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十九章野菜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虽然说了酉时前必回,但范婆担心,一过了申时就不住的出门张望,范公倒是比她更稳重,不过哼小曲儿的时候找不到调子而已。

    范婆一个劲的絮叨,范公干脆晃悠出门,去了村口,等老远看见绘之跟牛,也不等了,再慢悠悠的晃悠回家。

    范婆见他一个人,往身后瞧了瞧,没发现绘之,眼中失望。

    范公瞧见她的样子,噗嗤笑:“打后头呢,一会儿该进门了。”

    “你怎么不等等她?”

    “我这不先回来跟你说一声,叫你放心?今天晚上吃啥?炒个鸡子吃吧?”

    “没得鸡子儿,母鸡抱窝孵小鸡哩,你又忘了。”

    “养那么多鸡作甚,又舍不得杀。”

    范婆给他一个“你是不是傻”的眼神:“绘之稀罕。”

    说起这个,范公也要叹息。绘之明明早先活的贫穷,经常处于饥饿边缘,但她并不喜欢杀生,对于鸡鸭鱼肉也没有特别的爱好,这并不是假装或者故意来迷惑谁,范公看得出来,她是本性如此。

    “要是个男孩子就更好了!”范公再叹。

    这话范婆不爱听,她就喜欢绘之,别的男的,女的,她现在一个也瞧不到眼中。

    范公见范婆抿了抿嘴角,显然要说些自己“不喜欢”听的,连忙解释道:“这要是个男孩子,那十里八乡的女娃还不都把眼粘他身上?”

    范婆觉得好歹这句还算人话,扎好围裙,开始往锅里添水。

    谁知她高兴了,范公却又不开心——绘之要是个男孩子,苏家应该不会卖了他,就更谈不上有他们二老什么事了。

    绘之用树叶托着三条鱼进门,喊:“阿娘,我回来了。”

    范婆高高的答应一声,脸上露出笑容。

    绘之将牛背上的东西解下来,然后牵了牛回去。

    范婆过来跟上:“晚上想吃甚么?炒个鸡子给你吃?”

    绘之一边洗手一边道:“给阿爹吃吧,我摘了野菜,要不咱们蒸蒸吃?”心里还是对野菜的好奇比较大。

    范婆得了闺女的主意,舀了一多把面出来,绘之就笑,把摘回来的野菜拿出一些,洗干净甩干水,一边做事一边道:“瓮里的水不多了,正好趁机刷刷瓮,然后挑满新水。”

    范婆忙道:“还是咱俩去抬。”

    “不用,抬不如挑走的快,挑着走不沉。”说着话,把面均匀的洒在野菜上,上了蒸笼。

    范婆烧火,绘之去处理那三条小鱼,洗干净后控水的间隔,她刷了锅,舀了一小勺芝麻油在锅底,待烧热了,把鱼放进去煎了两面去腥味,再添水,放了葱姜,这一趟流程下来,几乎没耽误事,范婆这里的野菜都还没有出锅。

    范婆看着她这一番作弄,笑着赞:“我闺女真能干。”

    鱼汤出锅,配着豆面窝窝,范公吃的心满意足,连范婆故意没有炒鸡子都假装忘记。

    “野菜味美,可惜蒸得少了。”

    “我摘了许多,只是在山上碰到一个人,他说吃多了会腹泻,因此先少蒸些试试。”

    “无妨,腹泻这个倒是不怕它,哈哈,再者神农尝百草,尝说神农死于断肠草,然而若是没有神农,百姓至今愚蠹不知何物能吃何物有毒,其实神农可以做的事,你我亦可以做,只是要小心论证,免得你阿娘担心,哈哈。”上了年纪,其实多有大便闭结之症,要是能够腹泻一回,说不定倒是舒服。

    绘之的眼中带了笑意:“牛也吃了许多,我看它走了这一路都没有拉,想来不大要紧,而且,这种野菜蒸着吃起来,比生吃还要甜些,您说是吧?”

    范婆端了两碗茶过来:“你们爷俩啊,心可真够大,才吃了饭,能不能不要说拉不拉的?”

    父女俩都笑了起来。

    绘之见范公这些日子比之前开怀不少,略放下心来。

    吃过了饭,洗刷完毕,她闲了下来,又晃到织机前,只是烛火还没点起来,范婆就到了:“今儿在外头待了一天,不许你弄这个了,再说那赋税交了一次了,今年总不能还来收吧,你今儿也早些歇着,正长身体的时候,这么熬着可怎么好?年轻轻的熬干了怎么办?”

    绘之一见范婆的声音带了郑重,连忙道:“我知道了阿娘,我来看看,免得日后忘了。”

    这句话把范婆逗笑:“又胡说了。好了,锅里的水温好了,你给你阿爹打洗脚水去吧。”

    绘之高高的应了一声,随着范婆出来,刚把温热的洗脚水端到屋里,范公突然捂着肚腹唉哟一声:“不好,我要去茅房!”

    本来已经拖了袜子,也来不及穿,趿拉着鞋子就跑了。

    这可把绘之吓坏了。

    她追着走了两步,还是范婆上来拉住她:“没事没事,我去看看,你先打了水洗脚去。”

    绘之怎么放的下心,她不好意思追到茅房,但是却走到牛栏那里去看黄牛,见黄牛一切正常,再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心里道一声蹊跷:“明明我吃的野菜最多。”

    才诧异着,听到范婆喊她:“绘之,你爹出来了。”

    绘之答应一声,心里更诧异,往日范公恨不能蹲到天荒地老,今日竟然这般快速?她挠了挠头发,回了主屋。

    范公正在屋里洗手,一边笑道:“痛快痛快,好久没这么痛快了。”

    见了绘之过来,连忙道:“这野菜不错,明日还给我蒸一碗吃。”

    绘之目露迟疑,范公这才发觉自己失态,连忙补救道:“多吃菜总是好的,尤其是野菜,吸收山中精华,又又山泉灌溉滋润……”

    绘之点头,心道阿爹无事就好,至于野菜么,明日可以跟面一起做成菜团子,这样吃起来一下子不会吃太多,总不至于有腹泻的风险。

    总之,被范公吓了一跳,然后又发现他精神极好,她也总算放下心了,洗漱之后,刚要入睡,想起自己今日穿的那件衣裳,上头沾了鱼腥跟菜汁,还是应该早点洗出来才好。

    想到便去做,她找了些皂角粉,倒入盆里,哼哧哼哧的洗起衣裳来。

    只是晾衣裳的时候,却想起今日那个提醒她的青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