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五十章韩铭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一场秋雨一场寒,初冬先是一场大雪,范公虽然教着学堂,但耳朵一直竖着听义军那边的消息。至于上京那里,倒是没怎么关注了。

    族长跟他亲近,也道:“听说义军那边的日子不好过。”

    族里既然有人过去,自然就能送了消息出来。范公听到这个结果,不免唏嘘,晚饭后跟妻女说话道:“明知道这些人当中也不全是良善之辈,但若是全然良善,还真是只有被逼死的一条道路,这些人,在那些京中高官眼中,就是反贼逆贼,在他们自己,则是不堪压迫剥削,所以自称义军,可对于老百姓来说,逆贼也好,义军也好,首先得让百姓们有饭吃,有衣穿,义军的饭跟衣是哪里来的?天子自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可义军们能先取再用吗?本来就占了一个逆反,再想着从百姓中剥削,那跟朝廷上天子大臣又有何种区别?既然没有区别,那么百姓们凭什么支持他,而不支持现在的朝廷?所以义军即使心里想取之于民,也不敢有大些的动作,也因此他们的日子艰难是可想而知的了。”

    而对于绘之来说,景县的义军除了给自己增添了许多耳朵边的谈资,其他并无剧烈的影响。

    细微的影响么,之一便是范婆不肯叫她进山了,理由是:“都是大姑娘了,整天活的比个小子还自在,你再能干,看哪个当婆婆的喜欢?”

    绘之看看外头尚为化开的积雪,点点头毫无意见,日子不好过,进山寻摸吃的人多了起来,她这时候去,无非是猎几只山鸡,还不一定能猎到。浪费一天的功夫,还不如跟着范公去学堂写字默书,下午就陪着范婆,安抚她被义军扰的不得安宁的心。

    窗外的寒风呼呼的刮,她收拾整理进山做活穿的衣裳,准备将它们压在箱底的时候,突然想起在山上连着两次碰上的那个人。

    对他的印象不可谓不深了,因为是主动跟自己说话,且提了一句建议的人,虽然他那建议对他们一家都没什么用处,但终归是好意,绘之心中还有一丝感激之情在里头,并想着,自己若是将来有余力,也一定努力帮助别人,不论是不是萍水相逢之人,相见既是缘分。

    于此时的景县而言,却真不是那么太平好过,百姓们照旧没粮,义军也好不到哪儿去,两下的日子半斤对八两。

    不过义军整体不好过,他的上层,也就是首领及其亲近心腹等人家还是过得绰绰有余的。

    可对于首领而言,没有吃不饱的烦恼,却有其他的烦恼。

    韩南天的小儿子小时候不显机灵,长大也木木呆呆,前一阵子阴差阳错的替韩南天新收的一个妾挡了一记冷箭,因此高烧不退,已经有了三日。

    这三日,韩南天几乎将景县所有大夫郎中都请了来,大家用尽办法,也只是吊着他的一条命而已,光退烧的烧酒就用去了一整瓮,韩南天几乎要绝望的放弃。

    可他的原配嫡妻江氏却不肯,吵嚷道:“若是我儿子没了命,就让李牡丹给我儿子陪命就行。”

    韩南天头大:“韩铭是我的儿子,虽然不甚聪明,不也养到了现在?再说牡丹一向老实,她肚子里头也是我的骨肉……”

    江氏擦一把眼泪道:“这好办,等孩子生下来,她再去死。这样你孩子也得了,也算是为铭儿报了仇。”

    韩南天跟江氏说不清楚,却不敢在此时跟她撕破脸,毕竟江氏是他发迹之前的糟糠,为他生育了好几个孩子,现在江氏的几个儿子都在军中效力,是他的左臂右膀,他要是因此惩戒江氏,显然要失去儿子们的心。

    可回到小妾那里,牡丹已经哭的眼睛红肿,梨花带雨,更是别有一番动人的委屈,叫他不得不心软,只好将人拥入怀里:“你别怕,韩铭我一定会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牡丹怎么不怕,韩南天保证会救韩铭,但若果真韩铭死了,那她是不是也真的没了活路了?她很清楚,现在韩家还在打天下的阶段,韩南天的任何决定都会有人盯着,这样的时候,他反倒不如皇位上的皇帝自在,起码皇帝能看谁不顺眼就拖下去宰人,可韩南天若是做一件违背道德的事,一定会迎来身边人的反驳。总而言之,其实就是他还没只手遮天到那种程度。

    待韩南天离开,牡丹的贴身乳母对着她哭:“小姐受苦了,若是旧时,谁敢给小姐这样的气受?”

    牡丹却淡淡道:“乳娘知足吧,雨下大了,别管屋檐是矮是小,我们都要进去躲雨,难不成还有你我嫌弃屋檐的道理?再嫌弃,也是你我靠上来的。罢了,你我去给菩萨进一炷香,祈求她老人家保佑韩铭早点好起来罢。”话虽这么说,实则心里已经失去了希望,她是知道韩铭受伤多么严重的,能活三天,没有当场断气,都是大夫们竭尽心力。

    大夫们其实已经江郎才尽,有那直率的,直接请韩家早点准备后事,有那宽厚的,就建议韩南天去求助鬼神。

    不得不说,义军人中也有许多能人,听说韩首领找老神仙,其中一个人自荐了家乡的老父。

    韩南天抱的希望还不如听说哪里哪里有一根人参呢——亲儿子都出来讨生活,这老神仙恐怕没啥指望头。

    但他还是发话将人请了来。

    果然这老神仙叫人一见就精神一震,长相么,尖嘴猴腮,又有五短身材,这时候再有人将老神仙的儿子引出来,韩南天一看都忍不住看向老神仙的头顶。

    老神仙的儿子除了穷点,倒是长得一表人才。

    老神仙一见韩南天的模样,心中有数,笑着指了指自家儿子:“首领,这是自家亲生的,确凿无疑。”

    韩南天并没有因此而觉得老神仙多么了不起,只要是人,见了他们父子,都会忍不住比较,当下他没有太多计较,伸手请人进去看韩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