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十八章青年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黄牛啃的这些野菜,梗茎比较粗壮,分枝多,枝干上有许多细细的绒毛,初初闻起来,是没什么味道的,但吃到嘴里,菜味浓郁,入口甘香。

    绘之见数量多,便只掐了叶子,先捡着那些上头没有虫眼的往怀里兜,后来兜不住了,干脆又重新拿了一个布袋装起来。

    黄牛见状哞哞几声,又缓缓的踱步到其他地方吃了起来。

    布袋装满了,正伸手往下压,突然听到路边传来走路的声音,她侧头一瞧,人不认得,但衣裳是——水潭边的那一身。

    非礼勿视,看了一眼,她就直起腰。刚才一压口袋空出来一半,她打算再往里头走走好继续摘满。

    “这些东西吃多了会引起腹泻。”

    那人突然出声,很是吓了她一跳,不过这是善意的提醒,她立即回道:“噢。多谢告知。”因为有了交流,便抬起头来,正眼看他。

    是个青年,约么二十来岁,身量中等,面容白皙,倒不像山中猎户的样子。

    青年也在看她。

    不过绘之并不窘迫,也无小儿女的娇态。

    她出来的时候着意穿了一身旧衣,也不是旁的,而是早年在山中小屋里头拿走的那身粗麻短褐,这件衣裳就是现在穿,也显得宽大,胜在耐脏耐磨,所以绘之平日下地做活或者进山,都喜欢穿着。

    青年刚才只是略为一顿,看过说完之后又漫步往山中深处走去。

    虽然他说了腹泻的话,但绘之还是决定多采一些回去。黄牛刚才吃的也不少,先看看它腹泻不腹泻吧。

    这么一耽搁,估摸着半个时辰过去了,她便牵着牛往回走。

    待她走的不见了人影,刚才那青年却又回来,站在她刚才站的地方,看着几乎光秃秃只剩下一些被虫啃过的烂叶子的野菜,眉头渐渐拧紧,最后无可奈何的摘了一把满是虫眼的菜叶拿走了。

    绘之自是料不到这些,她牵了牛,还傻兮兮的问:“刚才那菜叶儿味道不错吧?”

    黄牛就向自己背上歪头。

    “哈哈,”她笑,伸手从口袋里拿了一枝子最大的,给了牛吃:“你这鼻子比我的还灵。”

    黄牛咬在嘴里,慢悠悠的往前走。

    走了一会儿,忽然停下,绘之低头一看,原来掉了片叶子,它停住是为了吃那个。

    “好了好了,你今天也吃了不少了,万一真拉肚子,我还得背着一包牛粪回家……”

    等回到水潭边,范小六他们已经捞了不少鱼,不过个头都不大,最长的不过三寸,只是样子十分鲜活。

    “可惜忘了带桶。”范小六嚷嚷。

    杨七过来看了一眼:“我们去摘些大叶子,铺到网上,然后背回去吧。”

    杨小九显然不够聪明:“弄叶子做啥啊,渔网又漏不了。”

    范小六敲他额头:“笨蛋,渔网把鱼给割坏了,到家还能吃吗?”

    杨七跟大李子去摘叶子,他们从绘之身边经过,大李就看了绘之一眼。

    绘之没有动手,站在一旁看两个小的还在捞鱼。有时候能捞上五六条,有时候一条也没有,鱼很机警,并不是那么好捞的,他们能捞上这么许多,绘之都怀疑是不是这水潭里头的鱼很多。

    不过这样的天,除非把鱼腌起来,否则也只能吃一两顿,再留就臭了。

    范小六一边捞鱼一边跟绘之说话:“姐,刚才你没看见,原来是个男人在里头洗澡,他一冒头,吓我们一跳。”

    绘之心道:“他一说话,还吓我一跳呢。”

    正想着,突然听到杨七跟大李子的声音。

    “你怎么想的?看的上吗?”这是大李子。

    “太瘦了,我娘怕生孩子不好生。”这是杨七的声音,他说完又紧接着说道:“再说娶了她,等于也要奉养她爹跟她娘,这是娶媳妇还是找祖宗啊!”

    “先生家有五十亩地呢,你还怕吃穷了你不成?”

    “就因为人家有,我才不敢娶,我还怕村里人戳我脊梁骨呢。要娶你娶。”

    绘之听到这里,不免心塞。

    这种被人评头论足又遭人嫌弃的感觉实在不好。

    待要不听,又觉得自己太怂,就竖着耳朵强忍着怒气继续听下去。

    大李子并没有立即说话,反而是杨七突兀的开口,声调微微上扬:“不是吧,你真的想娶?”

    大李子仍旧沉默,直到杨七又催促了一遍,他才迟疑的道:“我娘觉得她挺能干的。”没有直接承认,但这句话背后,似乎还有些不曾说出口的意思。

    十几岁的少年思考的方向其实已经趋向成年,杨七几乎是立即就明白了大李子的意思,他的声音就添了几分笑意:“你放心吧,我不会同你争。”

    “那俩去摘叶子的,怎么还不回来?”范小六已经累得直不起腰来,放下渔网双手撑着膝盖嚷嚷,杨小九干脆就躺到地上。

    无人回应,范小六抬头梭巡,一眼看见绘之:“姐,你怎么了,怎么一副想打人的样子?!”

    绘之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在揉手腕,手指被攥得咔咔直响。

    杨七跟大李子终于回来了,两人都抱了不少树叶,绘之望过去,两个人都对她目不斜视。

    要不是她耳朵好使,还不知道他们在背后这么说她。

    不过——,绘之看了一下大李子,个子确实如范婆所说,不如自己高,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大李子很显然喜欢不着痕迹的省力气。杨七将树叶都弄得整齐,抱了一摞,大李子则看上去抱了很多,但绘之一眼就能看穿了,他手里的也就杨七的一半。

    当然,这其实跟她关系不大,因为叫绘之自己选,她宁肯选杨小九,大不了就如范公所说的,当孩子养。

    虽然说是这么说,绘之其实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她眼中的杨七杨小九等人跟那个提醒她吃野菜多了会腹泻的年轻人并无二样。

    回去的路上,杨小九跟范小六以及他们捞的鱼就放到了绘之的牛背上,因为大家都累的不想动弹,所以绘之便牵着牛绳在前头带路。

    到了家门口,范小六跟杨小九执意要送她一半儿鱼,她从范小六那堆里挑了三条中等个头的:“行了,喝一顿鱼汤尽够了。”

    杨小九也要送她,被她拒绝了。

    范小六顿时傲娇,觉得绘之懂得亲疏远近。

    绘之送了范小六五只鸟蛋,对范小六道:“盖上干草,说不定能孵出小鸟来。”

    范小六果真就没吃,结果小鸟真的孵出来了,但也飞走了,此是后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