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四十一章找人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一直到范公午睡醒来,范家的菜窝窝也蒸出来,范婆还在嘟嘟囔囔的生气:“两口子眼盲心瞎,教出来的孩子也不着四六。”

    绘之这会儿不敢替范小六求情,见范公醒了,忙将前因后果说了。

    范公就笑话范婆:“你与他这等笨蛋置气做什么?绘之是上了我们范氏族谱的,他想娶,下辈子也没可能。再说,估计这也就是他的胡乱的想头,要是让范二知道,非得捶他一顿不可。”

    范婆脸上的怒色还没消。

    绘之见范公安慰范婆,自己就提了水桶,从墙上取了扁担下来,去挑水。

    只是,还没有挑满水缸,便出了事。

    大李子跟杨七一直天擦黑也没有回来。

    杨七在他们家排行老七,上头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都没有立住,后头站住了他一个,还是杨家花钱请了风水先生,看了方位,让他们在哪里哪里落户,这才堪堪保下来的,杨七上头还有一个姐姐活着,已经嫁人,所以,杨七虽然行七,却也是杨家的命根子。

    杨七的母亲找过来的时候,浑身颤抖,双眼通红,几乎就是一副快要不行的模样。

    绘之本来因为杨七跟大李子在背后说她,有些烦这俩人,现在见了杨七母亲的样子,突然想到范婆,如果她不见了,想来范婆也是一般无二的着急……

    “婶子的意思我晓得了,我回家放下水就去。”

    杨七娘忙道:“绘之,我来帮你挑水。”

    绘之扁担一扭:“不用,这就到家了。”她两手搭在扁担上,往前紧走了几步,然后大声的喊范婆:“阿娘开门。”

    范婆跟范公早就听到外头喧哗,开了门晓得是杨七未归,范婆还安慰了杨七娘几句:“说不得是忘了时辰。”

    杨七娘道:“早上还说今儿下午回来给地里锄草……”

    范公不理会俩女人,同绘之说话:“我同你一起去。”

    绘之不肯:“我带着牛就可以,也不打紧,再说同去的还有旁人呢。”

    “天都擦黑了,带上灯笼吧。”

    范婆听到范公这一句,连忙道:“说的是,我这就去拿。”很快取了家里的气死风灯出来。

    绘之不想拿,又怕两老担忧,只好接过来拿在手里,杨家那边一些同姓的也过来了,其中就有杨小九他爹,杨小九跟过来,但是他爹没叫他去。

    这么一行人,也有十来个,到了山脚下,分成三队,绘之同杨七的爹娘娘还有杨小九他爹一队。

    杨七娘见绘之也没有骑牛,就道:“绘之你年纪小,骑着牛吧。”

    绘之笑:“没事,我在下头走,看的更清楚些。”

    杨七娘见她自从得知杨七的消息一直到进山寻找,脸上都是表情淡淡,起初还以为她这是不乐意,现在却觉得绘之是真沉稳真大气,越看越觉得是儿媳的好人选,只是想起杨七反驳的理由,范家二老也是上了年纪,心里就微微叹息,觉得天底下实在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儿。

    大家心里存了事,走起路来就着急,很快到了昨天到过的水潭边,可惜杨七并不在这里。

    绘之将灯笼拿近,看了附近,见有脚印,估摸着应该是杨七等人的,只是这山中多草木,别说晚上,就是白天,寻一个半个的脚印也不好寻,就喊了杨七娘过来看:“要不咱们从这附近喊喊?”

    杨七娘连忙点头:“都听你的。”

    绘之在山里的方向感好,是在村里出了名的。

    她仔细辨认了一下,觉得杨七他们走的时候肯定是从昨天他们离开的地方走的,只是可能路上走岔了。杨七爹跟杨小九的爹已经高声喊了起来。

    这一喊没把杨七跟大李子喊来,倒是其余的两队人也寻摸了过来。

    大李子的爹满头大汗,又急又气:“这熊孩子,找到非得打断腿不可!”

    绘之没有理会他的话,牵着牛朝一旁走去,她听到一点窸窸窣窣的声音,觉得说不上来的耳熟,再看别人,都是一脸茫然,便辨认着那声音往前走。

    杨七娘忙喊:“绘之?”

    绘之回头:“咱们四下找找,这样喊,他们要是听到,早就回应我们了。”

    她的声音依旧平静,杨七娘听了却觉得犹如吃了定心丸,连忙跟过来。

    山林里头很快遍布了星星火光,更有无数喊声“杨七”“大李子”响起,惊鸟扑棱着翅膀添乱,唯有绘之,听着那声音,一直往前走。

    杨七娘小声道:“这边偏了些吧,咱们都听不到大家伙的喊声了。”

    绘之侧耳去听,再听不到刚才悉悉索索的动静,便道:“婶子,你在这附近喊喊杨七。”

    杨七娘有点怕,更多的是担忧,声音简直称得上悲伤:“杨七!大李子!你们在哪?!”

    她才喊完,绘之就听到动静了,连忙抬手制止她:“婶子你仔细听听。”

    杨七跟大李子掉到一个深坑里。

    两个人折腾了好几个时辰也没爬上来,反而累的都趴下了,然后就睡着了。

    找到人,绘之心里也松一口气,看了一眼人数,见都在,大家便干脆聚拢在一起下山。

    杨七娘拧着杨七的耳朵:“有你这么心大的吗?啊?还在坑里睡着了!”

    反倒是一直嚷着要打断儿子腿的大李子的爹,揽着大李子的肩膀:“爹可叫你吓得不轻!还想着要是没人给我养老,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绘之觉得有趣,原来天底下的父母,对待儿女总是各个不同。

    但无疑的,范公范婆都是很好很好的爹娘。

    回程走到一半,她又听到那声音,四下寻找,却是什么都没看到,这一路也倒是还顺利。

    她听见杨七低声问他娘:“娘,怎么绘之也来了?不是你叫来的吧?”

    杨七娘打他的背:“不是绘之你这会儿说不定都喂了狼!那坑那么深,仔细掉下去头野猪,压不死你!”

    进了村,绘之老远就看见范公范婆,忙牵着牛快走几步:“阿爹阿娘,人找到了。”

    闺女立了功,范公自觉很有话语权:“今天晚上就不许打骂了,明儿再打。”

    说的队伍里头不少人都笑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