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四十九章后续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亲事没了,范婆却又有些唏嘘后悔,对范公说道:“杨七那孩子,还是挺忠厚的。”

    “这样还忠厚啊,你要求可真低。”范公没有她那些伤春悲秋。

    “这挑女婿也不能你一人说了算,总得问问绘之的意见。”

    绘之见父母如此,连忙道:“我觉得阿娘说的对,杨七是忠厚老实的,但若是我不带着那四十亩地或者没有分文嫁妆还要养您二老的话,他是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她既不会因为杨七娘将她夸成一朵花而感到骄傲,更不会因为杨七对自己的嫌东嫌西感到自卑,她努力的生活,学的越多,懂的越多,心境就越开阔,再不是以往那个战战兢兢极其自卑无助的小女孩了。

    世上的人,有说你好的,就有说你不好的,而真正在乎爱护你的人,怎么会舍得说你不好?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她也只在乎范公范婆,其他人的说法很少能影响她的情绪。

    这样磨磨蹭蹭的,族长那边要走的人都定好了,范公去看了一眼名单,再回来,对绘之上京的热情也不是那么大了。

    族长也劝他:“绘之一个女娃娃,出嫁恨不得放在爷娘眼前才放心,你怎么舍得让她走,再者上京有什么好头?你隔着这么老远,托付给谁你能放心?村里也有不少女娃都是爷娘手里捧着的,也没见捧成你们两口子这样。”

    范公被他中间一句话打动,还因为上京的名单里头那些族人都是识字念书说嘴一套一套,但下地干活或者赚钱养家,又不大行了,当然这看法也仅仅代表了范公的个人意见,这些人在族长眼中,他老人家觉得,上京进修进修,没准就把没通开的窍通开了呢,更说不准将来他们族里也能出个状元呢。

    因为同行的人不大靠谱,范公终于在大家动身之前,取消了要绘之去上京的打算。

    事实上,他这个决定正确无比,这之后又过了一段时间,邸抄都不准了,有小道消息说京中皇帝死了,几个弟弟跟几个儿子一起争夺皇位,上京里头天天有流血事件发生。但毕竟那是京城,是天子治下,众人对此还是抱着淡定的态度来看的——争赢了皇位的人要想位子做的牢固,就不能大肆虐杀百姓……

    毕竟一个人要是坐在皇帝的位置上,又一心的反社会,他一定坐不长那把龙椅。

    该走的人走了,绘之终于留下,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一夜睡的沉,早上听到鸡叫才起来。

    起来后就发现不单她起晚了,范公范婆也没有起。

    她对着他们的屋子露出一个微笑,而后先去后头给牛添加草料,母鸡偷偷下了两只蛋,她趁着它们打盹的功夫摸出来握在手里,发现还热乎乎的。

    喂了牛捡了鸡蛋,去外头的水缸那里洗了手这才进灶房做饭。

    解下屋梁上的食篮,不禁又是一怔,她在苏家都没有范家这么自由自在。在苏家的时候,她做多少事都觉得做得还不够多,而只要将手伸向食篮,自己就先觉得心虚了。不得不说,食物太少,苏家父母强化给她的那种念头实在太恐怖了。

    要不她从许家逃出来,也不会不逃到苏家去,那个家,唯一叫她留恋的,大概就是那天夜里曾经给她一颗长生果的小老鼠了。

    饭还没做好,范公范婆那边也起了,穿衣洗漱出来,正好绘之也将饭端出来。

    范公吃着饭突然叹息一声:“昨天夜里辗转反侧,没有睡好。”

    绘之挑眉,这句她才不信,夜里她也能听到范公范婆呼吸,动静明明很沉稳,显然是酣睡。

    范公才不理会她,强调到:“我想了想,有家财固然是好的,但家财多了难免遭人惦记,不说杨七家,就是族长那里,一开始能同意绘之上京,便是看在那四十亩地的份上……”也正因此,他也更加明白,靠个人魅力来征服世界是行不通的,在他眼中千好万好的绘之不成,他自己也不成。

    “现在这上京没去成,但地的事已经说了出去,再说不给了,终归不大好,且天下也不太平,咱家自己窖存的粮食细算起来也够吃个二三年的了,更何况平时还能吃个鸡子,过年还能杀只鸡。”

    说到这里,突然鸡窝那里传来一阵刺耳的鸣叫声,就好像公鸡母鸡们听到了范公的言论一样。

    绘之咬了下嘴唇,忍住到嘴边的笑意:“阿爹说的对。阿娘您说呢?”

    “我都听你爹的。”范婆笑眯眯的。

    地是二老辛苦攒下的,他们怎么处置,绘之没有任何意见:“留下十亩,我自己完全种的过来。”

    范公轻声哼了哼:“那我就去找族长说说,只是这地不是送给族长的,既然该走的都走了,留下的也不是等死的,以后学堂还是认真上起来,这些地的产出,就做学堂日常的开支吧。”其实学堂的开支都是极其少的,孩子们不过有一本识字的书,再有一些笔墨而已,范公的意思,以后这个钱也由这些地的产出来开支。

    果真族长并不老糊涂,听了范公的话,欣然收下地,而后又对范公保证:“我看以后绘之妮子就在家里坐产招婿就中,以后的女婿要是不听话,你放心,还有我这个族长替绘之做主。”这相当于一个很给力的保证,并且族长也同意了范公的提议:“学当然要上起来,你这个提议很好。”

    范公道:“我能有什么主意,还不是看您一心为了族里前程努力,想着自己尽尽心?”轻飘飘的拍了族长一记马屁。

    族长果然高兴,特意在族里一些中流砥柱面前说了此事。

    范公本来有些心疼的,见绘之淡定的样子,才渐渐好受了许多。总之这件事若是没有妻女的支持,他就算拿定主意将地送出去,心里也不会好过的。

    一家人怎么能不顾忌彼此的感情?

    范氏学堂重开,景县那边的义军也没传来什么大肆杀掠的消息,这对范公来说,是两个极大的安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