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五十一章八字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老神仙把了脉,又翻起韩铭的眼皮瞧,最后一边摇头一边道:“拿生辰八字来给我看看。”

    韩南天的心情不断下沉,还是江氏从旁,实在不肯死心,叫了身边的人去取韩铭的生辰。

    谁知老神仙看了八字,脸上却又轻松了起来。

    “有救,不过不太好救。从命线上推测,他小时候就缺了这一魂二魄的,只是当时贵人就在他周围,因此病态不显,可事有不谐,因缘际会,贵人星淡,他也就显露出这种缺憾起来,其实说起来,这次的劫难,倒是不能怪在受伤这件事上。”

    江氏本来对老神仙抱有极大的希望,可听到这最后一句,还以为是李牡丹故弄玄虚请来为自己脱罪的人,心中顿时大怒,看了一眼身边的婢女,那婢女也不是善茬,顿时就冲老神仙发火:“公子中箭之前还好好的,有说有笑,你说他不是中箭成这样,那中箭前他也不是这样的!你莫不是收受了某些人的好处,来替人脱罪来了!”

    老神仙冲她呵呵笑:“你既然这么说,那我也无话可说,只是不知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你替你主子说的,若贵主也这样认为,那敢情好,我道歉走人。”

    江氏心里其实已经不服,听了这话就更不舒坦,但想了想还是压下脾气,硬声问:“老神仙说我儿子有救,不知怎么个救法。”

    老神仙笑,却不直接回答,反而忆苦思甜起来:“这么多人称我为老神仙,就可知我的本事。不过叫老神仙却不是老好人,就该知道,这救人的法子也不是白给的,再者,法子有没有用,还得看你们做到哪一步,心不够诚,救回来过段时间也是一个死。”

    其实他混到如今这模样,大家对他的本事是真没多少信心。

    只是听他这么一说,韩南天倒是心情定了定,这次没等江氏开口就道:“还请您施加援手。”说着命人送上金银。

    老神仙见了银锭,双眼放光,越发显得面目猥琐,好似本人就照着贼眉鼠眼这个成语长的一样,躬身给韩南天行礼:“不愧是伟丈夫也!”

    江氏见韩南天如此,心情总算好了些,可还是怕这个所谓的老神仙对着韩铭乱治疗一气,朝着李牡丹的方向恨瞪了一眼,而后才问:“不知道老神仙打算怎么救人?”

    老神仙笑着道:“冲喜。找人嫁给小公子,成亲之日,也就是小公子苏醒之时。”

    江氏眉头一皱:“可这人选……”儿子现在这样,要想娶好人家的女儿,人家一定不会答应。可要是娶的不好了,她心里也过不去这个槛。韩家虽然最近才反,但真正得势已经有几年,这几年的功夫,已经把江氏这个农妇的底气眼界养高了。

    给韩铭娶一个高贵些的妻子,认真操作起来并不难,可难就难在韩南天现在要脸,要名声,仗势欺人的事明面上是不肯做的。

    江氏在这里发愁,还是韩南天琢磨老神仙既然这么说,说不定还有后招,直接问道:“敢问这冲喜的人选……”

    老神仙掐指闭眼,算了算,说了一个八字:“这个八字极其硬,定能救小公子一命。”

    江氏忙吩咐人:“出去询问一下,看谁家有这个八字的姑娘!”

    韩南天忙道:“不可,此事还要从长计议,你这样沸沸扬扬的宣扬,将来儿子成亲,岂不是人人知道媳妇的生辰八字了,再者,顶着冲喜的名声嫁进来,到底也不是面上有光的事,还得顾忌亲家的脸面。”

    江氏不耐,“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该怎么办?要不让铭儿多娶几个人,到时候大家也不知道究竟谁的八字才是合适的。”

    老神仙噗嗤一乐:“夫人这话可错了,一个人若是跟另一个人结为夫妇,这命线便从此互相影响,切记冲喜嫁进来的媳妇也要敬重,否则小公子依旧有性命之忧啊。”

    因着这番说法处置,韩南天便极其迅速的暗暗吩咐下去,虽然不要大家大张旗鼓,可知道的人还是渐渐变多。

    大部分人都是只知其一未知其二,家里有闺女又想巴结韩家的,主动送上八字去,送一回就退一回,显然是没有合适底。到了这种程度,大家也只是知道自家闺女的八字合不上,还不清楚那个韩铭命里的贵人八字是哪里来的。

    不过,那么多八字送上来,总不能韩南天一个人亲自对照验看,他便找了许多识字的心腹帮忙甄别。其中有一人,不是别人,乃是绘之亲生父亲苏行言,见了这个八字,心里是又欢喜又后悔,心情跟捡了个元宝,却摔了一跤,元宝没握牢固摔了出去一样。

    这样忙碌了小半个月,眼看着韩铭一日日的衰败下去,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

    江氏几乎绝望,难过的狠了,就去抽李牡丹的脸,将李牡丹抽的好几天不敢出来见人。

    这边动静越来越大,希望却看似越来越渺茫,韩南天心里绷紧的弦也摇摇欲断,醉酒之后跟几个心腹叹息:“难不成这是上天的警示,是要绝我的?”他心里清楚,朝廷现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可以后若是想强盛起来,天下人的嘴才是最能杀人的,届时说不定就要说他儿子没有活过来,显然是苍天惩罚云云。

    不知是不是酒壮怂人胆,苏行言原本一直压着的话此刻却偏偏说出来:“大哥大概不记得我的闺女了,她其实就是这个八字。”说完想起来,又是一阵装模作样的叹息。

    韩南天一听,顿时从酒桌上站了起来,他面前的桌案被他带到,碟子碗筷散落一地,狼狈异常:“你说的是你的闺女?”

    苏行言见他这么冲动,生怕他知道真相之后陷入更大的绝望,连忙咬了舌头,流出眼泪道:“可惜这孩子是个没福气的,前几年被我送了人家做媳妇,现在也有十五六岁,正经的成亲了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