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四十三章又遇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世上之事,最容易的,是对自己宽容;最难的,便是宽容别人。”范公说完,却又道:“我这话不是说你,而是说旁人,你须谨记以后遇到这样的,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值得来往就来往,不值得来往,也不必客气,讨好旁人从而委屈自己,这是懦夫。”

    女子在世生活本就不易,挫折来自方方面面,就如范公范婆无子,也是范婆承受的压力比范公大的多,差不多的年纪,比范公苍老的更明显。

    绘之一愣,明显的觉得范公所说并不符合这个世道的规范。因为这个世道的道理便是“三从四德”,它不太喜欢女子有自己的想法。她虽然有些怀疑,但并不反驳,也不表现出疑惑,只点头听了,表示自己知道,之后的精力大部分还是用在田间地头。

    范婆心疼她,多次阻拦,想叫她把地重新佃出去,反倒是范公拦住范婆:“要是她种地是一把好手,在庄户人家总能受人高看一眼。”

    “我也没怎么下过田,这不一辈子过去了,再说家里又不是没有,何必让她受这份累?”

    “你道我教她读书识字是为何,还不是想着,无论她在什么地方都有能够安身立命的本钱?钱财乃身外之物,什么时候就保不准被人偷了抢了,但技多不压身,只要她懂得多,会的多,无论在哪儿,都能活的好。”

    这个绘之倒是大为认同,使劲点头。她在田里做活,一想到此刻付出可以在将来收获粮食,心情就变得很好。

    她这么做,无意中竟然也为自己挣得一个好名声。

    到了秋天收粮的时候,她伺候的五亩地竟然比范家之前的那五亩好田收获的还多。

    范婆对自己闺女,那是三百六十度觉得好,不嫌麻烦不嫌累的一点点称量了,而后笑着给父女俩报数:“一亩地要多三斗,这五亩地就多了二百多斤呐!”恨不能敲锣打鼓昭告天下。

    绘之心中对前世的印象越来越浅,然而有一点却记得,好似没人为粮食发愁,粮食价格数十年也翻不了一番,地里的产出总是多到家里吃不完,还要卖一部分。

    这样一想,前世那种毫不在意的情形却无疑成了如今极其难以实现梦想。

    她不由的对范公说:“要是一亩地产一千斤粮食,阿爹你说大家伙的日子会不会好过一些?”

    范公对范婆道:“看看,你把孩子夸得都白日做梦了!”

    绘之也笑,其实她知道自己付出多少,五亩地,要锄草,松土,灌溉,施肥,每一项劳动都饱含她的汗水,得到如今的结果,范婆已经很满意,但叫她说,还是与心底深处那种期待有很大的差距。

    她忍不住向往:“若是地里的粮食产的多,以后那种卖儿卖女的应该能少一些吧?!”

    范公知晓被亲生爹娘发卖是她心中的一根刺,听到她这么说,才顿时反应过来,待绘之出门后,悄悄对范婆说:“这孩子啊,长了一颗佛心。”

    庄户人家今年秋收的喜悦并没有维持很久,虽然老天爷尚且算是给力,大半年都风调雨顺的,但架不住那离他们甚为遥远的皇上跟各地的豪强们能够折腾,不等粮食入仓,竟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征税。

    范公在家,虽为破口大骂,但也背着人骂了无数声:“无耻!”

    今年之前的那一场税已经重于往年,没想到百姓才收了粮食,这就又来收了!这绝对是不叫人活!

    官逼民反!

    范公的学堂是开不下去了,大家的粮食被收走了一多半,下剩的说不定都不能吃到过年,大家不得不背着粮食去镇上或者那些富裕的城里,将好粮食换成糙米,这样换来的糙米可以多撑一阵子,再有就是越来越多的人进山寻摸野菜或者蘑菇或者其他活物,为过冬做准备。

    秋收之后,田里的活计少了,绘之琢磨了一通,又约了人一起进山。范婆跟范公这次没有阻拦,范家的粮食多些,但和光同尘的道理大家都懂,再说,范公也着实喜欢绘之带回来的野菜。

    “要是遇到前几次那种,还带回些来。”范公交待道。

    “恐怕现在再吃有些老了,我去看看,若是有种子,就采回来种到地里。”

    终归是通过实践,发现那种野菜并没有那个人说的那么邪乎,绘之这次进山,就心里自己琢磨:吃多了腹泻说不定只是那个人肠胃不好。

    现在虽然进山的人多,但山更大,树影森森,就是再多的人进来,隔上几十米也看不到人影了。

    绘之惦记那些野菜有没有打种,先去了那儿。

    杨小九跟范小六这俩忠实的跟班毫无质疑的跟在她身后。

    绘之这次出来,没有带黄牛一起。之前过秋的时候,黄牛不仅给自家出了许多力,等他们忙完,有人来借牛,范公基本上也都答应了,绘之怪心疼,就让它在家歇着。

    三个人渐渐跟其他人走岔道,再到了那处,杨小九跟范小六先瞄准了水潭——自从杨七跟大李出事,爹娘们就不许他们来捞鱼,这次要不是跟着绘之,他们还来不了这里。

    两个男孩子今年秋里迅速的抽条,饥饿使得他们高而瘦,眼巴巴的看着绘之,绘之也不能说不许,只道:“注意安全,我一会儿就回来。”杨小九连连点头不住的保证。

    绘之说完就循着记忆去了那处,野菜还有,不过也果然如她想的一样,菜叶子变硬变老了,绘之寻了一下,发现有不少结了种子,又高兴起来,心道以后家院里种了,阿爹想吃就现摘,再也不用馋这个了。

    她拿出一张纸,把长成的种子小心翼翼的抖到纸上,正做的认真,耳朵突然听到有人走路的动静,抬起头来一看,竟然还是之前说吃多了腹泻的那个青年。

    许久不见,两个人却都没什么变化,绘之已经习惯做活的时候穿着短褐,而那个青年也仍旧穿了最初两个人相遇的那件衣裳。

    他见了绘之,目光中没有惊讶,冲她微微点了下头就走了。

    绘之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纸包,觉得很不少了,收拾起来,去寻杨小九等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