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归田记 第三十七章水潭

时间:2018-01-28作者:鲤鱼大大

    绘之家的牛已经不能再被叫做小牛。

    就如绘之来到范家,整个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样,小牛也变成大黄牛,健壮无比,成为家里最主要的劳动力。

    这些年家里添了绘之,范家自己种的地又陆续收回了五亩,再加上原来的五亩地,一共有十亩。

    那收回的五亩地佃户不租了,是因为地旁的一条小河干涸,附近没了水源。范公本来想着放一放,谁知一天夜里,绘之牵着牛去犁地去了。

    大黄牛干活随主人,不知道辛苦,犁地,拉车从来不肯懈怠。

    犁地之前,绘之将家里攒下的草木灰跟堆沤过的牛粪分别下到地里。拉车活全被牛干了,确实也节省了不少体力。但五亩地的活计不可能干一个月,要在时令之前把粮种下下去。

    粮种下去,绘之不等老天爷下雨,又套了牛车拉水灌溉,范公本来生气,看着满头大汗的闺女,也无法开口训斥,他的心悸之症犯了一次,已经彻底的不能再做重活。范婆的体力还比不上范公,就更无法帮忙了。老两口说了多次,范婆甚至哭了,绘之只在种地这件事上不改主意。

    好在这样的忙活,前后加起来约么一个月,等种苗钻出地面,下三五场雨,只多关注着不让地里长草,便能清闲一些。

    因此绘之说要牵着牛进山,范公便没有阻拦,只问了谁与她同去。

    “杨小九,范小六,还有几个,等吃了饭他们来叫我,我就知道了。”绘之一边洗脸一边答话。

    范婆不大乐意:“好容易白了些……”又道:“可不许走的太远,溜达溜达就回来吧,以后天黑的早了!”一边说着一边递了帕子给她。

    绘之接过帕子往脸上一盖,使劲搓了一下:“阿娘放心。”

    吃了午饭果然有人在门外叫她。自从范公当了学堂的先生,孩子来再来范家,总是不肯直接进门,要么隔着墙喊,要么就站在门口。

    绘之扬声道:“来了。”也不叫人进来,自去牛栏牵了牛出来。

    范公送出门,见四五个大小子一起,有拿着镰刀的,有牵着牛的,便嘱咐了一句:“不可贪玩,早些回来。”

    众人应了,绘之站在门口的石头上了牛背,又伸手拉了范小六一把,范小六也跟着上去了。

    范公一回头,见范婆皱眉,知道她不高兴,就笑道:“好歹也算娘家兄弟,有总比没有的好。”这些年范二那边几个孩子长起来,有了劳动力,老实了起来,两家面上不来往,但范公并没有阻止范小六接触绘之。

    “再说绘之都不嫌他,你整天的看不顺眼算个啥?”

    范婆白他一眼,回身将门关上:“那是我闺女傻。”

    范公失笑,范婆的语气,仿佛傻这个词安到绘之身上,也变成了褒义。

    “你且看着吧,绘之心里有数哩。”范公慢悠悠的负手回去午歇。

    绘之等人到了山下,杨小九道:“姐,咱们沿着那边的小溪往上走行不行,他们说那边有个小水潭里头有鱼。”

    有人就刺他:“你倒是背了网子。”

    绘之一瞧,杨小九还真的背了一块渔网,那网孔密实,显然是打算连小鱼也不放过。

    她没意见:“去哪儿都行,不过申时前我要到家。”

    杨小九这会儿为了让大家都去,连忙许诺:“要是鱼多,我捞了来,一个人也背不回来啊,还不是大家分?”如此一说,其他人的脸色方才好看了。

    众人果然沿着溪流走,范小六戳了戳绘之,压低声音:“姐,杨七跟大李子说你来着。”

    范小六的亲娘很喜欢东家长西家短,熏陶的范小六也有点嘴碎,不过范小六没有他娘那么犀利,一般只是传个话。

    绘之看了一眼前头他说的那两个人。

    杨七是外来户,大李子家是本地的,两家宅子挨着,因此交好,他们评论她,还是叫她有些好奇:“说我什么了?”

    范小六的声音更低:“大李子跟杨七说,他娘想给杨七娶个你这样的……”

    这句话绘之表示听不明白:“谁的娘?”

    范小六:“啥?”

    绘之再问:“谁的娘说的想给杨七娶我这样的?”

    “杨七的娘呗。”范小六摸了摸头,傻唧唧的道。

    绘之这才明白了,应该是杨七他娘跟大李子家人说话,被大李子听见了。

    范小六憋了半天,绘之这里一点反应也没有,他一下子傻眼,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神智:“姐,你是不是傻,怎么说到娶你了,你都一点反应也没有。”

    绘之慢悠悠的道:“想娶就能娶吗?我还不想娶呢。”

    范小六咽了一口口水,发现自己的神智又飞了,他转头看天看天上飞的鸟,就是不看绘之。

    杨小九说的水潭离的不远,走了两刻钟多点就到了。

    水潭瞧着不浅,被周围的草木映的发绿,见不到底。

    杨七突然道:“那边有人。”

    绘之抬头,没发现人,发现不远处的一块青石台上有一叠衣裳,旁边还有个竹篮,竹篮上头盖了一只斗笠。

    再侧耳一听,果然水下像有声音的样子。

    看来有人在水里,只是不知道是捞鱼还是专程来泅水。

    绘之便指了另一条小路:“我去那边看看,你们自便吧。”

    范小六已经跟杨小九选了块浅水洼准备下网了,一见她走,范小六扬起脸:“姐你去吧,待回我捞了鱼分你一半。”

    绘之“嗯”了一声,拍拍牛屁股,一人一牛去了小道。

    黄牛进了山,就捡着自己喜欢的草吃。

    绘之跟在它身后,翻着山里腐木,待找到木耳,便用随身带的小刀割下来,不一会儿装了半个布兜,只是这东西实在不压沉,拿在手里也轻飘飘的,她挂在牛背上,然后去看牛吃的东西。

    见是一丛绿油油的东西,就笑着问:“这个好吃吗?”说着摘了个叶子。

    黄牛闷头啃,甩了甩牛尾巴,权做回答了。

    绘之笑,用手撸了一把叶子,塞嘴里,觉得味道还挺不错,连忙道:“别都啃了,给我留点。”
小说推荐