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五十二章父母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韩南天一听苏行言说孩子已经成亲,顿时熄灭了心思,他再想办法,也做不出去夺人妻女,坏人姻缘的事。

    也因为如此,他连苏行言的闺女叫什么都没问。

    可巧席间倒酒的一个小厮乃是韩南天夫人江氏的一个远亲的孩子,听了这话,就学给了江氏听。

    江氏倒是还记得苏行言的闺女叫苏绘之,可再多的记忆就没有了,一则她事物太多,二来那时候绘之年纪恐怕不大,她光照顾自家孩子都忙不过来,就没时间太过关注其他别人家的小孩子了。

    不过江氏不记得,苏行言的媳妇苏氏她却是熟悉的,就命人叫了苏氏过来说话。

    江氏留了个心眼,并没有一上来就跟苏氏提绘之的事,反而说起来了儿女经。

    苏氏因为苏行言巴结韩家,她自然夫唱妇随,对着江氏也没有一点昔日邻居的平等感,反而畏畏缩缩。

    江氏便道:“都说儿女是父母心头肉,我虽然养育了好几个孩子,却是在这段日子才体会出来。以前韩铭还喜欢往你家去串门呢。”

    苏氏努力想,都没想起来,只好稀里糊涂的道:“那都是他们小时候的事了。”

    江氏推心置腹的道:“自绘之走后,这也过去许多年了,要我说,你当亲娘的,母女分离当然是该怪行言,可正经他也是家主,这往后的日子眼看着好起来,是不是再要上三五个孩子才好,你们也不年轻了,否则到了年纪大了,膝下犹空是什么感受,你看看咱们村里那些人家,还不知道么?”

    苏氏以为江氏是真的关心自己,就有点急的分辩道:“我要了,没要上,怎么不想生孩子,是日夜都盼着啊。我也没怪她爹,都是日子不好,把人逼得走投无路了。”

    江氏听她这么说,心里微微一哂,心道走投无路了,你两口子也没瘦二两肉,却把唯一的闺女卖了。不过苏氏愚蠢,对她却是好事,就抬眼看了一眼身边婢女。

    那婢女便趁着添茶的功夫,对了江氏道:“夫人,奴婢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江氏笑:“这儿又没有外人,我与你苏家奶奶是年轻时候的交情,再亲近不过的了,你有什么不可说的?”

    苏氏对江氏表现出来的亲近简直受宠若惊,闻言顿时连连点头。

    那婢女就笑着给苏氏行了个礼:“奴婢不是因为旁的,只是说的话涉及了苏奶奶,恐叫奶奶听了心里不高兴,这才不敢说的。”

    苏氏便道:“没什么不敢的。姐姐只管说。”

    婢女道:“奴婢是信佛的,佛家讲什么奶奶可知?佛家最是讲因果的,依着奴婢的浅见,奶奶至今无子,恐怕也是有因才有果……”说到这里,自以为提醒的很明白了。

    可真没想到苏氏是个蠢蠹碌碌的,蹙着眉头问:“我自问对神佛没有什么不敬之处,还请姐姐说明白些?”

    婢女飞快的看了江氏一眼,见江氏几不可见的点了下头,这才道:“奴婢刚才听夫人说,奶奶家原来是有一位小姐的,只是不知道这位小姐现在去了何处?恍惚觉得恐怕不是什么好去处吧?”

    苏氏想起绘之,目光一下子陷入沉思。她身上掉下的肉,虽然日夜盼着生儿子,可心里也是稀罕的,只是那个家她真的做不了主,能拉扯大了就很不容易了。此时在心里想一想绘之的样子,却突然发现自己只记得闺女小小年纪踮着脚去瓮里舀水的情景来。

    绘之是什么时候开始做家务的?三岁还是四岁?她记不清楚了,大概能想起来的,就是个模糊的影子,这个影子自是不需要苏氏操心,相反还能帮苏家做许多事情。

    至于绘之的去处,苏氏是盼着她能去个好人家,但这种期盼根本覆盖不了冷酷严峻的现实,给人家做童养媳,有时候比起猪狗还不如,这样一想,眼中脸上也带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悲意。

    再一琢磨江氏婢女的话,顿时将焦点放在生儿子上头,问那婢女道:“姐姐的意思是我没有儿子,是跟相公送走了绘之有关?可……”她努力的想找一些反驳的话,却发觉实在找不出来。

    那婢女忙道:“奴婢只是浅见,奶奶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苏氏轻轻点头,然而却又紧接着摇起头来:“孩子已经送了人家了,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

    要不是还要靠着苏氏跟苏行言去找绘之,江氏现在压根就不想搭理他们两口子,见暗示的如此明白苏氏都没有懂,江氏直接道:“这有什么不好办的?我问你你们两口子现在日子过得怎么样?是天天吃不饱还是天天喝冷风?既然日子还过得去,为何不将孩子接回来?”

    苏氏迟疑:“这……”她怎么敢私自做主呢?

    那婢女忙道:“奶奶是小姐的亲娘,这有什么不敢接的?大不了给那家些许银钱,从此摆脱了倒好。不过这事奴婢的看法是不如就由奶奶亲自去打听,这样也显得心诚。”

    江氏至此还未暴露目的,见苏氏有所动摇,立即给她加砝:“你不用着急,这一路上安排的事一切有我呢,我来安排马车,包括去了之后咱们接到绘之后给那家人家的补偿,都准备出来。”

    苏氏感动的只会说:“这怎么好意思?”一句话翻来覆去的重复了许多遍。

    江氏就叹了口气,故意道:“当然,你接回来,是为了自己积德行善,好生儿子的,做事要做全套,可不能半途而废。虽然路途遥远又辛苦,但比起生儿子的大事来,这点辛苦还是该受着的。”

    苏氏没去过中许村,只听苏行言提过几句,但大体方位知道,便是如此,她依旧在夜里试探了试探苏行言。

    苏行言不知道她白天存住的心事,正好也因为提起绘之没法给韩铭出来冲喜,所以很认真的把当年送走绘之的事描述了一遍。

    “这孩子当初就木呆木呆的,听到我走,也没哭一声半声的,更是连句爹爹都不曾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