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四十二章妙梦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进了家门,已经快要过子时了,绘之洗了手脚,在范婆的催促中躺到被窝里头。

    梦里恍惚觉得自己好像在一处庙堂之中,不知怎么,身披袈裟,盘腿打坐,梵音悠远,而她面带微笑,只因座下一只小小的老鼠正在抱着自己的莲花座垫努力啃咬。

    这一梦境,直到她醒来,还极为清晰。

    其他的她倒是不在意,只是醒来忍不住摸了好几把头发。

    她知道自己上辈子不是和尚,这辈子当然也不是。那么梦里的人与其说是她,不如说是她的一个幻觉。

    只是太过真实。

    真实到吃饭的时候还记得当时心里的那种欢喜。

    因为这个梦境,一整天脸上都带着一种轻松。

    不过学堂里头不太好,今天没来的人比昨天还多。

    范公中午吃饭,不免叹息:“本想授人以渔,可现在也不得不让大家各自奔活路去,免得鱼还没钓上来,人先饿死了。”

    村里人出去要饭的也变多了,大家在同村,低头不见抬头见,是不好意思讨要的,同样,也有别的村里头的人来他们村要饭。

    杨七爹娘带着杨七过来道谢。

    绘之一听到他们叫门的声音,就上牛栏那边去喂牛去了。

    杨七娘拿了一小篮子鸡蛋,范公只得出面,笑道:“庄里乡亲的,怎么这般客气?”

    范婆从旁,也坚决不收:“这得攒了多久,孩子昨儿受惊,给他补补才好。”

    两家人寒暄几句,大李子家也来人了。

    范家小院很快就满了人。

    杨七娘跟大李子的娘说的最多:“要不是绘之,这俩小子还不知着落在哪里!可不要人命?”

    “早说了,孩子们进山要跟紧了绘之,说不得七子跟大李这就是遇上了鬼打墙。”

    绘之被她们夸得全身发麻,恨不能躲远一点。

    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干的名声是怎么传出去的,反正有不少人都觉得她很行。

    她没觉得自己行,如果让她自我评价,她觉得自己还不够行。

    幸好,这两家的谢礼,范婆一丝儿也没收下。

    绘之见人都散了才出来,出去割了两捆草回来,就听范婆跟范公说:“我看杨七他娘跟大李子他娘都有那个意思,你觉得呢?”

    范公呵呵:“没觉出来,她们觉得有就能有么?”

    在范公的多条女婿必须达标的要求当中,杨七跟大李子连一条都符合不上。

    首先聪敏好学就没他俩啥事,其次勤奋守拙也跟他们没关系,最后,这么大的小伙子了,养活不得自己,做事还不如绘之呢。

    范婆本来也不大乐意,但见范公的态度,她又有点不是滋味了,劝道:“你也别太挑剔了。”

    绘之一听这个,连忙告状:“阿娘,杨七不乐意娶我,他前儿跟大李子嘀咕,我听见了。”

    范婆顿时将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忘记的一干二净,掐腰道:“他怎么说的?”

    绘之也没撒谎,把杨七跟大李子的对话一学,气的范婆道:“这俩兔崽子,可见昨天白救了他们。正经该留下他们家的东西!叫他们知道咱们也不是好使唤的!”本想着庄里乡亲,不拿架子,谁知他们竟然还嫌弃上自身。

    范公就道:“杨七说这话,到底还有点过日子的想头,知道要是娶了绘之,我们俩也是他的累赘,这也算是有自知之明了。对了,你也别太挑剔了!”把范婆的话又丢回给她。

    范婆一噎,熊熊怒火还在燃烧,又絮叨绘之:“你也是,他们都那样说你了,你就该不去,活该那俩熊孩子掉坑里!你说他都说这些了,你还帮他,你是不是傻?!”

    范公也道:“你娘说的对,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一边享受了人家的劳动成果,一边在背后说人家是非,这本来就不地道,更何况,范家二老目前看来,也用不着女婿养老。等真正老不动了,叫人伺候,估计也就一年半载的事。久病床前无孝子,亲生的尚且都如此,这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婿就更不敢指望了。

    他们一教训,绘之还真有点忘了昨天为何那么爽快,思忖了半日才想起来,连忙求饶:“阿娘,你不说我都忘了,本来也没打算去的,村里去的人多,缺我一个,总也能找到,只是昨天看着杨七娘的样子,一下子想起阿娘也是这般心疼我,就心软了。”

    范婆被她说的心如泡在蜜罐里头,笑了一下道:“你这孩子!”

    过了一会儿又道:“阿娘给你做韭菜炒鸡子吃。”

    范公忙道:“多做点,少放盐。”

    绘之见范婆情绪稳定了,也跟了出去:“阿娘,要不烙饼啊?今儿吃不完,明天也能吃。”

    “那就烙饼。”外头传来范婆的声音。

    范公伸出一只手,翻来覆去的看,而后一脸囧:“三十多年,就没见过这般好说话的时候!”

    夜里范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戳醒了范公,与他道:“你说绘之亲娘到底是个什么糊涂东西,这么好的孩子,竟然连温存一二都没有,让孩子这么多年如同泡在黄连水里似的,我想一想都觉得孩子苦。”

    范公好不容易酣梦,醒来只觉郁卒:“你要是觉得她苦,就可这劲儿疼她呗,反正我又不吃味。”说多了都是泪,他吃味也没地儿吃去。

    范婆叹气:“说的也是,你说她出嫁,咱们俩陪送多少地才合适?要我说,就留下十亩,够咱们吃粮食的,剩下的都给她好了,这手里攥着嫁妆,当人家媳妇也有底气。”

    女婿的影子还没有,这陪嫁先准备上了……

    “关键还是女婿得选好,你瞧你陪嫁不多,我这不一辈子还都让着你?”

    范婆道:“我的绘之,配得上天底下最好的夫婿。以后选的女婿,必须一心一意的疼她,有半点不是,我也不依的!”

    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范公第二日还是宽慰绘之:“人活在世上,难免被旁人评估称量,其实撇出去我们自身的成见,杨七那样说你,也没有太多错误,他说的本就是事实,而且他没有贪恋我们家家财回避我跟你娘的养老问题,这就说明他不算奸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