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四十七章教女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翌日范婆醒来,却见绘之醒的比自己还早,不禁唠叨:“你年纪小还在长身体,正该多睡些。”像她则是因为年纪大了,一日睡三个时辰都是多的,即便如此,她还是记得自己年青时候,每日里头都是睡不够。

    绘之正在切萝卜。萝卜若是吃不完,时间久了容易糠心,到那时候再吃就不好吃了,说句味同嚼蜡也不为过。因此她就像切成条晒干,这样或者腌咸菜吃或者以后包菜包,味道都不坏。

    范婆絮叨她,她抬头冲范婆笑:“我睡饱了,阿娘。”一边说一边捡起一块萝卜条来咔嚓咬一口。

    范婆见她这样,脸上露出笑容:“今儿早上咱们做萝卜疙瘩汤好了。”

    绘之没有意见:“行啊,萝卜还要焯一遍水吗?萝卜水也挺好喝的。”

    范婆便道:“那就不焯水了,放点姜丝,家里还有生姜吗?”

    “有。”绘之一边说着一边去了旁边,从菜篮子里头拨拉出一块姜,很快削皮切丝,手脚麻利的很。

    范婆心里琢磨,这附近的小姑娘,就没发现有强过绘之的,而绘之之所以没有远近闻名,是因为她从来行事低调,不喜欢东家长西家短,不过那些有眼光的妇人婆子们其实已经发现绘之的好处啦!

    她本来想着过年的时候多走动走动,寻摸寻摸,若是找到好女婿,就先定下,等到绘之十八再出嫁。

    谁知造化弄人,这眼看着前路都不顺,相女婿的事自然也就搁置了。

    绘之打定了主意不跟着族里人离开,蹲在小板凳上烧水的时候靠着范婆的腿道:“阿娘,你同阿爹说说,我不离开你们,外头的人都很坏,万一将我拐了卖了,我不定要费多少力气才能逃出来,且若是逃的不顺利,被抓回去打断腿,到时候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阿爹阿娘呢,在家里还以为我在外头过的多么好……”

    她这么一说,立即就把范婆吓住了,手里的汤勺一下滑到锅里,绘之连忙站起来,拿了筷子去抄。

    范婆抿了抿唇,点头道:“外头坏人是多,不过族长安排一阵子,总得保证大家的安全吧,若是有人欺负了你,我们也是不依的。”

    绘之小声道:“反正我不走的,要是送我走了,我半路自己再跑回来。”

    范婆被她险些逗笑,板着脸道:“胡闹,刚才是故意吓唬我的吧?”

    绘之不惯撒娇,但软话了语气还是会的,就低声道:“阿娘,我舍不得离开这里,要是坏人来了,大不了我跑到山里去,等他们走了再回来,您想想,若这样安排的话,是不是比我离家千万里要好?”

    范婆哼了一声:“这事我做不了主的,你呀!”她心里当然是舍不得,但面上不能表露出来。就像那些一开始送孩子入学的家长们,其实心里百般不舍,恨不能把自己拆吧拆吧塞到孩子书包里头一同去学校,可面上还是冷静的看着孩子一步步的进了课堂,彼时大多数孩子心里都会觉得父母们冷酷无情的。

    绘之一听这话,心知范婆已经被自己说服的差不多,可也却如她所说,还得范公也点头才行,于是吃饭的时候,故意说起以前在中许村的那个被婆婆卖掉的媳妇子来,把她如何逃如何被打如何怀孕都说了,从前中许村的事她从来也没有说过,现在说出来,格外带着一种萧瑟。

    范公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可也教导绘之:“那个女子本是个傻的,她自己不够机灵,还喜欢蛮干,若是换了我,既然相公都没了,自己又有孩子,起码要拿住婆婆,保住骨肉,再者就是落到被发卖的境地,也要谋定而后动。举个例子,就说项羽,项燕之孙,是不是英雄?他之神勇,千古无二,楚汉战争他占尽优势,可最后反倒被刘邦所灭。刘邦是谁?出身农家,是才学高过项羽,还是家世高过?可他知人善任,善纳谏,他手下无数将领显露才能,终于反败为胜。提起西楚霸王,大家只想到虞姬,还能想到谁?可提起刘邦,韩信,彭越,英布,臧荼,哪一个不是铮铮好汉?”

    绘之表示不服:“但这些好汉的下场都不好。”

    范公笑,对了范婆道:“这就是读书多了的坏处,只认好坏,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好坏?人参救命,参汤味道美不美?有道是良药口苦,良言逆耳,你且记得一句,不能以好坏辨别是非?有时候活下来的人才能称之为好。刘邦击败项羽,诛杀异姓诸侯王,他杀得人少么?不少,可他称霸天下,庙号太祖,谥号高皇帝,有他,这才有了四百年汉朝天下。”

    范公又道:“你也见过村中不少人了?你道人人都是好人或者都是坏人?非也。这长辈爱护晚辈的,在晚辈眼里,长辈是好人。这村人欺负邻人的,在邻人眼中,村人便是坏人,好坏都不过是个立场,所以我平日不喜你跟你娘纠结于这些琐碎之中,你想想,为了一头蒜,一棵葱的,吵来吵去很有意思么?有那个时间,写写字念念书,哪怕放牛去呢,也比满心怒气好吧?只是,人活在世上,毫不掩饰的恣意行事还是不好的,做事当然要按着咱们的心愿来,但面上要掩饰住,要符合这世道,符合世情,如此,便是得个圆滑之名,也比将四邻都得罪光了强上百倍。”

    范公细细教导,绘之站着认真听了,这时候就不敢反驳了,只是还没有忘记初衷:“阿爹,我没有那个人那么傻笨,但我也没有特别聪明,且又容易信实,这到了外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说着扭头去看范婆:“阿娘,你说呢?”眨眼皱眉,满脸都是哀求。

    范婆被她揉搓不过,讷讷添了一句:“我不放心是真的。就是给他们再多的钱,这在外头也没有家里舒坦自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