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五十四章找人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苏氏心里难受,是因为觉得自己终身无望。

    苏行言心里难受,则是因为自己将绘之早早的卖掉,不能跟韩南天结亲,而生出扼腕之心。此种心绪,则如同今人手里握有一只股票,觉得万年不动,不如卖掉再买其他,于是卖掉,可卖掉之后,发现那股票其实很有后期市场……于是错亿……

    夫妻俩相对而坐,长吁短叹。

    苏氏本想跟苏行言说一说绘之的事,可想起绘之已经死了,现在说,只能徒徒的惹苏行言发一顿火,再似乎没有什么其他好处,便将这话忍了下来。

    苏行言则觉得自己要是将绘之带回来,也是二嫁之身,被人贴上个谄媚油滑的名头不说,韩南天不一定会高兴韩铭娶个二嫁之女,再者,万一绘之来了仍旧救不回韩铭,那他可真就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里外不是人了。

    夫妻俩各有心思,竟然没有发觉对方也有其他心思,这样犹犹豫豫的过了几日,眼看着韩铭几度喘不上气来,韩南天的妻妾也都各自泡在泪水中,老婆是为了儿子,小妾则是怕韩铭一死,自己也不得活,家中一片愁云惨淡。

    韩南天终究扛不住压力,请了苏行言喝酒,酒席上泪流满面说到:“苏兄,我实在无法了!眼看大业初成,你我能共享荣华,可谁料眼前这一关竟然不好过啊!”

    苏行言想到无边富贵远离,心中也是凄凉慌张,不得不陪着流了两滴泪:“小公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这一关过去,以后定然是平平安安富贵到老的!”

    韩南天叹息:“实话不瞒兄弟你,我这大业恐怕也到头了,着实无心继续,唉!”

    这话就叫苏行言害怕了,未来的富贵不可期了,那么一定得保住现如今的温饱才行,说实话,韩家发迹,他这些年着实少吃了许多苦头,人也看着好看了起来。

    苏行言是再不乐意过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的!

    对富贵的渴盼就像一个投机的人害怕眼前即将面临的失败一样,终于让苏行言鼓足了勇气:“大哥,绘之她……,我是怕小公子醒来之后有怨言啊!”

    韩南天等的可不就是这一句?!

    他立即道:“讲什么小公子不小公子的,他也是你看着长大的,多少年喊叔叔喊起来的,你只管叫他三郎即可。”

    苏行言一听这话,当下明白韩南天的意思,他心里一喜,紧接着又被浓浓的担忧绞住,就站起来道:“那我回去准备准备。”

    韩南天失态,也情不自禁的跟着站了起来,表情虽然还算镇定,但其实行动已经出卖了他。

    苏行言回了家,先取家里的银钱,他当初卖绘之,不过得了两袋豆子,还是那种不大好的,现在去领绘之回来,依照他的意思,只给半两银子就够了,何况绘之打小就会干活,这么多年大了,也该能养活自己,既然贪不着许家吃喝,那么他给半两都是多的。

    苏氏原本在家歪着默默垂泪,见他进来,生怕他问,唬得连忙擦了眼泪站起来,见他取钱,不知道他要做甚么,便问他。

    苏行言看了她一眼,心道要是亲生爹娘一起去,说不得能更顺利,因此便对苏氏道:“你也收拾一件衣裳,同我一起去接绘之回来。韩家今儿同我提亲了!”在他心里,虽然没提,可韩南天的态度跟提了也没什么区别。

    苏氏一惊,张嘴结舌:“接,接绘之?你知道绘之没了?”苏氏还以为是接绘之的尸骨回来。

    苏行言放下手里的东西,惊诧莫名:“没了?什么没了?你说什么?!”最后一句明显声音拔高。

    苏氏一听他吼,眼泪顿时又出来:“孩子没了,我命怎么这么苦啊?!”

    苏行言几乎要给她一个耳光,一把将她按在炕上:“你到底瞒着我什么?还不给我说清楚?!”

    苏氏哽咽着将自己去中许的前因后果都说了,末了道:“自从没了那个,我这里一直怀不上,心里隐隐觉得仿佛是惊动了神灵,却又怕你听了着急,不敢跟你说,还是那天在韩家嫂子那里听她的一个信佛的婢女说了,这才动了心思,想着好歹去看看绘之,谁知中许那家人说她早就……早就……呜呜……,我的命好苦……”

    苏行言的心头直如熊熊烈火之上被一下子浇了一盆冰水,欢喜还没达到顶点,失落已经如同失控的飞剑旋转着过来了,他目光直愣愣的看着苏氏,过了好一阵子才寻回理智问:“这么说江氏也知道了?那韩南天怎么还让我领绘之回来?”

    苏氏哭道:“我不知道,许氏韩家嫂嫂没有告诉韩大哥吧,韩大哥那么忙。”

    苏行言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人活到他这个份上,首先他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摩别人的,他不相信江氏说的什么苏氏伤了阴德的话,很显然江氏知道绘之的八字合适韩铭,想将绘之带回来,并且她也实施了,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听到噩耗,江氏显然受的打击也不小。

    江氏伤心是真的,所以不知情的韩南天才把主意打到绘之身上。

    却不料阴差阳错的,他们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苏行言一屁股坐在炕上,神情灰败:“难不成天要亡我?!”

    苏行言都能说出这种话来,江氏更是心情糟透,她想了半天,终于想起一句:“会不会是那个老神仙胡乱搪塞了韩家一个八字?”

    “胡说,老神仙的事我打听了,他说的还是有些准头的!”苏行言反驳,他之前想要孩子,听了老神仙分说韩铭,就私下里寻摸去问老神仙,老神仙给他看了手相面相,道:“命里有贵子。”

    苏行言就极其喜欢这个结论。

    他从脑海深处翻出有关许家人的记忆,就问苏氏:“那许家在绘之死后可曾另娶儿媳妇?”也或者是许家提前知道,把绘之藏起来呢。

    苏氏当时一听绘之没了就懵了,此时只有摇头的份:“我不知道。”

    苏行言琢磨一番,还是决定去一趟:“不行,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若是没了,就运回尸身埋我们家祖坟那边。”

    苏氏不敢反驳,只小声道:“那岂不是惊动了祖宗英灵?”

    苏行言瞪她一眼:“你知道什么?绘之若是死的冤屈,运回来,那戾气也就化解了,这跟你去接她回来有什么区别吗?你年纪也不小了,再不生,我就休了你另娶一个。”

    苏氏吓得不行,连忙道:“那你去接吧。”

    苏行言恐吓她一番,心中这才舒坦了不少。

    只是运尸身,就不能他一个人或者他们夫妻去了。这种事苏氏去了也没用,他还得照顾她。苏行言就去找韩南天要人,他没直接说绘之没了,也怕打击到韩南天。

    韩南天很爽快的派了一队约么十来个青壮给他,这些人虽然与一整个村为敌做不到,但去许家起个震慑作用还是很有效果的。

    苏行言也不多耽搁,带着人当天就出发了。

    许家果然被他们这一行除了苏行言其他都整齐划一的人给惊住了。

    许氏一听这都是景县起事的义军,顿时害怕的不得了,生怕自家跟反贼挂钩,也不隐瞒,就直接道:“到我家来一直好吃好喝的跟娇小姐似的供着,谁知过了不多久竟然自个儿偷偷跑了,后来被些野男人拉扯回来,却又得了痨病,我儿子不想娶她,便写了一封休书,还很仁义的给她了些银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