂时不动她。”即便李牡丹生了儿子又如何?她的三个儿子,其中有两个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而李牡丹的孩子即便能生下来,活不活的到成年还不一定呢。

    越靠近索县,头一批带着人引路回来的范氏族人就越心生后悔。不得不说,虽然在故乡混不下去才出来讨生活,但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盼着人家家破人亡的心情更是没有的。

    几个一同回来的范氏族人悄悄的使着眼色商量着要分出一个人手提前去报个信啥的,只是没等他们计划实施,韩南天一行已经超过苏氏的车马,追上了他们。

    韩南天一来,范氏族人的种种计划也只好偃旗息鼓。

    范家的这一天跟以往的每一天其实没什么区别。

    绘之已经不去学堂,范公该教的都教完了,其他的他也不会,被绘之问了几次,回答不上来的感觉太郁闷,因此范公只好用自己还可以的智商去碾压其他学生。

    虽然不去学堂,可上午还是在家写了一个时辰的字,不是写大字,那个浪费笔墨纸张,绘之就写小字,一个小字不难写,但通篇没有一个错别字,好到可以去装裱起来,这就不容易了。绘之写了一副古文,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当然这也是范公极为喜欢的一篇古文。

    因为绘之这几天有点断断续续的咳嗽,范婆端了梨水过来给她,见了她写好的,顿时满口夸奖:“这个字写的太好了。比你爹的强多了。”她现在最喜欢用对比来突出闺女的优秀,因为一直心地善良,做不出踩别人家的孩子捧自家闺女的事,只好处处踩范公。好在范公宰相肚里能撑船,不与她一般计较。

    绘之对于自己写的字也十分满意,区区不到一百五十个字,她用了很久才写出最满意的一副,除了字体秀美工整之外,还逼着自己练习了一气呵成,将将写完,终于对于诗仙的情怀多了些不一样的体验。

    她捧着碗对正在啧啧称奇的欣赏闺女佳作的范婆道:“阿娘,这样的日子再过一百年我也不会烦。”

    范婆不由眉眼生笑:“傻孩子。”

    过了一会儿又道:“等你爹回来,叫他给你装裱起来。”

    绘之觉得自己有点飘飘然,连忙伸手扶住腮帮子,免得一会儿笑的发酸。

    到了中午范公回家,见了绘之的功课,心里也极是满意,他到底多了书法功底,知道能一气呵成又把字写的扬长避短、体现出文字的潇洒飘逸有多么不容易,破天荒的附和了范婆的话,笑道:“是值得装裱起来。有传给后世子孙的价值。”

    范婆见绘之脸红的已经快要烧着,连忙道:“孩子老拘在家里头也怪闷,今儿天好,不如出去逛逛,也牵着牛,让牛出去松快松快。”

    范公本来高兴,听到她这样说,心里莫名一顿,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难得的翻动黄历,然后在心里默默算计一番道:“那申时之前回来吧,今儿申时,不利东南。”范家正好在村里的东南方位。

    此时不过午时二刻,绘之一听自己有约摸一个半时辰的外出时间,心里也是高兴。吃了饭,范婆执意不叫她收拾,她也没有勉强,去牛栏那里牵了牛出来。

    范婆从灶房追到门口,递给她一只斗笠:“戴上戴上,免得晒成黑妹,好不容易养的白生生的。”

    绘之从命,笑着接过来戴到头上:“遵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