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五十六章天意弄人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此时天色未明,韩南天听了王树这话,真如获得灵丹妙药,不仅儿子能够起死回生,且自己也能够大业得成!当然,他的高兴不是因为即将寻到绘之,绘之只是一个符号,就像一丸子药,换一个生辰八字,换一个人,对他的效果是一样的。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很快就原谅了王树,并替他找好了借口:“你说的很对,且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从此我将视你为亲兄弟!”兄弟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就不讲两家话了。

    王树这才放下心,又提了几个中肯的建议:“来的路上,我想过,咱们的义军队伍里头就有索县那边投奔过来的人,几乎每个村镇都有吧,我们先找人打听一下,说不定能打听到苏小姐的消息。”

    韩南天立即点头。王树几乎确定苏行言其实不得韩南天的心意,但想着苏绘之若果然有那份气运,以后韩铭说不得就离不开她,那么苏绘之却不好得罪,更不好在韩南天面前说她的坏话的,就道:“老神仙曾说那个八字的人身被福泽,不会轻易零落,我心里觉得她在索县的可能性最大,如果真能打听出来,还请将军同意,由我去迎接苏小姐回来。”

    韩南天刚要同意,可转念一想,绘之到底是苏行言的闺女,他不能让人家闺女冲喜,还把闺女的爹得罪狠了。

    其实大家心知肚明,王树这么着回来,就是弃苏行言,而直接奔荣华富贵来了,这在军中,相当于越级报告,是犯忌讳的事,若是他此时助长这种风气,恐怕于将来带兵会有更多的不利。

    “不急,俗语磨刀不误砍柴工,先使人打听索县的事。”他认真想了想:“我觉得绘之留在县城的可能性不大,顶好先捡着那些周边小村镇过去问。你奔波一夜,回去歇着吧,此事我安排人做即可。”

    王树刚才是试探,听到他这种答案也没表现出失望,低头行礼道:“是,末将尊令!”

    等王树回了自己的住处,不由对着虚空长长的叹息。苏行言爱说大话,往往有些话说出口了,却做不到,是个言而无信的真小人,且内心自私见利忘义,可这样的人偏读过书,会写一笔好字,还有个能救人一命的闺女。至此,王树不得不佩服苏行言,做人做到他这份上,说没有气运真说不过去。大家明明已经烦了他,却不能不用他,不得不顾忌他!

    还不能一刀杀了他,那样苏绘之回来也得守孝。

    韩南天虽然心气浮躁,但号召力还是有的,虽然没有天明,义军队伍里头登记在册的索县人员也都找了出来,不过很是费了不少劲。本来是想着打破地域观念,将这些人打散了混到景县大部队的人员里头,这想法现在看来也没错,就是找人费劲,大半夜搞得人心惶惶。

    其实要真说起来,王树也是有气运的,要不人家夫妻俩窃窃细语,怎么能给他听到?而绘之的消息呢,义军中还有那些先前投靠过来的范氏族人,虽然描述不是那么确切,可今年十五六岁的年纪,又不是父母亲生的,或者给人做了养女或者给人做了媳妇子的人,他们族里可不就有一个?

    当时就有范家族人嚷了出来:“我们那里有个叫绘之的,可不知怎么就把范伯父范伯母两口子给迷惑住了,不是亲生的,也不是从小抱养的,却偏偏拿她胜过我们这些亲子侄。”

    有那略懂点人事的,听了这话也来不及阻止。

    韩南天一听下属报告,顿时急乎乎的出来,将范氏族人叫到一边询问。他是大领袖,他一出来,又是这么重视的态度,就连那些刚才犹豫的,也彻底忘记了,众人你一眼我一语的将范家的事说了个干净。

    韩南天连忙点了几十个人,叫范家族人领路,想了一下又叫人去请苏氏,可苏氏这里不能不说明,又不能完全说实话,只能说:“打听着绘之在某处某处好似给人当了闺女,想央请你过去看看,是不是那孩子?!”

    苏氏一听,顾不得旁的,先答应了。她是肯定要去,只是骑不了马,只能坐马车。

    韩南天一刻也不想等待,叫人拉马车来,请了苏氏并自家的两个婆子一起坐马车,而其他人先行一步。

    安排布置妥当,突然听到韩铭所在的内室有人大声呼叫:“三公子眼皮动了!”

    韩南天一个健步就进了房,心中是又惊又怕,连期待也不敢表露的多,看着日渐消瘦,几乎只剩下一把骨头的儿子,他拨开众人,走过去握着韩铭的手,在心里对他说:“爹一定要救活你!一定把绘之带回来给你!”

    说完这话,就觉得自己手上一动,他连忙睁大眼,发现真的是韩铭的手指动了动,韩南天连忙叫大夫:“大夫过来看,他的手指动了。”

    大夫的脸色却不好。

    韩南天一顿,立即有点明白,敢情他们这还是认为韩铭是回光返照!他骨子里头就是个不肯服输的人,越是不认同,越是打压,他的反弹也就会越大!

    “除了夫人,其他人都出去。”他站在韩铭床前下令。

    江氏的眼睛已经红肿不堪,视物模糊。小妾李牡丹虽然盼着江氏干脆死了,可也明白,除非韩南天的其他儿子同时都死了,否则这些人不管她有没有下手,都是把账算在自己头上,因此韩南天一下命令,她就第一个往外走。

    韩南天对江氏道:“我已经有了绘之的消息,虽然已经打发了人去,可我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思来想去还是我亲自去一趟比较好。我走之后,你就在家好好守着孩子。”

    江氏猛地站起来:“她没死?”

    韩南天结合王树的话道:“没死,并且要是同一个人的话,在那些村人眼里,她还过得很不错。”

    江氏欢喜,几乎又失而复得之意:“那我给你收拾行李。”

    “收拾什么行李,不过准备礼物倒是真的,我这趟去,打算先礼后兵,如若真是绘之,又还不错的话,配铭儿当然也配的起,这聘礼上就不能简薄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