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四十章民为贵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想那个青年,并不是回忆他的长相容貌,而是此时越想越觉得那青年身上所穿,有些眼熟。她闭上眼回忆一番,脑海中滑过那衣裳衔接之处的“蜈蚣”针脚,可不是她当初买了布后缝起来的那件衣裳?!

    这么说来,那个青年说不定就住过她曾经待过的那个山间小屋,或者他还在那里住着。

    绘之再睁开眼,望着自己的屋子,从床到橱柜书桌摆设,都是按着自己心意布置。她已经不是在山中小屋的那个绘之,而是真正的有了归属感的范家绘之。

    这么一想,就对那个人有了微微的怜悯,她不生气人家穿了自己做的衣裳,因为她同样穿走了不知道谁留下的这套衣裳,并且在那间小屋里头接受过庇护。

    到了早上,范公一睡醒就点蒸野菜,范婆洗好了,绘之不同意:“要不中午吃吧。”中午阳气足。

    范公一想,点头:“也可,中午多吃点。”

    范婆笑,对绘之道:“你爹啊,把你当成他的福星。”

    绘之道:“那我以后得长得很高才行。不是都说福星高照吗?”

    范公大笑。

    只是到了学堂,却又开怀不起来,族学只上半天,就是为了让这些孩子能有功夫做家里的活计,今年的税赋一增长,有许多人家不得不要求孩子多干活,学堂里头就顾不上了。

    范公脸色不好,绘之便带着杨小九跟范小六几个老老实实的念书。到了中午回家,连念念不忘的蒸野菜也没有让范公展颜多少。

    绘之便道:“阿爹,这些人收敛重税,难道就不晓得百姓日子难过吗?”

    “收敛重税,总有理由,或为了江山社稷,或为了贪图享乐,哎!”范公叹气。

    “不是常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民在社稷之前,那为何会为了社稷,而不顾民生?”

    “呵呵,这里的‘民’可不是一个半个的民,而是作为一个整体,是指的天下的百姓。就比如,洪水来了,你怕不怕?那要是一滴水,一瓢水,你还会不会怕?这个民,若是单只个人,恐怕不仅不会重,相反还会如草芥鹅毛一般,连称量都称不出来啊!”

    绘之说不出来,她心里隐隐觉得这是不对的,不能把人比喻成水,但又觉得范公所说,乃是事实。

    “那该怎么办?”

    “怎么办?自尊自爱,自己努力!为何古往今来,攀龙附凤之徒,趋炎附势之辈络绎不绝?还不是大家都不想做那个没法称量,太阳一照就化为水汽蒸腾的无影无踪的水滴?”

    “那为官做宰之后,就能够贵重起来,没有烦难了吗?”

    “这又是糊涂话,小人有小人的烦难,君子有君子的烦难,百姓有烦难,君主也有烦难。”

    绘之觉得脑子乱成一团:“阿爹的回答也是糊涂回答。照您这么说,岂不是没有快活的人了?”

    范公笑:“怎么没有,你在山林之中,一个人生活的时候快活不快活?来到家里,你娘疼你,你快活不快活?”

    绘之果真沉思,而后点头:“我觉得好,心里是快活的。”

    范公见她一本正经的郑重,早就憋得脸通红,憋不住了方哈哈大笑,指着她道:“凡人,若是如我儿一样,想的不多,要的不多,所求不多,总能快活。”

    绘之不晓得这句话哪里戳中范公笑点,她自己顿悟不过来,不过却觉得范公说的不对:“阿爹说错了,我也有想要的,我想如今的好日子能长长久久,想阿爹每天能舒展眉头,想那些野菜昨天被我揪秃了枝子,不知道能不能长出种子来,每天想的事都好多!”

    范公又要笑,如此以手抚额:“你不要逗我了,行了行了,我烦闷也是一时。”

    范婆喊了绘之:“你让你爹去歇着吧,他整日里琢磨这些无趣的,才老的快!”

    “那我不想了,今儿给我斟二两酒来吧?”

    “晚上再喝!”范婆答话。

    范公于是回去午歇,他是真有了年纪,虽然不好酒,但喜欢沉浸在酒中,那种忘乎所以晕晕乎乎的感觉。一直到他躺下,他还在琢磨,我烦闷一时,是因为我明白自己无能为力,我既没有帮助别人的能力,也不敢帮助别人,从而将自己置身险地,从前那些野心勃勃的变革家,又有哪个能得到好的下场?

    绘之帮他盖上薄被,而后出去,见范婆在灶房,便也过去:“阿娘,剩下的野菜也不能常留着,我看要不咱们切碎了,蒸成菜窝窝?”

    范婆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往里头加点盐巴,倒是不用再另外做菜了。”

    两个人正说着话,范小六在门口喊绘之:“姐,姐!”

    绘之应了一声,就要出去见她,范婆忙拉住:“今儿可不许再跑远啦!”

    绘之点头,范婆这才松手。

    范小六是过来报信的:“姐,你知杨七他们今儿没去学堂是做什么去了?”

    人家做甚么,绘之才不关心。

    范小六不等她回答,就自顾自的说:“他们天不亮就进山,听说还挑着桶呢!肯定是捞鱼去卖。”

    “捞鱼去卖也挺好啊,还是一笔收入。”

    范小六本来有种自己的地盘被人侵占的感觉,听绘之这么一说,顿时傻眼,他的辩论才能显然还不如绘之,想了半天,也没给自己找个说的过去的理由。

    绘之见范婆在灶房门口探头探脑的看,估摸是怕她又跟着小六跑出去,便道:“你还有事吗,没事我忙着呢。”

    小六怏怏不乐:“姐,我爹娘也不想叫我上学了。”

    绘之问:“那你想上学吗?他们不叫你学,你要是想学的话,有空来我教你吧?”

    她没有叫他去抗争,也没有嫌他没有自己的主意,反而给了一个比较温和,只是劳累自己的建议。

    范小六顿时感动:“姐,你真好,等我长大,我就娶了你吧!”

    范婆出来正好听见,大骂:“小王八羔子,胡咧咧什么,看我不捶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